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二九五章 国际骗子(上)
 -

 海堤上静悄悄的, 有花拍着岸边,发出有节奏的哗哗声。

 陈恪和柳月娥并肩走在柔软的沙滩上,说是并肩也不对,许是习惯使然,许是她不愿意和他挨得太近,柳月娥总是稍稍落后陈恪一点。

 这些日子来,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大多数时候,柳月娥就像影子一样,沉默的跟在陈恪的身后,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她几乎从不主动开口,只有陈恪把她逗急了,才会‘恶狠狠’地威胁他几句。

 “这样美好的夜晚,我能提个小小的要求么?”陈恪手里拿着个银制的小酒壶,里面装着他自酿的桃仁酒,这种酒微微苦涩,有一股桃仁的淡苦香,闻起来苦味却很淡,喝到肚中,那股苦味似乎能浸透人的四肢百骸,让人心里懒洋洋的。

 这酒,最合适在微凉的夜风中,持壶漫步,使人忘忧:“月娥,你恢复成女装吧。我不想被人误会,以为咱俩有断袖之好。”

 “谁跟你有断那个之好…”柳月娥听他前半句还有些心动,等后半句一出口,登时郁闷坏了,心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开口,什么气氛都能破坏了…

 “嘿嘿…”陈恪知道再过火就要挨揍了,赶紧转个话题道:“我和王老头说话时,看你对我直抛媚眼,可是有话要对我说。”

 “谁抛媚眼了…”柳月娥郁闷道:“我是提醒你,小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话从何说起?”陈恪大奇道:“我这人是出了名的不爱财,月娥你不知道么?”

 “那你干嘛还要承包钦州港?”柳月娥冷笑道:“我敢打赌,你肯定不会好心给广西官府谋福利,大头必然让你赚了去了!”

 “这都被你看穿了?”陈恪瞪大眼道:“我岂不没有秘密了?”

 “正经说话…”柳月娥举起粉拳、作势要打道。

 “月娥,你知道么?”陈恪正道:“你这个动作越来越没有威慑力了,反而像是撒娇…哎呦,你还真打啊…饶命饶命,我好好说就是…”

 “说白了,一点都不神秘。”陈恪捂着险些被踢中的股,苦笑道:“其实我和人合伙,开了一家从事海上贸易的商号。为此,我们拨了十万两银子,派最得力的人手去开拓视野。可是谁知道,那里的海商,联手排挤我们,市舶司也处处刁难,是以进展的很不顺利。”

 “所以你就想,把商号搬到钦州来?”柳月娥瞪大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道:“自己经商自己收税,这不是监守自盗么?”

 “什么话啊。”陈恪笑骂道:“该的税, 一分钱都不少,只是想给商号一个好的生长环境…”

 “哦…”柳月娥应一声,沉默半晌道:“我还是觉着,你没必要惹这个麻烦。你又不缺钱,再说将来当了大官,每年几百万钱的收入,花都花不完,何必要去招惹韩相公呢?”

 “这不是钱的问题。”陈恪摇摇头,轻叹一声道。

 “那是什么?”

 “一份希望。”

 “什么希望?”

 “你还小,等长大了就知道了。”陈恪怪笑一声,在柳月娥发作之前,突然沉声道:“月娥,你是在关心我么?”

 “谁关心你了…”柳月娥一阵慌乱,好在月之下,看不清她粉蒸霞蔚的俏脸。

 两人不说话了,就这样安静的走着,不知不觉,走上了栈桥,便听到隐隐有透着**的丝乐声传来。

 柳月娥正享受这样清雅宜人的夜晚,突然听到这靡靡之音,定睛一看,发现是岸边停泊的那艘大食海船上传来的。高高的船舱里灯火通明,上面人显然在寻作乐。

 “往回走吧。”她不悦的皱皱眉,站住脚道。

 “你先回去吧。”陈恪却来了兴致道:“我过去看看。”

 “…”柳月娥轻啐一声。每当陈恪有不想让她参与的事情…通常是寻作乐…都会将她支开。通常,柳月娥问也不问,转头就走,但这次她有些担心道:“这些人说是使节,但透着来路不明,尤其那些武士,看上去十分危险。”

 “不必担心,有陈义他们呢。”陈恪笑道。陈义他们是陈恪从光头军中,精心挑选出的一批亲卫,属于待遇最好、洗脑最彻底、武艺最高强,就算陈恪要造反,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拔刀相随那种。自然,他们的汉家名字,都是陈恪所赐。

 在这个年代,作为番人,有个汉家名字,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自我感觉就像变成汉人一样,陈义等人感激涕零,自然更加忠心耿耿。

 ~~~~~~~~~~

 不过今天,柳月娥没有离开,她担心陈恪有危险,所以坚持跟着上船:“放心,我当什么都没看见…”

 一靠近那艘船,便听到警惕的低喝声,虽然听不懂在说什么,但其中的警告意味,还是很分明的。

 陈义等人赶忙将陈恪围在中间,他们还说不好汉话,柳月娥一开口就馅,只好由陈恪代劳:“告诉你家主人,有客上门。”

 不一会儿,几个火把打起,白天那个会说汉话的异族青年,生硬道:“我家主人已经睡了,贵客还是明再来吧。”

 “哈哈哈…”陈恪放声笑道:“明天你们就见不着我了,到时候可别后悔啊。”

 “后悔,为什么要后悔?”青年不接道。

 “我还有几个尔柱人朋友,”陈恪淡淡笑道:“难道你们不想他乡遇故知么?”

 “尔柱人…”青年登时变了脸色,丢下一句。“你等会儿。”便进了舱里。

 不一会儿,船板放下来,青年满脸笑容的出头道:“请上来吧…”

 “大人,有诈当心。”陈义从军前,是个老练的猎户,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嗯。”陈恪点点头,大步上了这艘阿拉伯海船。

 在那些异族武士冰冷地注视下,陈恪从容的进了船舱。舱里的乐声已经停了、几个身披轻纱、婀娜有致的女奴,抱着乐器蜷在一角。那个叫贾巴尔的大胡子胡人,盘腿坐在阿拉伯式样的软榻上,面无表情的望着陈恪。地面上铺着柔软的波斯地毯,所有人都赤着脚。

 陈恪不以为意的笑道:“这就是大食人的待客之道么?”

 “贵客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利刃。”波斯青年跟了进来,冷声道:“先要分清是客人还是敌人。”

 “蠢货。”陈恪冷笑道:“真要是敌人,我早就派兵把你们这些剿了!”

 舱室中的空气,登时如凝滞了一般。

 陈恪怡然自得地双手抱在前,对面的大胡子着脸不吭声,双方的护卫却大有剑拔弩张之势。

 “哈哈哈哈…”漫长的沉默之后,大胡子放声大笑起来,笑完了,他的一张脸,变得热情无比,哇啦哇啦说几句。

 “快请贵客就坐…”青年翻译道。

 女奴便上前,匍匐在地为陈恪除去靴子,又领他到另一张软榻上就坐,奉上丰盛的酒食。只是这些酒食,与陈恪在王罕那里吃得那些十分雷同。因为这本来就是王罕命人送来的…王大人是真把他们当成大食使节在照顾啊!

 音乐声重新响起,一名阿拉伯女奴站起身来,在舱中不大的空地上旋转着。她下身穿一袭肥大的筒裙,上身却十分暴。丝质的衣,仅仅把一双高耸的坟起遮住,着雪白的肚皮,浑圆的肩头。藕段般的手臂上,还系着一串银铃,伴着她翩翩起舞,一声声摇响。在那**的阿拉伯乐声中,分外勾魂摄魄。

 陈恪惬意的欣赏着这充满异域风情的舞蹈,宋朝的歌舞优美清雅、天下无双,但太素。还是这个更合胃口啊…却让柳月娥大加鄙视,难道这就是你上船的目地?

 那青年翻译不识趣的打扰道:“大人怎么会认识尔柱人呢?”

 “呵呵,”陈恪端着锡酒杯,随意的笑道:“我大宋万邦来朝,尔柱人像你们一样前来入贡,本官自然就认识了。”

 “哦,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青年翻译关切问道。

 “不久前。”陈恪淡淡答道,目光瞥向坐在上首的大胡子,只见他面色一紧,便知道这厮肯定能听懂汉话:“也就是上个月,跟你们前后脚。”

 “他们现在何处?”青年追问道。

 “自然已经进京朝拜去了。”陈恪笑道:“你们也抓紧时间上路,说不定回家时还能搭个伴呢。”

 “呵呵。”青年干笑道:“不急,不急的…”

 场上又是一阵沉默,不过那个阿拉伯舞娘,还在那里转圈圈。

 过了好一会儿,那大胡子对陈恪哇啦啦哇几句,青年翻译道:“我家主人问,大人能单独谈谈么?”

 陈恪点点头,双方便屏退左右,大胡子只留下青年,陈恪也只留柳月娥在身边。

 -------------分割-----------

 今天小和尚很乖,所以可以多写…(。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