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二八五章 献土(中)
 -

 巧的很,这一眨眼,正被黑衣人看到了,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颤抖着伸出两手指,想试试他的脉搏。

 陈恪却睁开了眼,望着这黑衣人,她竟然是翘家出走的柳月娥!

 谁知这下却把她吓坏了,哆嗦问道:“你是人是鬼?”

 “我是人…是鬼?”陈恪见她魂不附体的样子,便促狭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记得自己好像死了。”

 “死了…”柳月娥颤声道:“那就是鬼了…”

 “算是吧…”陈恪缓缓道:“你不怕鬼么?”

 “怕…”

 “那还不跑…”

 “不跑。”柳月娥摇摇头道。

 “为什么?”陈恪一愣。

 “因为你还欠我个承诺。”柳月娥不那么害怕了,转而凶巴巴的瞪着他道:“不会因为死了就不算数吧?”

 “这个么…”陈恪苦笑道:“好吧,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尽力而为。”

 “活过来吧。只要你活过来,我们就两不相欠了。”柳月娥深口气,巴望着他道:“回来吧,别死了。小妹很可怜的,她从小就盼着嫁给你,母亲还刚刚去世,要是你也死了,她会受不了的。”

 “那你呢,你想不想让我活?”

 “我也不想你死…”柳月娥声音渐小,喃喃道:“虽然你这人又又坏,又对我不屑一顾,可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那我只好遵命了。”陈恪笑道。

 “真的么?”柳月娥睁大泪眼道。

 “趁着牛头马面还没把我勾走,我还能试着还。”陈恪正道:“不过,需要一口气把我度回人间。”

 “什么气?”

 “就是活人身体里的气。”陈恪道:“从我的口里,送到我体内。”

 “好,你等着,我去给你找个活人来…”

 “来不及了,我快要被勾走了…”陈恪一脸虚弱道:“快,快…”

 在他的催促声中,柳月娥了分寸,一咬牙一跺脚,抱着‘杀人不过头点地’的想法,缓缓走到陈恪面前,慢慢弯下了

 就在一瞬间,她的呼吸被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紧紧迫她,柳月娥直觉如触电一般,登时娇躯便酥麻了半边。

 她大脑一片空白了瞬间,待意识恢复,旋即瞪大了眼睛——死人哪有比活人还热的?

 陈恪正在享受美人香,便意识到危险降临,还没来得及反应,肚子上就挨了重重一捶。痛得他嗷的一声,像个虾米似的弓起了身子。

 “你个混球!”柳月娥彻底醒悟过来,这厮实在装死,想到自己的初吻,就这么不明不白被夺走了,她是又羞又恼,拳头雨点般的落下,而且一点不留力。

 陈恪被打得抱头鼠窜道:“原来你让我活过来,就是要揍我啊!”“我现在改主意了。”柳月娥怒道:“让你重新去做鬼!”

 ~~~~~~~~~~

 堂屋里乒乒乓乓打得热闹,外面听墙的众人面面相觑。

 王韶瞪大眼道:“这,这就是仲方要等的人?”

 “是。”宋端平点点头。

 “阿弥陀佛,世上怎会有如此彪悍之女子?”玄玉双手合十道:“怪不得三郎要跟我学铁布衫。”

 “就别说风凉话了,”王韶听着陈恪惨叫连连,心里发道:“赶紧进去救人吧,别把仲方打残了。”

 “放心,”宋端平拉住他道:“柳月娥才不舍得伤他呢,要不,何苦巴巴跟到大理来?”

 “那这是?”王韶瞪大眼道。

 “阿弥陀佛,即是空,空即是!”玄玉缓缓道。

 “什么意思?”王韶奇道。

 “就是说,打是亲,骂是爱。”宋端平解释道:“亲不够了用脚踹。”

 “原来如此…”王韶点头道。

 说话间,厅堂里面声音全无,三人竖着耳朵听一阵,王韶担忧道:“不会出人命了吧?”

 连宋端平也不敢笃定了,便悄悄探出头去,只见柳月娥伏在桌边哭泣,陈恪与她面对面,在低声说着什么,但具体内容,只有当事人才能听到。

 “你为什么要装死?”

 “不这样,怎能见到你?”

 “你见我干什么?”

 “因为我很担心你。”

 “多谢,不过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柳月娥哼一声道;“现在大理城都以为你死了。”

 “死了,我才好金蝉壳。”陈恪呵呵笑道。

 “这才是你装死的真正原因吧…”柳月娥冷笑道。

 “两者都有,之前装死是为了麻痹他们,方才是为了见到你。”陈恪微笑道:“月娥,你怎么会在大理?”

 “我…”柳月娥脸一红道:“你休要自作多情,我也不知道你来了大理。我只是想去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说着抬起头,一脸你爱信不信道:“小时候听说彩云之南有个妙香国,所以想来看看。途中路过你家乡时…”说着她神色一黯道:“我还去看了看你的未婚。”

 “我听说了。”陈恪点头道:“小妹对你的印象极好。”

 “我对她的印象也好极了,我从没见过那样灵秀善良的女子。”柳月娥目光一凝,盯着陈恪道:“也不知你这种坏蛋,哪里修来的服气?竟让苏小妹那样的女子死心塌地!”说着气愤不已道:“你却还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还…还老是耍氓,”想起了方才被骗去的初吻,她是百味杂陈,恨不得掐死陈恪道:“你说你欠揍不欠揍!”

 “嘿嘿,”以陈恪的脸皮,竟让她说得不好意思,可见是戳中了他的软肋,他尴尬笑道:“不说这个,你在大理玩得如何?”

 “很好啦,”柳月娥冷笑道:“不仅看到了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还看到了某人和大理公主卿卿我我,出双入对哩…”

 陈恪老脸一红,这几天来,那大理明月公主,确实都来找自己,要么拉他去爬山、要么邀他去泛舟、要么和他去赏花,要么约他去吹吹风…一副坠入情网、不可自拔的样子。

 但事实上,远不是这么回事儿,那公主的确很美,他也确实多情。可如此局势下,两人哪有闲情逸致去谈情说爱?不过是打着约会的幌子,在密谋罢了。

 密谋什么?便是昨夜这场刺杀…

 ~~~~~~~~~~

 八天前,在杨家和高家联手施下,大理皇帝段思廉犹豫不决,迟迟不敢公开请求大宋册封。这局面对宋朝使团十分不利…因为宋朝其实一直在辽国与西夏面前,秉承弱势外。对于如何防止被敲竹杠、如何保全体面,自然精通的很。但对于如何敲别人竹杠、如何威,就不会了…

 对于诸如一旦陷入僵局该如何的问题,汴京的官家和相公们,甚至没有周详的安排,全靠使节们临机应变——可没有身后国家的强援,应你妹啊!

 当然,按照官家的明旨,使团此行的目地,就是查问侬智高的下落,并提出严正涉,要求大理停止对侬智高的庇护,将他移大宋。

 说起来,陈恪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但这种典型的小受思维,对渴望建功立业的年轻人来说,实在是不能接受。哦,人家说没有便没有,就这么灰溜溜回去?非得被人笑话死不可!

 而且只怕这么来一下,大理国上下对大宋的敬畏,便会然无存。大宋的声威,不能坠在咱们手里!陈恪一干人达成了共识。

 关键还是落在段思廉身上,只有这个大理皇帝横下心来,跟着大宋走到黑,僵持的局面才能被打破。

 那厢间,明月公主也一样着急,对她的皇兄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局面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投靠大宋,段家才有生路,而且还有可能真正掌握大理。若是继续犹豫不决,万一宋使离开,段家可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所以她瞒着皇兄,直截了当的问陈恪,到底什么样的价码,才能换得大宋出兵?

 望着无边无垠的洱海,陈恪缓缓道:“其实出兵不难,我大宋已经在雅州和邕州聚集了重兵,二十万大军,顷刻便能分两路杀入大理。但我们的皇帝,是不会管这个闲事的。道理很简单,我大宋册封过的国家,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如果哪个国内出了问题,都要我国出兵的话,那我大宋非得被拖垮不行。”

 “所以呢?”明月公主沉声问道。

 “所以,你们必须要让所有国家都无话可说。”陈恪低声道:“拿出特别的诚意来。”

 “怎么才算特别?”

 “怎么也得比册封更进一步吧?”陈恪幽幽道。

 “你…”明月公主登时无名火起道:“莫非想并我大理?”

 “公主误会了,”陈恪笑道:“我大宋幅员万里,物产丰饶,富甲天下,岂会稀罕你这山高水深路远的大理国。当今官家更是千古仁君,常说的就是勿兴刀兵、还百姓安宁。他是万万不会为了图谋一块毫无价值的地方,而使大宋的百姓苦于兵灾之祸。”

 --------------分割--------------

 明天就要去住院了,赶紧收拾收拾…(。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