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五十八章 豪夺
 (求票票啊…)

 -

 带着孩子们‘要找个好后娘’的殷切希望,**亮哭笑不得的上路了。但当座船渐渐驶离码头,看到孩子们的身形越来越小、越来越远,他脸上只剩下浓浓的忧伤。

 “他们都长大了,还有你嫂子照看着,只管放心就是。”苏洵轻声安慰道。

 “嗯…”**亮深深口气,大大缓解了鼻腔中的酸涩,望着家乡的青山碧水,沉声道:“此去关山万里,必不负云起之望!”

 “是啊。”宋辅也朗声笑道:“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

 且不说豪情万丈的老哥仨,单说东门码头上,送行的人们渐渐散去。陈恪和苏轼他们,也准备回家收拾收拾,然后去书院了。

 二郎却拉住陈恪道:“家里让他们收拾就成了,你陪我说说话。”

 “我可不是约会的对象。”陈恪站住脚,用下巴指指苏家姐弟离去的方向:“那位温柔的姐姐才是呢。”

 “唉,以后别拿这种事开玩笑了。”二郎摇摇头,低声道:“这对八娘不敬。”

 “也不知是谁,整天做梦都喊‘八娘,八娘’…”陈恪捏着嗓子学他道:“我很担心,这几个月你住校,也不知会不会让舍友听到。”

 “瞎说什么,那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现在我梦醒了。”陈二郎满嘴苦涩道:“自然不会梦呓。”

 “这么说,你…我说么!”陈恪在这方面,很是线条,这才恍然道:“怪不得你最近,跟掉了魂儿似的。”

 “上个月回去,她给我做了双鞋,”陈忱小声道:“我本以为,终于等到她回心转意了。天喜地的穿上,发现里面有东西硌脚,摸出来一看,是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四句诗…‘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人生有新故,贵不相逾。”

 “还有最后两句,‘多谢金吾子,私爱徒区区’。”这首家喻户晓的《羽林郎》,陈恪上辈子八岁就会背。

 “是啊。多谢金吾子,私爱徒区区…这就是她对我明确的答复。”陈忱无比沮丧道:“其实我早知道,八娘她不喜欢我这样,可我就是忍不住,忍不住去接近她、幻想着有什么奇迹出现。”说着惨然一笑道:“但看到这几句诗我彻底明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再纠下去,只会让她越来越讨厌我,而不会有什么奇迹。”

 “关键还是你的态度。”陈恪对当的计划念念不忘:“你想抢亲的话,我随时效劳,管他会不会得罪苏伯伯了,先由着你!”

 “我看你是唯恐天下不。”二郎苦笑道:“你那不是抢亲,而是强抢民女!”

 “不是,我真是为你好。”陈恪道:“虽然你没有那小子帅,没有那小子有钱,也没有那小子有才,和八娘也不是定了娃娃亲的表兄妹…”

 “能不在我伤口上撒盐么?”二郎都快被他打击死了。

 “但你是我哥,他不是…”陈恪定定望着他,轻声道:“只这一点,为你强抢民女又如何?”

 “嘿…”陈二郎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倒冲淡了心里的惆怅,他紧紧揽住三郎结实的肩膀道:“好了,我都没想法了,你就别起哄了。”

 “那我不管了,”三郎摊开手道:“八娘对我像亲姐姐一样,不是为了你,我哪忍心让她为难。”

 “这不就结了。”陈二郎咧嘴笑道:“我现在要专心举业,四年后一举高中,到时候凭你哥哥我年少英俊,还不被京中的贵人抢破头?!”

 “嗯嗯,”陈恪也大感兴奋道:“这也是我的理想,要是能当上驸马爷,那就一生无求了。”

 “当驸马有什么意思?”陈二郎摇头道:“你没看戏文里,金枝玉叶脾气大,动不动就罚驸马跪吗。”

 “嘿,还治不了个蛋娘们!”陈恪满不在乎道:“到时候你看看,我让她给我端洗脚水…”说得就跟他真的尚了公主似的。

 “那我等着啦,哈哈哈…”陈二郎开怀笑道:“到时候,你让她给我端…杯茶,就心满意足了。”

 兄弟俩一边做着白梦,一边往回走,笑声带走了忧愁,也带走少年心里的爱恋了么?

 ~~~~~~~~~~~~

 回到家,陈恪看到李简也在,便坐在官帽椅上喝口水:“以为你喝醉了呢。”

 “我倒是真想醉一场,可我敢么?”李简红着脸,眼里全是焦灼道:“祖宗,还有七天,就是和买的日子了,前天大令还差人来问,我只能敷衍过去…”

 “你只管吹牛就是。”陈恪笑道:“都这时候了,怕他作甚。”

 “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可没那份胆魄…”李简咧嘴苦笑,旋即低声音,巴望着陈恪道:“三郎,咱还是应了毕老板吧…”

 “休想!”陈恪断然摇头道:“我陈三郎,吃软吃硬就是不吃瘪!”

 “你当我就舍得,把黄娇拱手相让?”李简眼含泪水道:“那是要我的命啊!”他掏出帕子擦擦泪:“可是得罪了大令,得罪了程家,我们会生不如死的…两相权衡,还是放弃黄娇,过安生日子吧。”

 两人这番话,是有背景的。在上个月,李简突然接到一封请帖,请他到来福楼一晤,落款是‘小华山人’。李简知道,这是那官营酒商毕明俊,附庸风雅所起的匪号。

 李简不敢怠慢,赶紧赴约。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毕明俊状若不经意的问道:‘听说李老板遇到难处了?’

 李简听了陈恪的话,本来就对毕明俊有所怀疑,闻言惊觉道:“大官人也有耳闻了么?”

 “眉州这么大点地方,什么事儿瞒得住?”毕明俊满不在乎道:“别忘了,我表妹是谁的夫人。”

 听他故意点明与程家的关系,似乎是准备仗势欺人了。李简警惕的问道:“不知大官人有何见教?”

 “见教谈不上。”毕明俊笑道:“但我身为眉州酒业行会的会长,肯定要尽力相帮的。”

 “多谢大官人垂怜。”李简婉拒道:“不过事涉官府,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小瞧我了是吧?这个忙,我还非帮不可了!”毕大官人一拍脯,图穷匕乃见:“你这就跟我去官府,把酒场转到我名下,所有责任我来给你担!”

 他说得豪迈无比,李简的心却拔凉拔凉,脑海中只有四个字——‘巧取豪夺’!

 “不要误会,我家大业大,岂会侵你的小酒场?”见他脸都白了,毕明俊忙撇清道:“我只是抱打不平而已。你放心,过户只是暂时的,最多不过一年半载,待风头过了,你再转回去就是。”

 ‘怕到时候就由不得我了!’李简心中狂吼道,这些人煞费心机的步步紧,不就是图谋黄娇酒么?又怎可能放手呢?!但面上,他还不敢得罪毕明俊,只能小心翼翼道:“大官人好意,小可感激不尽,可这酒场,不是我一个人的,我说了不算。”

 “怎么说了不算,你占着七成股呢!”毕明俊一句话,暴出他早有企图。

 “大官人有所不知…”李简憋了又憋,还是说出来:“离开特制的酒曲,就酿不出黄娇,而酒场的酒曲,都是从一位股东那买的。”

 “你是说,只有那个叫‘陈忱’的,能制造酒曲?”毕明俊恍然道:‘怪不得…’怪不得怎么仿制,都仿不出与黄娇类似的橘酒来。闹了半天,还得添一种特制的酒曲啊。

 “抱歉不能奉告。”李简摇头道:“总之这不是我一人说了算的,我得回去商量。”

 “好吧,商量商量…”毕明俊无可奈何道:“给你三天时间够不够?过时可就不候了!”

 ~~~~~~~~~~~~

 李简把这事儿跟陈恪一说,他的反应一如今,感到无比的愤怒,坚决不同意退让。

 正像对毕明俊所说,李简确实没法一个人说了算,陈恪态度坚决,事情便拖起来,一拖就是一个月。期间,毕明俊下过最后通牒,李简好说歹说,才宽限至今,现在要么否决,要么接受,总之再也拖延不得了。

 “你也不要太担心。”见李简气灰败,陈恪只好安慰道:“山人自有妙计,等九月十八那天,你只要一切听我安排,保准化险为夷,之后外甥打灯笼…照旧。”

 “真的么?”李简不太信道:“就算你把杀手锏拿出来,和他们也是不死不休了,咋还能照旧?”

 “不信你附耳过来…”陈恪招招手,让李简凑过头来,小声为他分解起来。

 李简一会儿惊、一会儿喜,一会儿怕、一会儿笑,表情精彩极了。

 -----------------分割-----------------

 可怜兮兮的求推荐票…另外本书不是悲剧哈。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