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二五二章 (四更求月票!)
 -

 “不要紧…”经过了上次的打击,赵允让变得更加冷静了。只听他淡淡道:“欧永叔,是孔夫子教出来的那种忠臣。”顿一下,还是忍不住道:“说白了,就是愚忠。这就是官家选择他的原因。这种人当考官,总比那种见风使舵的强…”说着摆摆手道:“没戏了,都散了吧。”

 ‘多子多孙多冤家’这句话,时常浮现在老王爷脑海中,如今他看到这么多儿子在眼前晃悠,心里就烦。

 儿子们赶紧起身施礼,鱼贯而出。走出父亲的书房,赵宗晖刚要回自己的住处…他的博艺轩被封了,如今只能住在王府里。不过比老十六还是好的,赵宗汉被发往延州看管,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家。

 却被一人叫住道:“三哥,到我那里喝茶。”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老十三,赵宗晖呵呵一笑道:“荣幸之至。”心里却冷笑道,这厮绝不会无事献殷勤,用着你的时候,才会如此热情。

 回头一看,除了十三,还有老四,他便知道,这又要谈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了。

 三人到了赵宗实书房,这位大宋最优秀宗室的书房,那叫个‘臭棋篓子下棋’,除了书是书。除此之外,只有最简单的桌椅家具,桌上摆的文房四宝,亦是最普通的货

 堂堂一个王子,搞得这么寒碜,未免装得过分。这也是他不愿来这儿的原因…老弟,你也太入戏了吧?

 坐下后,赵宗实拿出茶叶盒让人冲茶,赵宗晖却摆手道:“我喝不惯你的茶,还是让人取我的小龙团来。”

 “这就是小龙团。”赵宗实道:“去岁你给我的,还放在这儿呢。”

 “我说十三弟,你就不能对自己好点儿?”赵宗晖忍了忍没忍住道:“你就是吃点喝点,外人又不见。”

 “十多年清苦日子,已经习惯成自然了。”赵宗实淡淡道:“你让我锦衣玉食,反而不习惯。”

 “不愧是十三啊,我俗了。”赵宗晖服气道:“说吧,找我来干啥?”

 “问问,那件事你安排的怎么样了。”赵宗实沉了一会儿,方道:“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

 “哪件事?”赵宗晖被问愣了,少顷才反应过来道:“你说那个姓陈的?”

 “嗯。”赵宗实点点头。一旁的赵宗辅轻声道:“我是越发看清了,他是赵宗绩的主心骨,不论前仇旧恨,也不能让他考上进士。”

 “那是当人!”赵宗晖面现愤恨道:“这厮让我们家人财两失,早晚要他的狗命!焉能让他加持这层护体神光?”

 “原来你没忘。”赵宗实轻叹一声道:“本以为你能早动手呢。如今主考官竟是他的老师,他这个进士怕是板上钉钉了。”

 “钉上去我也给他撬下来。”赵宗晖冷哼一声道:“不是我不想早动手,是老爹严令我不得再去招惹他,又跟那些和咱们家有关系的官儿们打了招呼,不让再给我们提供方便,这才让他蹦跶到现在。”

 “是啊,那厮说官不是官,又算士子中的风云人物,两头都不好弄他。”赵宗辅也叹口气道:“关键还在于,我们老爹吓着了,竟连这么个小角色都不让动。实在是矫枉过正了。”

 “万无一失的话,还是要动一动的。”赵宗实缓缓道,他对陈恪的恨,大都来源于赵宗绩…官家竟然听了韩琦的馊主意,真在宫里开办了一所宗学,但不是只挑几个精英教,而是皇族的青年,都可以入学听讲。并许诺,只要学有所成,会放他们实缺。这让被圈养的宗室们兴奋不已,纷纷给子弟们背上小书包,撵去上学堂。

 赵宗实今年二十六岁,都好几个孩子爹了,打心眼里不想去丢这个人,可是赵宗绩那厮去了,他就不得不去。每天卯进酉出,专溜墙走,唯恐碰上人问道:‘去上学啊,小王爷…’这种学,每上一天都是一种煎熬。尤其想到,本该非我莫属的东西,现在却要用这么恶心的方式去竞争,他就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杀不了赵宗绩,只好拿他的走狗陈恪出气。当然有大内侍卫保护,他连陈恪也杀不了,不过若是能使其落榜,比杀了那厮还让他高兴。

 “十三,你放心,我其实已经安排好了。”赵宗晖便低声音,向他两个弟弟底…

 “好简单的计策,”赵宗实不赞道:“但真是觑其弱点,致命一击啊!”“很准的一下,打中了他肯定完蛋。”连赵宗辅这种阴谋家都称赞道:“三哥果然偶尔也能想出妙计。”

 “去你的。”赵宗晖骂道:“我上次是没重视他,才犯了错误,这次重视起来,自然不会再犯错。”

 “嗯。”赵宗实点点头道:“三哥这次要雪了。”

 “呵呵…”赵宗辅笑笑,正道:“关口是,那人可不可靠?万一败了,会不会把你扯出来?”

 “不会的。”赵宗晖摇头道:“他弟弟原先是混鬼樊楼的,后来死在那一场,就对姓陈的恨之入骨了,这次能有机会报仇,他问都不问我是谁,不就是不想牵累我么?”顿一下道:“何况,就算查出来,也是他完蛋以后了,谁还在意一个身败名裂的家伙?”

 “嗯。”赵宗实看看赵宗辅,见他颔首,便也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

 那厢间,赵宗实兄弟正在密谋,这边,欧修穿戴好官服,在大内侍卫的层层保护,或者说是监视下,急匆匆跟着胡言兑出门了。

 对于此行的目地,双方心照不宣,很快便到了内宫,来到垂拱殿的外殿,便见翰林学士王珪、龙图阁直学士梅挚、知制诰韩绛、集贤殿修撰范镇、国子监直讲梅尧臣等五十几名官员,已经被分别带到这里了。

 众人见面后,只是略略行礼,并不多言。胡总管朝众人唱个喏道:“诸位稍候,咱家进去通禀一声。”

 少顷,官家召见,众臣排班而入,只见大宋皇帝赵祯,穿着极正式的绛纱袍,项戴方心曲领,头带通天冠。这身打扮,只有年节大朝时,官家才会穿。平时常朝,官家都是戴幞头穿绯袍,跟大臣没啥区别。

 现在看来,果然还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庄重打扮的赵祯,少了几分温和之态,多了几分帝王之气,令人不敢造次。

 待臣子们行礼后,便有宦官宣读圣旨。果然是关于今科的抡才大典。官家任命翰林学士承旨欧修权知贡举;翰林学士王珪、龙图阁直学士梅挚、知制诰韩绛、集贤殿修撰范镇四人权同知贡举。

 主副考之外,又命国子监直讲梅尧臣等十六人为点检试卷官。

 命馆阁校勘张、王猎充复考官。

 命张师颜、刘坦、李昌言、孙固、崔台符充诸科‮试考‬官。

 命直集贤院祖无择、集贤校理钱公辅‮试考‬知贡举官亲戚举人。

 又任命了封印卷首官两名;监贡院门官两名;封弥官三名;以及若干相关方面官员二十七人。

 又公布了省试锁院、引试、放榜的具体期。锁院就在今天,十后的正月十八引试,二月中旬初奏名放榜,召以太学为贡院。

 任命与期之外,又照例宣讲了考官律条:第一,锁院以防请托。‮试考‬官从受命之起,到放榜之止,一直锁宿于贡院,以杜绝请托。

 第二,别试以避亲嫌,就是考官的亲属应当另设考场,由‘‮试考‬知贡举官亲戚举人’‮试考‬。

 还有各种考场纪律,林林总总,不一一细表。

 待到主考官接旨后,官家又出言勉励了众‮试考‬官一番,道科考是国家的抡才大典,关乎着人才选拔、国家兴旺和政治安定的大事。一定要公平取士,一定要立心为公,不能偏私云云。

 老调重弹之后,众官员退下,由大内侍卫直接护送至太学锁院。主考官欧修,却被官家单独留了下来。

 赵祯站起身,走到了欧修面前,再没有例行公事的训话,而是语重心长道:“古人讲,养兵千用兵一时。我把爱卿召回来三年,就是为了用在这一场上。”

 “微臣定当公正无私,为国家公平取士!”欧修已经从成为主考官的荣耀中清醒过来,深深一躬道:“臣以祖先的名义发誓。”

 ”不必如此。“官家摇头笑道:“你是天圣八年进士,那一年寡人才二十岁,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你欧永叔是个什么人,我还不清楚?”

 欧修动容了,他能听出,官家这次是要跟自己掏心窝子,遂愈加屏息凝神。

 “整整二十八年了,你年过半百,我也快知天命了。”赵祯望着比实际年龄还要苍老的欧修,唏嘘不已道:“永叔啊,我们都老了…”

 --------------分割--------------

 第四更,完成了,求月票、推荐票、订阅!(。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