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一八二章 大龙头的宝藏
 -

 出了考场,在家歇了一,陈恪便带着宋端平,往东南便桥一带去了。在如影随形几个月后,皇城司认为警报解除,终于撤走了烦人的卫士。

 大水已经退去半个月,但洪灾对汴京城带来的伤害,仍然随处可见。沿街的店铺都在重新装修,道路上堆满了从水渠中挖出的淤泥…这样的情形,越往东南越严重,因为开封城的地势西北高、东南低,越往便桥一带地势就越低洼,受灾也就越重,到现在,这里仍然是一片黄泥,到处可见坍塌的房屋。

 两人卷着腿,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泞的巷子里,只见满眼都是残垣断壁,完全辨不清原先的街道门户了。

 他们转了一上午,也没找到目标。中午时分,便在附近找了家茶摊,要了壶热茶,几个馒头,胡乱填肚子。

 宋端平就着茶水咽下口干粮,小声道:“瞎转悠找不到,咱们得问问人了。不行还是找那个经纪人吧。”其实随便找个人问问最简单,但宋代的邻里联结互保制度太厉害了,遇到陌生人打听地址,他们必然会反问你要找谁,一下就抓了瞎。

 “嗯。”陈恪点点头,从怀里摸出一把拴在木牌上的钥匙,看一眼便收回去。这把钥匙,正是当从那丐帮大龙头身上搜出来的,见它被大龙头贴藏着,陈恪敢打赌,丐帮的真正家底,就隐藏在它的背后。

 但是知情人已经死的死亡的亡,唯一的线索,就剩下这把钥匙。陈恪细端详这把崭新的黄铜钥匙,被一绸布,系在一面写着数字的小木牌上。

 他们起先一直以为,这是某家钱庄、牙行或者客栈的寄存钥匙。但多番打探,发现各家虽然都有寄存业务,却没有提供储物柜的,更谈不上钥匙。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多月的打探下来,他们终于弄清楚,这块木牌其实是牙行待售房屋时,绑在钥匙后面的。不久也打探到了,这是哪一家牙行的木牌…

 秋闱前的一天,他们三个来到了这家位于城东南的牙行。房屋经纪听说他们要买房,顿时大喜过望…因为这场内涝,城东南房屋的行情看跌,许多原住户都想搬到城北去住,更不会有人来买这里的房子。房屋经纪手里的多套宅子行情看跌,正焦心如焚呢,好容易逮着几只大羊祜,焉能让他们逃了?

 经纪人又是端茶又是倒水,还拿出登记册来,殷切的介绍优质的房源。陈恪表示,担心会不会再有水灾,经纪人马上拍脯保证,这种百年不遇的涝灾,下一次得一百年以后。现在很多人杞人忧天,让这一片的房子便宜了不少,现在正是逢低买入的大好时机。要知道,京城就这么大点地方,过不了几天,这里的房子又会抢手起来,到时候,客官就是转手卖了,也能赚个盆满钵满…

 他在这边跟陈恪滔滔不绝,那边五郎则黑着脸,和宋端平翻看登记册,好像在寻找心仪的房源。经纪人几次想拿回自己的册子,都被五郎那张黑脸,吓得不敢开口,只好任他们看了个够。

 一直扯到口干舌燥,陈恪见宋端平朝自己点头,便与那经纪人胡乱约个看房的期,拍拍股走掉了。

 离开牙行后,宋端平告诉陈恪,他看到那套编号‘七五三’的宅子了,是驴尾巷中第七户,显示在二月份才卖出去。

 当时苦于身后有吊靴鬼,陈恪没有动手寻找。直到现在,才来到便桥附近找寻这条巷子,谁知道整片区域已经面目全非,根本找不到原先的街巷了。

 ~~~~~~~~~~~

 填肚子,两人便回到那家牙行,也巧了,还是那个房屋经纪在。看到陈恪两个,经济脸上自然没有好颜色,宋人注重承诺,对于不守信的人,那是很瞧不起的。

 陈恪忙陪着笑道歉,说被秋闱耽误了云云,那经纪人脸色这才缓和些道:“你们将来是要作官人的,就更得守信了。”

 “一定一定,下不为例。”陈恪低姿态道。

 “走吧,去看房去。”显然最近的买卖不咋地,六七天前的房子仍然在售。

 “不看那栋了,我们实地转了一圈,”宋端平出声道:“想在驴尾巷置业。”

 “那里…”经纪人道:“位置很偏,出入都不方便。”

 “我们就图个肃静。”

 “好吧…”

 经纪人便从柜子里,拖出一大串钥匙,果然每把钥匙后面,都系着块木牌。翻了好久,经纪人找到两把,解来下道:“走吧…”

 两人便跟着他出去,走在大街上,那经济道:“我可不瞒你们,房子都被水泡坏了,你们要住的话,肯定得翻修。要不,也不能这么便宜。”

 看看满眼的残垣断壁,陈恪点头道:“了解。”

 经济带着他们左拐右拐,不一时,到了一条破烂隐蔽的巷子口:“这里就是驴尾巷第二户、第六户有售。”

 “看看第六户吧。”宋端平道:“第二户太靠路。”

 “…”经济心说,都偏成这样了还嫌闹,真有够变态。

 经济把他们带到第六户去,谁知门锁已经锈住了,好半天才捅开,进去一看,好家伙,七间屋塌了一半,院子里到处都是黄泥。

 经济一看,心说要坏。他都不抱希望了,谁知两个变态的客人却一致点头道:“不错,就是它了。”

 陈恪了五两银子作定金,约好明去官府签合同,那经纪人便把钥匙给了他,放心的走了。

 “怎么,你真要买这栋房子?”宋端平道:“这本钱,也太大了吧。”

 “不大,二十两银子买这么大一宅子,平时可捡不着这种大便宜。”陈恪笑笑道:“你在这守着,我去隔壁探个究竟。”

 “嗯。”宋端平点点头,陈恪便迈过坍塌的院墙,到了隔壁院子里。他先观察了一下左边的一户,见也是空着的,这才放下心来,打量这套大龙头的密宅。

 这处庭院与隔壁大小相仿,但屋宇完整,不过院子里的黄泥也不少。陈恪里里外外仔细搜查一遍,见屋子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水泡过的痕迹。黄泥完整的覆盖着地面,显然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过了。

 “这怎么找?”宋端平隔着坍塌的院墙,看得清清楚楚。

 “肯定不在地面以上。”陈恪道:“耗子永远改不了打的习,估计是埋起来了。”

 “屋里还是屋外?”

 “屋里的可能更大些。”陈恪拎起院中的两只水桶。

 “你要干甚?”

 “洗地…”陈恪郁闷道。不把厚厚的黄泥都洗掉,你怎么知道底下有什么?

 好在后院就有井,而且井水漫到井沿,都不需要用辘轳汲水。陈恪掉上衣,一连打了八桶水,才把东屋洗出来。然后倒持着匕首,逐格敲击地砖,一直忙活到黄昏,才颓然道:“没有…”

 “不急,还有八间屋呢。”一直在望风的宋端平道:“先回家吃饭吧。”

 “嗯。”陈恪叹口气道:“走,回家吃饭。”

 回到家,两人洗了个澡,还是耽误了晚饭。**亮看两人满脸疲惫,都直不起来,不皱眉道:“你们是不是去青楼,要注意节制啊…”尽管宋朝男人逛青楼合法,但在做父母的看来,孩子还没结婚就沉花柳之地,显然是有害无益的。

 两人这个汗啊,连忙矢口否认,好容易才把小亮哥应付过去。

 第二天,陈恪把五郎也叫上,他去跟那经济签合同,宋端平两个则径直去驴尾巷里继续寻找。

 办完过户手续,已经是中午了,陈恪买了些吃食,便往驴尾巷行去。街道里十分安静,他突然微微皱眉,便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在拐过一道弯后,倏地闪进了一处断壁后。

 过不一会儿,便见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拐过弯来,看到没了陈恪的影子,一人轻咦一声:“人呢?”

 “不会发现我们了吧?”另一人沉声道:“快追!”两人便急匆匆跑了过去。

 待脚步声走远,陈恪现出身形,原路折回…

 ~~~~~~~~~~

 陈恪急匆匆回到驴尾巷里,敲敲门。

 门开了,出宋端平一张笑嘻嘻的脸,陈恪提着半天的心,才算放下一半。闪身进去,关上门:“方才我遇到盯梢了。”

 宋端平登时就笑不出来了:“什么人?”

 “不知道,我没有妄动,只是把他们甩掉了。”陈恪皱眉道:“这里没有被发现吧?”

 “没有。”宋端平道:“丝毫未动,没有人来过的迹象。”

 “那就好,看来是今天才盯上我的。”陈恪轻舒口气道。

 “不会是临时起意的吧?”

 “不像。”陈恪摇头道:“看两人的打扮,不像是歹人,倒像是密探之类。”顿一下道:“不管怎样,只要他们盯上我,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怎么办?”宋端平皱眉道。

 “找到了!”突然听到一声兴奋的低吼。---------------分割-------------

 还有两更。(。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