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一四二章 耳光
 -

 说话间,珠帘掀开,一个清丽秀雅、莫可视,神色间却淡漠冰冷,如姑仙子般的女子,轻移莲步走了进来。她朝众人款款道个万福,脸上虽说有笑意,但谁都看到那只是浅浅的、礼貌的笑,实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乐。

 她那唱出天籁之音的嗓子,说出话来,语音自然娇柔婉转,但语气之中也是一片淡漠,虽非拒人千里之外,却总给人一种,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

 与众人简单的致意后,她便只与小郡主说话,偏生边上一群天潢贵胄,却均以为理所当然,安静的在边上听着,若宋太祖泉下有知,定然气得崩起来,大骂这些不肖子孙。

 杜清霜问小郡主,对最后这首曲子的唱腔有何意见。小郡主知道,人家请自己来,就是要挑毛病的,想一想,便轻声细语道:“这首词本身,自然是极美的,杜姐姐的唱功,亦臻化境,但有几个地方,唱出来之后,却让人感觉有些怪…”说着她便轻声唱一遍,有些明悟道:“这首词,应该是以方言入韵的,以官话唱起来,自然难以熨帖。”

 “怨不得我如何推敲,也总是捉不准调。最后不得变音,唱出合乎曲调的词来。”听了小郡主的话,杜清霜也有些释然。

 “看来,只有找到原作者,请他用方言唱一遍了。”小郡主道。

 “应该是这样…”杜清霜点点头,朝小郡主笑笑道:“郡主和公子们尽兴,清霜告退。”然后朝众人福了一福,退了出去。

 退到珠帘外,那与她一同进去的丫鬟,伏在杜清霜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杜清霜愣了一下,轻声道:“你没看错?”

 “绝对不会错,那人太特别了,见一次永生都不会忘。”跟在花魁身边的丫鬟,也是阅人无数的,也不知什么样的人物,能得她这样的评价。

 ~~~~~~~~~~

 待她出去,陈恪明显松了口气,赵家人除了那小郡主外,也都松了口气,赵宗景嘿然笑道:“这杜大家,就像个冰雕的美人,远远看去冰清玉洁、爱煞个人,近了还真让人冷得受不了。”

 “可不。”这次,他两个哥哥都赞成的点点。

 “你们也不想想,”小郡主却摇头道:“若非这样冷若冰霜、杜行首要费多少精力打点应酬,如何专心音乐?这样如冰山一般,反倒没人会怪她疏于礼节。”

 “也有道理。”哥嫂们点头道。

 正说话呢,那杜行首的侍女去而复返,陈恪刚坐直了身子,赶紧又躲到赵家兄弟后面…他早就认出这小娘皮,乃是当在遇仙楼,去请自己的那个。

 怕什么来什么,那小侍女福一福,然后便脆生生道:“陈官人,我家姑娘有请。”

 这阁子里就一个姓陈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陈恪,便见他脸上还残留着尴尬的笑:“改天吧,今天我有朋友呢。”

 听到的人差点没齐齐摔到地上去,男人们更是心中狂叫道,你谁呀,说得跟杜大家倒贴似的!

 “还是今吧,改天又找不见公子了。”小侍女气他上次戏弄小姐,便脆生生戏弄他道:“我家姑娘说了,今天会一直等着公子。”

 ‘哗…’这阁子可不隔音,相邻亭子里的客人,可全都听到了,此刻、不分男女、齐刷刷全都站起来,瞻仰那位让冰美人破冰苦等的英雄。

 感受利剑般刺来的目光,陈恪知道自己中招了,不然大怒,你这小娘皮,竟然戏弄于我?心里那点歉疚,顿时然无存,便板起脸来,点点头道:“知道了…”

 那架势,要多大牌有多大牌,顿时就把小侍女给郁闷坏了:‘我这不成了作践自家姑娘,给他脸上贴金么?’她是既想陈恪耳光,更想自己耳光。

 杜大家的小侍女,含着泪退下了,陈恪被狂轰滥炸的时间,也就开始了。

 先是赵家兄弟一把揪住他,瞪大眼睛、出牙花子道:“你是怎么虏获杜大家芳心的,快快从实招来!”

 “快招!”马上有更多的人,跟着应和起来。

 “我们是清白的。”陈恪挣脱开,转到背靠琴台的一面道:“你们不要讲。”

 “他是谁呀,怎么从没见过呢?”相邻亭子里的男女,都议论纷纷道。

 见众人蜚声四起,赵宗绩赶紧起身介绍道:“诸位,这就是编写《字典》的青神陈仲方!”

 ‘哗…’“《字典》就是他编的啊!”众人先是一阵惊叹,旋即又奇怪道:“那跟杜行首也没什么关系呀?”

 短暂的惊叹之后,人们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陈恪和杜行首之间,那不得不说的故事上。

 故事很快很快传遍了整个水榭,人们纷纷侧目,离得远的,甚至借故走过来,一睹陈恪的真容。

 这下子,陈恪所在的水阁成了焦点,自然坐不安生,加之杜大家唱完了,这里也没什么耍头,赵宗绩歉意道:“咱们走吧,去丰乐楼吃酒,我请客。”

 “好啊好啊。”赵宗景顿时兴奋道。

 “陈三哥不是还要赴杜大家的约?”小郡主没头没脑道一句。

 “改吧,我最近很忙。”陈恪撇撇嘴道:“郡主,你要搞清立场。”

 “妹子明明是帮三哥的么,”小郡主淡淡一笑道:“不想去就算了。”

 众人便起身,鱼贯出了水阁,面碰上了另一伙人。

 这帮贵胄子弟,各个衣衫华丽、面色不善。为首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他生得还算英俊,只是生了个鹰钩鼻子,显得有些鸷。他们大喇喇的挡住了陈恪等人的去路。

 赵宗绩下脸来,赵宗景也拉下脸道:“赵宗汉,你们挡道了。”

 怪不得不买小王爷的账,原来也是老赵家的子孙。

 那叫赵宗汉的,也是对方年纪最小的一个,他扬起下巴道:“赵宗景,我们来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字典君!”

 “他们是什么人?”陈恪被那小侍女算计,正一肚子火没处撒呢,这下可找到目标了,他歪过头问赵宗绩。

 “汝南郡王的十位公子,”赵宗绩低声音道:“老八不在,老十六在,就是那个戴销金幞头的。”

 原来是冤家路窄啊。陈恪便对赵宗实的兄弟们笑道:“你们找我作甚?想要签名么?”他这是存心找事儿。

 “呸。”跟黑道有染的十六郎,果然脾气比较暴躁,狠狠啐一口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玩意儿?给爷爷提鞋都不配!”

 “你又是什么玩意?”陈恪冷冷望着他。

 “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把你送去开封府问罪!”果然是兄弟多了好哇,又一个赵宗某站出来道:“你听好了,我们是太宗皇帝之重孙,你说是什么玩意儿?”

 “我看,不是什么玩意儿。”陈恪面不改道。

 “你竟敢说我们不是玩意儿?”马上又一个赵宗某蹦出来,指着陈恪大声道:“大家都听到了,这个狂悖之徒,竟然说我们不是玩意儿!”

 “好吧,那你们是玩意儿。”陈恪嘿然一笑道。

 “你!”那个十六郎顿时怒火冲天,蹦到陈恪面前,揪住他的领子道:“你想死么?!”因为两人差了大半头,所以这位十六郎,还得仰着头说话,自然威慑力大减。

 “好吧好吧,”陈恪两手一摊道:“那你说,你们到底是玩意儿,还是不是玩意儿?”

 “不是…是…”十六郎才发现自己被愚弄了,他向来是在京里横着走的,哪吃过这种瘪,登时怒不可遏的举起手,就要照着陈恪面颊打去。

 陈恪就等他这一下了,只要他先动手,保准揍得他连妈妈…哦不,连王妃都认不出来。

 谁知这时,一声娇叱响起:“赵宗楚,你想死么?!”

 听到这一声,那十六郎竟硬生生收住手,像个撒了气的皮球,朝出声的方向道:“大姐头,这你也管?”

 说话的是个身材高挑,面带寒霜的蓝衣女子,不是那柳姑娘又是何人,她那双丹凤眼透着寒芒道:“怎么,你不服么?”

 “服、服…”因为侍女小环失踪一事,柳姑娘迁怒于这与无忧有染的十六郎,曾狠狠揍过他一次。见她要吃人的样子,这小子哪还有脸充好汉?

 他松开陈恪的领口,低声音道:“小子,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这话也送给你。”陈恪淡淡道。

 “你什么意思?”十六郎眼中凶光一闪。

 “下次就知道了。”陈恪冷笑道。

 “我们走…”汝南郡王的儿子们,稀里哗啦走掉了。

 柳姑娘却带着一帮姐妹淘,占据了他们的位置。

 “多谢了。”虽然埋怨这小娘皮多事,陈恪还是对每个帮助自己的人,报以礼貌的感谢。

 回答他的,却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分割----------

 多谢支招,感觉好多了。看来确实是吹空调吹的,寒气入体了。(。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