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二七九章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
 -

 其实陈恪很明白,自己这是在过面试关…派他出使是早就定下来的事,但是担任什么样的角色,还需要相公们来考量。

 既然横竖都要出去,当然尽可能的争取主导权,处处掣肘的滋味,可不好受。

 韩琦对陈恪的应对基本满意,还要问下去时,景钟响了,他只好中止谈话道:“走,上朝去。”顿一下道:“待会儿在朝堂上,你只管撒漫去说,无须顾忌。”

 “遵命。”

 离开值房,陈恪便与韩琦分开,人家是押班的相公,他还没资格跟去。不过好在王珪还等着他,在朝鼓声中,把他领到班位,又嘱咐了几句才离开。

 这不是陈恪首次上朝,但之前状元唱名,万众瞩目,哪敢四处张望。这会儿鹤立群于群臣之中,不用偷瞄,就能把光景看得清清楚楚。但见此时,旭东升,宣德门、大庆门皆已开,皇城司的旗校手执戈矛,护道排列,盔甲兵器光芒耀眼不容视。

 朝鼓声停后,两匹披红挂绿的朝象,被内侍牵出宣德门,在门两边站好,各把长鼻伸出挽搭成桥。此时钟响起,朝官们肃衣列队从象鼻桥下进了皇宫,不够级别的京官则留在原地看个眼热。

 进去的官员在垂拱殿丹墀列班,伺候朝见。净鞭三下后,文武两班齐,天子驾坐。殿头官喝道:“有事出班启奏,无事卷帘退朝。”

 便有枢密副使出班奏报,侬智高再现之事。其实诸位大僚,几天之前便知此事,但在早朝上提出来,是国家正式承认此事,并必然要采取对策…而对策也早由官家、诸位相公、有司官员讨论妥当了。只有极为重大或争议很强的**,才会拿到早朝上公开讨论。

 这是为了提高行政效率,不然什么事也不用干了,光吵架就行了。

 当然,大家来这儿,不是光听结果的,有异议可以当堂提出,相关官员会做解答。若说得果然在理,改变决策也并非不可。

 ~~~~~~~~~~~

 听闻枢密副使的奏报,珠帘后的赵祯缓缓道:“此寇乃是心腹大患,不可不除,谁与寡人分忧?”

 便有一班武将出班,请战道:“臣愿往!”“臣愿为官家提此贼头颅!”一时间群情昂,还真看不出是演戏。

 “官家明鉴,侬贼遁入之大理国,与我大宋素无邦,亦无龃龉。”便有官员出班泼冷水道:“我等既无下文捕捉之权,贸然兴兵亦有树敌之虞,不可不慎。”

 “此言也有些道理。”赵祯望向韩琦道:“枢相有何高见?”

 “依微臣之见,远近攻,古有明训。大理虽与我接壤,亦应在远之列。因为用兵西陲,劳民伤财,自古所戒。”韩琦从容应道:“然两国既无邦,亦无往来,其国又远处万里之外,故朝廷对其国内情形,全无所知。此乃定策之大忌也。古人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故而微臣建议,当一面调兵遣将,陈于边境,施大理,以备不测。一面派遣得力之臣,携国书正告其国主,侬贼乃大宋之敌,劝其出贼人,勿自取灭亡。纵使其顽固到底,亦可一探虚实。”

 “爱卿所言极是。”官家点点头道:“派何人出使,可有人选?”

 “今科状元陈恪,素有张骞之志、陈汤之勇、班固之才,可担此重任。”

 “宰相意下如何?”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宋的国政决策如儿戏一般呢。

 “回官家,枢相所言极是。”富弼出列道:“微臣也赞同派陈状元出使,但有两点还需斟酌,一是其年资稍欠,陡然担此重任,怕会引起大理国君臣之轻视。二是,其出使未知国度,又面对凶残之敌,处境十分危险,还需要问一问状元郎本人。”

 “年资稍欠可以借绯,再派一老成之臣阵。”韩琦道:“至于其本人,已经在殿外候旨。”

 “宣。”

 “宣新科状元、将作少监陈恪上殿觐见。”殿头官唱道。

 陈恪赶紧出列入殿,行礼如仪,待他站起后,官家道:“二位相公之言,状元郎听到了么?”

 “微臣听得分明。”陈恪声音洪亮道。

 “状元郎意下如何?”

 “臣愿往!”陈恪大声道。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赵祯淡淡道:“一来,按例,你即将得到赐假;二来,此行危险重重,谁也不知道,你将遇到什么。所以爱卿可以不答应,不必有顾虑。”

 “汉之陈汤曰,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巍巍宝殿之中,陈恪声如金石,其音绕梁道:“微臣不才,亦不愿坠我宋臣志气!”

 他那而发的英气,感染了大殿中的每个人。

 “好!”赵祯的语调,不再是例行公事的温和,拊掌道:“东华门外,以状元名唱出者,果然是好男儿!”

 这一句话,亦让殿上的韩琦、王拱辰二位宰执面荣光,尤其是韩琦,他从陈恪身上,看到了三十年前的自己,不赏之

 “不过宰相老成之言,不可不听,寡人还要找一位正使。”赵祯问韩琦道:“枢相认为何人可担此重任?”

 “翰林学士王珪,亦是蜀人,老成持重,且与状元郎相谐。”韩琦答道:“老臣以为,可以担此重任。”

 “宣。”

 王珪早就知道自己要被派为正使了,心里已经有准备了。而且出使迈向高级官位进军的重要一步,回国之后往往会得到关键提升。所以他也不甚抵触。

 方才陈恪慷慨昂扬,他也不能输了场面,便也大声道:“主忧臣辱,臣不敢爱其死!”自然也赚足了圣眷。

 官家龙颜大悦,赐王珪御仙花带,为正使。赐陈恪绯银鱼袋,为副使。

 他又命人取来一把宝剑,到陈恪手里道:“用此天子剑,斩了侬贼的狗头!”

 “臣遵旨!”陈恪捧剑下殿。

 ~~~~~~~~~~

 陈恪要紧急出使的消息,惊动了同科进士,都是豪情发的热血少年,自然不肯让他独美,纷纷要求牺牲假期,加入使团。

 陈恪请示了王珪,后者知道自己虽为正使,不过是给副使保驾护航而已,所以全凭陈恪做主。最后,陈恪点了王韶、曾布、吕惠卿、宋端平四员虎将。若是章惇若在,陈恪肯定要带上他的,可惜章惇不在…

 临行前一天,欧修约了曾氏兄弟、苏氏父子、还有梅尧臣、司马光他们,到家中聚会,为即将出使大理的陈恪、曾布,和即将出知常州的王安石饯行。

 王安石这么快就离京,大家都说,是因为他裁汰太学体太猛,招致的敌人太多,官家不得已才让他离京避避风头。但始作俑者欧修却好端端的没有动,显然其中另有别情。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因为一件小事。

 宋朝人爱玩爱宴饮,文章盛世之后,自然更加普天同庆,一个个饭局目不暇接。也就是传胪的第二天,进士们去刻题名碑时,京城里稍有头脸的达官贵人,同到皇宫后苑,参加规格极高的赏花钓鱼宴,君臣同乐。

 既然叫赏花钓鱼宴会,自然除了吃喝看表演外,还有赏花和钓鱼的环节,赏花没啥好说的,一群大老爷们,围着鲜花指指点点,想想就让人反胃。钓鱼还是不错的,官家提供钓竿、鱼食,命大臣们在御花园的湖边钓鱼,然后交给御厨烹制下酒。

 自己动手,乐趣无穷,群臣都玩得兴致盎然,官家却发现,唯有一人坐在那里出神,只见他呆呆的望着水面,不时把金碟盛的钓饵送到口中,许是宫里的鱼饵太可口,他竟把一盘子钓饵都吃完,也没察觉出异样来。

 这哥们就是小王同志。

 作为从小就受严格皇家教育的君王,官家赵祯是一个生谨慎,规范意识很强,很注重生活小节的人,看完之后,无法理解这种奇怪的行为,认为这是王安石在作秀。

 回头他便对宰相说:“王安石诈人也。使误食钓饵。一粒则止矣;食之尽,不情也。”既然认为他是诈小人,官家自然不会再尽力保护,没过几,王安石出知常州的任命便下来了。

 所以这次除了送自己的学生出征,老欧也想借机宽慰一下王安石。

 此刻华灯初上,客人基本到齐,连王安石都到了。但陈恪与三苏仍迟迟未至。

 主客没到,宴席自然无法开始,欧修让儿子去看看。欧辩走到门口就回来了,与他一同进来的,还有一脸凝重的陈恪。

 进来后,陈恪便抱拳道:“老师,我岳母病重,岳父父子三人,黄昏时已经出城归去,来不及告辞,托我向你致歉。”

 “啊,不要紧吧?”欧修面关切道。

 “还不知道,”陈恪摇摇头,情绪糟透了。按说他该一同出发,但明礼部还要饯行,岂能因私废公?

 ------------分割-------------

 还有一更…(。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