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一八六章 观礼
 -

 五十万贯给赵宗绩,是一笔风险投资。

 陈恪是个狠角色,这样的人说好听点是敢想敢干,说难听了,就是胆大妄为了。

 他的历史知识虽然不算丰富,但起码知道仁宗之后的宋朝皇帝,正是后来改名赵曙的赵宗实。按说知道这一点,一般人定会迫不及待去抱大腿,只要智商在水平线以上,至少能保一世的荣华富贵。这不正是陈恪所追求的么?

 但他偏不,因为宋朝皇帝中,他最腻味的就是赵曙那厮。尽管现在的赵宗实有贤王之称,又有大量的无或不明真相的文人替他吹嘘,名声好得像圣人一样。但这只能让陈恪更鄙夷他。

 那来自前世的记忆,让陈恪知道他的真面目——纵观赵曙将来在位三年半的时间,可以总结为五个字‘畜生现行记’,登基之后,赵曙原形毕、狼心狗肺、无至极。非但对给予自己皇位的仁宗皇帝,毫无感恩之心,还将父子两代人对官家父子积蓄的冲天怨气,以各种形式发出来。

 在万民悲痛、山河失的时候,他却于仁宗皇帝灵前装疯卖傻,因为他哭不出来,他要掩饰自己的狂喜;在热孝期内,他便把仁宗皇帝的女儿赶出宫去,然后让自己的姐妹女儿搬进来住。终其在位,对自家人恩宠无度,几乎每个弟弟都封了王,而仁宗皇帝的遗孀和女儿,几乎都窘迫得陷入贫寒。

 更可恶的是,他对自己名义上的母亲曹太后,也是冷淡轻慢,极尽羞辱,使老太太几乎不能在宫中立足。他还拒绝称仁宗皇帝为父,而坚持要把自己的父亲奉为皇考。为此,闹出来轰轰烈烈的濮议之争,正人君子不齿他的为人,纷纷为仁宗皇帝张目,都被他一一黜落,短短三年半,朝中便台谏为之一空,贤臣去国还乡,小人趁机上位…

 当然,评价一名皇帝,要看他的政绩。可惜的是,赵宗实什么也没做,许是报应,他在活活折腾了三年之后,便一命呜呼了。他对宋王朝唯一的贡献,就是生了宋神宗吧。可惜的是,那正是宋朝亡国的罪魁祸首。更别提,神宗的两个儿子,哲宗和徽宗了…

 说北宋是被这祖孙三代四位皇帝折腾死的,一点都不夸大,横竖不能更糟糕了,为何不换一个皇帝试试呢?

 ~~~~~~~~~~~

 陈恪厌恶赵宗实,只要一想到要捧这个人的臭脚,他就觉得恶心。而且他在京里的几番作为,也彻底得罪了赵宗实一家,将来等他当上皇帝,自己肯定逃不悲惨的结局。

 现在看来,要想下半生安然无忧,光考中进士是不够的,还得让赵宗实当不上皇帝。

 在陈恪看来,这皇位也并非赵宗实莫属,至少目前这个时期,官家并没有传位给他的意图。

 既然如此,何不帮帮好兄弟赵宗绩,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说那顶皇冠,就落不到他头上?何况赵宗实的处境,比他还要糟糕…宋朝不杀士大夫,只要陈恪考上进士,总能保住性命。

 却没有不杀宗室的祖训。

 这是一笔风险投资,在赵宗实眼和铤而走险之间,陈恪一定会选择后者。

 但只要是投资,就会有失败。一旦失败了,可能在大宋朝,就没有他的容身之处,所以陈恪要用另外的五十万贯,为自己的家族,经营一条退路…

 三天后的黄昏,陈恪和宋端平,穿直裰、戴幞头,拎着礼物,一身正式的出了门。到大街上,叫了两辆人力车…这时的人力车,跟后世的黄包车没甚区别…坐在车上一路向东,往太平桥方向去了。

 金秋时节、满城‮花菊‬香醉人,太平桥一带熙熙攘揍,各种好听的叫卖声音比赛似地此起彼伏,还夹杂着小孩子追逐打闹、捉藏、放爆竹的嬉笑声。显然,市面已经从灾难中恢复过来,重又变得生机了。

 人力车在太平桥左近的街道停下,陈恪和宋端平下来,往里走了两步,便发现这些与别处的不同…街面上要安静很多,店铺整洁有序,多悬挂着蓝白条纹的横幅,还有就是随处可见的‘翻叶’图形。

 大街上往来的行人,尽管身穿着直裰、道袍之类的汉服,但多是高鼻深目卷,头上都戴着一顶青蓝色的小帽。

 这里正是太祖皇帝划给一赐乐业人的聚居区,蓝帽街。

 尽管保留着他们独特的烙印,但一赐乐业人已在汴京生活了百年,亦十分努力的融入大宋的环境,他们穿着大宋的服装,说着汉语、用着汉字,所以走进这个犹太人的小天地,陈恪几个没有半分违和感。

 对于几个汉人走进来,犹太人们自是习以为常,不会大惊小怪。不过陈恪身材高大醒目,很快就引起了个昆仑奴的注意。

 那昆仑奴快步走过来,朝陈恪深深一躬,着生硬的汉话道:“请问大官人是否姓陈?”

 “不错。”陈恪点点头:“你怎知我姓陈?”

 “我家主人姓白。”昆仑奴恭声道:“说大官人高人一头,故而贸然上前一问。”

 “可是东都子铺的白掌柜?”陈恪笑笑道。

 “正是。”昆仑奴便领着陈恪两个,往巷子里一座体面的住宅走去。

 ~~~~~~~~~~~

 白雅铭的住处,是一座典型的中式住宅,此刻张灯结彩、宾客盈门。

 听说陈恪到来,白雅铭亲到门口,陈恪笑着抱拳道:“恭喜白兄喜得贵子。”

 “多谢多谢,”白雅铭一脸喜气洋洋的唱喏道:“三郎和宋老弟能来,寒舍蓬荜生辉,快快里面请。”

 带着他俩往里走的空儿,白雅铭小声道:“今天我们的拉比和利韦都在,仪式过后,他们答应和你谈谈。”

 “白兄费心了。”陈恪微微一笑道:“现在,还是让我们专心,为白家的小男子汉祈福吧。”

 白雅铭开心的笑了,伸手相让道:“请!”

 进去大厅,还是纯中式的摆设,但到了内里的堂中,就是另一番景象了,只见地上铺着厚厚的大地毯,客人席地而坐,面前摆着矮几,几上有葡萄、石榴等数样水果,但只提供用陶罐盛的清水。

 前来观礼的客人很多,安排陈恪和宋端平坐下,白雅铭把自己的弟弟叫来,让他好生陪着二位贵客,便告罪去招呼别人了。

 白雅铭的弟弟叫白易居,十六七岁的的样子,有着乌黑浓密的卷,和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他继承了犹太人的热情精明,寒暄之后,便为两人介绍待会儿的仪式,让他俩有个心理准备,以免被吓到。

 陈恪一来京城,便结识了白雅铭,但与一赐乐业的接触,却进展缓慢。不过陈恪也能理解,这样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千百年来不断被迫害、不断的亡,自然会养成小心翼翼、安全第一的性格。尤其是自己一语道破他们发财的途径,更是引起了这些人的戒心。

 在整整半年的时间里,陈恪只与白雅铭保持礼节往来,两人一起吃过几次饭,谈过几次财富之道,但均是在外面的酒楼中,却从未造访过这里。前几,陈恪收到白雅铭的请柬,说他的幼子举行教礼,恭请于此此时前来观礼。

 因为前世那犹太老板的缘故,陈恪对他们的风俗还算了解,知道男童出生八后,要举行庄重的宗教仪式,会邀请亲朋好友前来观礼。如果风俗没有变易的话,这似乎是他们对自己转变态度的信号。

 犹太人是守时的,不到酉时,便宾客一堂,仪式在酉时准时开始。

 在告知宾客可以随意后,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首位的白发老者身上,他头顶着白色的瓜皮帽,身穿白色的长袍,一手按在本厚厚的书上,一脸的宝相庄严。

 大厅中鸦雀无声,宾客们全都跪在厚厚的地毯上,一脸的虔诚。

 陈恪等寥寥几名非教徒也屏息噤声,唯恐打扰到这庄重的仪式。

 那老者微微闭着眼,口中吐出迥异于汉语的文字,那语调短促抑扬,正是陈恪上辈子听过的那样…尽管他不会希伯来语,但对这几句祷告词,却十分熟悉。

 老者念一句,一赐乐业人们便跟着念一句,一时间,堂中回着琅琅的希伯来语,虔诚的祷告之声,似乎回着神圣的感觉。

 “到底在说啥?”宋端平忍不住悄声问道。

 陈恪便小声为他翻译道:

 “以列人啊,你要听!耶和华是我们的上帝是独一的主。

 你要尽心、尽、尽力爱耶和华你的上帝。

 我今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

 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

 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

 又要写在你的房屋的门框上,并你的城门上…”

 -------------分割--------------

 还有一更(。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