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二九四章 港口之争(下)
 -

 “怎么,你有何难处不成?”王罕心说,无非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罢了。

 “在于我,完全没问题。钦州具备成为大港的先决条件。”陈恪正道:“但这种关系重大的决策,朝廷肯定不能由着我来。相公们必有自己的考虑,我就算把方略报上去,也可能被修改…”

 “听仲方这话里有话呀…”王罕目光一凝道。

 “是啊,”陈恪沉声道:“不瞒王公说,我听闻新任广州知州、市舶司提举,姓韩名珂,年后即将上任。”

 “哦?”王罕登时变道:“果有此事?”韩珂倒也罢了,但他有个叫韩琦的哥哥…

 “嗯。”陈恪点下头。

 “哦…”王罕沉起来,这下真有些棘手了。韩珂是荫父之官,一直没考中进士,因此仕途颇不顺畅。如今尽管兄长身居枢相之位,可要想提拔他,也得有很优秀的考绩才行。

 大宋财政窘迫,广州市舶司却风景独好,韩大人外放一任,考课优异,便可高升回京,当上部堂高官。这时候,钦州港要是开埠,广州市舶司必受影响,出现课税下滑的话,韩珂的升官梦,八成要黄。

 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尽管韩琦器量一般,但以陈恪今之炙手可热,只要他理由充分,坚持己见,韩相公是大不可能因为一个韩珂,跟他过不去的。当然,人家大好的仕途才刚开始,不愿意得罪韩相公,也是情有可原的。

 “仲方,我知道这很让你头痛。”王罕定下心来:“但你要真不想答应,就不必拉我来这趟钦州了。”顿一下,他定定望着陈恪道:“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吧。办到办不到,我都会尽力去办!”

 ~~~~~~~~~~

 陈恪自然是想把出海口放在钦州的,否则当初不会让人建这个码头。

 他有个与海洋有关的宏大计划,不只跟自己的退路有关,还跟大宋朝未来的出路有关。广州那里固然万事齐备,但作为天下第一市舶司,又是首府、转运使衙门所在,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做什么都不方便。哪有钦州这边,天高皇帝远,干啥都没人管来得舒坦?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他也不跟王罕客气,张口就要未来钦州港榷易务十年的包税权——即每年预付朝廷额定的税款,码头的经营和税收,便全归包税人管。这种税制在内地的码头和集市经常使用,但在沿海的通商口岸,还没有先例。

 这是因为宋朝的包税制,主要用在征税不便、或者税额较小的地方,以降低税务成本。但通商口岸这样的大额贸易发生地,显然值得朝廷派员、亲自收税。

 不过陈恪向王罕保证,每年支付给广西方面的税款,都是前一年总税收的八成,只留两成作为码头日常维护,和人员的酬劳。对此,朝廷可以派委员专门督税。

 王罕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儿?按照他的经验,包税商和官府其实是五五分账的,陈恪一口提到二八分成,那要这个保税权还有何意义?

 对王罕这种精明人,自然要解释清楚,陈恪淡淡一笑道:“其实,钱不钱的,不在我的考虑。我放心不下的是钦州港的发展,不做就不做,做就做出个样子来,让它成为带动西南腾飞的龙头!”说着轻轻一叹道:“说句大话,让别人开这个头,我不放心。要是有可能,我真想奏请朝廷调来钦州,专门负责这一摊。可是,东川那边万事开头,我不能抛下,所以才提了这么个非份之情,请王公莫怪。”

 “唉,仲方哪里话,老夫就欣赏你这份担当!”只要说开了,王罕自然就顺了气,继而为陈恪考虑道:“不过,朝廷止官员经商,尽管已成一纸空文。但你这样万众瞩目的明星,还是莫要被人捉了把柄。”

 “嗯。”陈恪颔首道:“这确实是个问题,不如这样吧,我让几个信得过的商人出面,成立一家商号,日常事务由他们打理,我只在幕后点拨一二而已。”

 “这样可以。”王罕点头笑道:“让你说得我都心动了。”

 “心动不如行动,老丈有没有闲钱,拿出来投上一份?”陈恪笑道。

 “可以考虑。”王罕笑道:“不过老夫可拿不出太多钱来。”到了他这个岁数,总得为后考虑了,买田置地太过扎眼,哪有这样来的轻松低调?

 “没问题,这个我做得了主。”陈恪当即拍板道:“王公出一千贯,得一成股份。”

 “那怎么好意思…”王罕有些扭捏道:“这不明摆着占你们便宜么。”

 “王公后多加照拂,他们什么便宜都占回来了。”陈恪哈哈笑道:“就这么定了吧!”

 “好,我也不客气了。”王罕烦恼尽去、心情大好道:“来人,快摆宴,老夫要和状元郎痛饮一番!”

 “感情我要是不合作,还得一直饿肚子?”陈恪苦笑不已道。

 “嘿嘿嘿…”王罕只一个劲儿的笑。

 ~~~~~~~~

 不一会儿,酒席便端上来,宋朝官员食不厌、脍不厌细,哪怕是在这穷乡僻壤,也丝毫马虎不得。除了干八件、鲜八件、果八件这二十四道看盘之外,又有热荤菜十二道,素菜八道,另外还有海鲜十八道…

 在汴京,吃海鲜是件很奢侈的事儿,可在这海产丰饶的钦州湾,海味却应有尽有、成顿管。看着面前由大厨精心烹制、样式精美,配料复杂,香气浓郁的一道道海鲜大菜,陈恪却直皱眉头。

 “怎么,仲方吃不惯海味?”王罕关切问道。

 “非也,海鲜实乃我所爱。”陈恪苦笑道:“但看到这些材料,被厨子如此复杂的炮制,不有暴殄天物之感。”

 “哦?”王罕笑道:“早听说仲方擅厨艺,不知有何高见?”

 “海鲜,本身就是极鲜的。”陈恪笑道:“厨师为了使菜肴看上去上档次,采用复杂的烹饪,却是以人工的香味,夺去其天然之鲜。这不是好心办坏事么?”

 “是吧。我来广西这些年,统共没吃过几次海鲜,就是因为觉着,它的香味是全靠作料提起来的,本身没什么滋味。”听他说得头头是道,王罕笑道:“让仲方这样一说,倒真想尝尝鲜了。”

 “这有何难?”陈恪笑道:“跟我来的厨子,就会几道拿手的海鲜,让他下厨,老丈便知道我所言不虚。”

 “好,今老夫沾光大口福了。”王罕大喜道:“快快吩咐下去。”

 食材都是现成的,海鲜的烹饪又是极快的。一转眼,下人便捧上了一道清蒸斑鱼,用新鲜荷叶铺着,鱼上面有枸杞子、红枣和云耳、火腿等,虽然看相简单,却很不俗。

 王罕举箸一品尝,果然入口即化、鲜美无比,再喝一口陈恪带来的仙酒,竟感觉什么功名利禄都是浮云了。

 赞不绝口中,又上了一道‘三叠苏眉鱼’,这道菜要比上一道稍稍复杂,是将名贵的苏眉鱼生杀洗净,两面起切成字形中厚片。然后将火腿、冬菇也切成同样形状,与鱼片一起重叠摆成三排,最后把鱼头鱼尾切开,摆放两端,连成整鱼状,旺火蒸取出。

 端上来十分美观,泽青、红、黑、白分明,鱼滑,与火腿冬菇质味相济,鲜美口。

 除了清蒸之外,还有清炒、汆烫、刺身等多种作法,都比原先一味的炖煮,要强之百倍。吃鱼之外,还有贝类、虾蟹,更简单的沸水一滚,端上来蘸着自制的小料吃,就鲜美无比。

 到最后,厨子端上一个砂锅,滚了一窝粥,把一大盆海胆投下去,做了一道陈恪最爱的海胆粥…上辈子,他就算到最后小有家产时,也不敢这样吃海胆,但现在,宋朝人是不敢吃海胆的,这样一煲海胆粥的成本,还不如一碟炒牛,所以只要到海边,他一定要让人弄来吃个过瘾。

 宋人饮食清淡,不爱油腻,海鲜实在是对了王罕的胃口,饕餮之后,喝一碗美味滋养的海胆粥,实在是浑身舒坦到不行。他醉醺醺道:“原来,没有歌舞的酒席,也能让人如此足。”宋朝官员注重享受,凡宴会必须要有歌舞,否则就不成宴。这次条件简陋,没设歌舞,王罕一直觉着脸上无光,但现在,吃了一顿正宗的海鲜大餐后,他什么心事儿都忘了,只想美美的睡一觉。

 看王罕醉了,外面天色也黑了,陈恪便告辞离席,准备回住处歇息。

 一出来屋子,便见一轮新月挂在海面上,满天的星辉,倒映着漾的波。微咸的海风,送来有节奏的声。

 柳月娥登时被这壮观的景吸引住了。事实上,她白里,第一次看到大海时,就被深深震撼,但当时注意力都在陈恪的安全上,再没有多看两眼。

 “到海边走走吧。”陈恪柔声道。

 -------------分割------------

 抱歉抱歉,小和尚闹月子,白天晚上彻底颠倒了,把我俩弄得疲力竭,昨晚直接坐在那儿就睡着了…今天肯定补回来。(。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