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二九九章 大理新中心(下)
 -

 冬日的晨光照着青灰色的东川城。马车的铁轮碾在同样是青灰色的水泥马路上,发出吱吱嘎嘎的嘈杂声,夹杂着车夫们的叫喊声,马匹的嘶鸣声,和少不了的咒骂声。热腾腾的新鲜马粪,与道边早点铺的蒸笼散发出的热气混杂在一起,整个街道上弥漫着奇怪的气味。

 准备上工的炼铜工人们,打着哈欠走出家门,到街边的‘公厕’解手…东川城的每条街道,都设有公厕的。而‘不得随地大小便’,则是巡丁们反复重申的令,在鞭笞了几十个敢于当做耳旁风的家伙后,东川城的民众,养成了‘上公厕’的好习惯。

 东川城的公厕,数量高达一百余个,遍布城中每个角落,而且有清洁的水可供盥洗。最重要的是,它是免费的。

 当然,这种厕所毫无私密可言,人们一个挨着一个,全都坐在一条大理石长板上。板上有一个个葫芦形的口,下面是一条深深的沟渠,动的水带走一切…人们坐在上面,言语俗的问好聊天,炫耀着昨里赌博嫖娼的战果,或者讲一些荤笑话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不过在这里,你见不到官员和富商,他们的住宅是配有独立厕所的,不必和这些俗的人等搅在一起。总而言之,拥有一个独立卫生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解手完毕,人们来到外间的水槽旁。墙壁上一排竹管,汩汩出清水,正落在水槽里,然后顺着槽底的管道沟中。

 东川城这里四季如,即使是冬天,水也不算刺骨,尽管外面有卖热汤的,但工人们都直接用冷水盥洗了事。解决了个人卫生,他们一出来,外面便有卖汤饼、炒肝、米粉、煮蛋的食摊,谈不上精致,但胜在实在管

 工场的收入,是他们在内地的三倍,但坑爹的是,东川城的物价,也比内地高三倍…爷们花上十几文钱,才能买一餐还算丰盛的早点,吃完后便去上工。他们的目的地,大都是位于城南的东川监官营铜场。这个铜场的规模之大,整个南城都是它的地盘,每里运进来的石炭,就达上千车之多,场区飘出的烟尘,能遮盖整个城市…当然,这没什么好炫耀的。

 而从工场中拉出来的,除了矿渣和煤渣之外,还有沉甸甸的铜锭、银锭和金锭。每都有十万斤的铜,一万斤的银、以及上百斤的金子冶炼出来,在军队的护卫下,被送到城东的水运码头,在那里上船,千里迢迢运往内地。

 根据估计,最多不用三年,这里所产的铜和银,就将超过大宋所有钱监的总和!

 这就是今之东川城,它野、污浊、毫无美感,却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以及人们还意识不到的文明。

 ~~~~~~~~~

 “我其实是想建设一座,力量与美感并存,让西南蛮夷们,体会天朝魅力的宋城!”放下车帘,最后一次巡视东川城的陈恪郁闷道:“谁知竟弄成这副丑样子。果然,水泥混凝土,工场大烟囱,都是美感的杀手啊…”“你就知足吧。”陪同他一起的苏颂笑道:“没有水泥混凝土,神仙也没法两年建起一座这样的大城。没有工场大烟囱,又哪来的这天南铜都呢?”

 “唉,果然此事两难全。”陈恪叹气道。

 “而且也不会影响你的规划。”苏颂安慰他道:“毕竟对大多数百姓来说,能挣到钱,能便利的生活,远比环境优美来得重要。”

 “你能这么想就好。”陈恪笑道:“我就怕你也嫌这儿丑,步我后尘也回去了。”

 “怎么可能呢?这东川城可是我一街一巷规划出来,一砖一瓦督造起来的。”苏颂摇头道:“有道是孩子是自家的好,我是怎么看都喜欢。”

 “一定要多种树,采铜、炼铜都离不开木材,耗费太大了。”陈恪嘱咐道:“现在有些矿山,已经被剃了头。这样危害太大。”

 “没了树木的保护,容易发生泥石。”苏颂点头道。

 “不止泥石,危害大着呢!”陈恪一脸凝重道。说句心里话,他都后悔张罗这个东川铜矿了,对环境的危害实在太大了!不过要是没有这个铜矿,朝廷怎可能答应出兵大理?大宋的钱荒又如何得解?

 所以这笔糊涂账怎么都算不清,只能继续糊涂下去了…大不了以后,不在自己的国土上祸害了就是。

 ~~~~~~~~~~~

 说话间,马车驶入铜场,两人下了车,工场的一干管事赶紧出来,请他们进正厅歇息。

 “大早晨的累不着。”陈恪摆摆手道:“你们忙去吧,我和苏大人随便转转。”

 他的威信极高,管事们不敢多言,躬身退下。

 陈恪和苏颂登上工场中央的瞭望塔,整个铜场的八大作坊便尽收眼底。首先是拣选作坊,工人们将运来的矿石再次拣选,按品级分类…这个作坊最热闹。选矿时,采矿的矿头都会在场,就矿石的品级和拣选的工人争执不休,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收入,品级越高,收入自然越高。矿场这边,也不只是为了低成本,不同品级加工工序不同,这个马虎不得。

 这个工坊并非仅仅拣选这么简单,夹石的要锤成碎石,掺土的要清洗掉,才能运到下一个焙烧作坊。焙烧作坊中,矿石像一个个小山堆积在平地上,周围垒积木柴进行焙烧,其景象如祭祀山川时的燎火之状,令人难忘。

 矿石品级不同,焙烧次数不一,有经一次就入炉的,有最多三次才入炉…但大多是两次,六昼夜。

 待到矿石冷却,转运到冶炼作坊。把矿石送入大旋风炉中,炼炉点火,然后开动水力带动的鼓风设备熔炼三昼夜。

 如果是高品位的矿石,就能直接炼成生铜。但大多数炉中炼出来的,不过是冰铜,甚至是贫冰铜…冰铜就是纯度较低的铜,一冷即碎,如冰一般。贫冰铜的纯度更低,需要捣碎成颗粒状,与石英石混合熔炼后形成炉渣,其下的即为冰铜。

 对冰铜,要再次进行焙烧、熔炼,直到练成生铜…生铜里是含有金银的,不提炼出来,不仅无法铸币,而且还暴殄天物。

 所以在四号冶炼作坊中,生铜加铅继续熔炼,得到铜和含金银的铅铜在炼作坊中,得到含铜超过九成五的铜锭。铅在提炼作坊用吹灰法,则可制成金锭和银锭。

 除了火法炼铜外,还有水法炼铜的胆铜作坊,这个作坊处理的,是火法炼铜都无法提炼的最低品矿石,真正做到了物尽其用,杜绝浪费…

 这八大作坊分工严密,几万工人井然有序,仅此一幕,就是各朝各代无法比拟的。要知道,矿区自来就是祸之源,民们离开土地、游走八方,多为身强力壮之人,或者走投无路、来此谋食谋生,混乱的管理、放松的约束、苛刻的盘剥,都会酿成大祸!

 汉唐两代尚无此规模,矿区为害之烈,就已经动摇社稷了。至于后世的明清,更是矿工暴动史不绝书、军阀生事,宦官造狱,简直就是一部混乱史。

 宋朝的工矿业空前发达,但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暴发生,自然离不开有效的管理、负责任的官吏,和比较高的劳动报酬。尽管东川矿区的情况,远比内地复杂,但也离不开这看家的三条法宝,只不过陈恪玩得是加强版罢了。

 铜场八大作坊之间,并列关钥、戒备严明,中央设有碉楼一样的瞭望塔。站在塔上,足以掌握全局,任何人的任何动作,都在监控之下。自然可以防患于未然。他还制定了详尽的规章制度,除了八大作坊、诸如物料库、金库、办事厅等要害部门,皆有一定之规,谁负责,谁监督,谁记账,全都明明白白,出了问题休想推诿。

 对于守卫铜场的官兵,他也制定了一套稽查、询问、审察的规章,只要照章办事,绝无遗漏失察的可能。

 那些管事为何如此惧怕陈恪,就是因为他绝不容许有任何违反规章的情况出现。他常说的一句话是‘不合理的规章可以修改,但在修改之前,必须遵守!’

 “这二年来,铜场的规章修改了十几次,已经基本完善。但再完善的规章,都必须严格执行。”他语重心长的嘱咐苏颂道:“千里之堤溃于一,千万不要破例啊!”“放心,我会做好曹参的。”苏颂点头道。

 “那是说的规章上。”陈恪笑道:“生产工艺上,还是要大胆创新的。现在的炼铜之法,太不经济。我知道,你和存中兄都有不少想法,只管大胆去试,哪怕失败一百次,只要成功一次,咱们就大赚特赚了。”

 “呵呵。”苏颂闻言开玩笑似的提醒道:“回到京城,可别老是把个‘利’字挂在嘴边,省得清不待见。”

 “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筷子骂娘!”陈恪啐一口道:“那咱就说个不言利的,我个人赞助你十万贯,你那个水运仪象台的构想,可以开始捣鼓了!”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心疼。”苏颂闻言登时大喜,这可是他一直以来的夙愿。

 “别耽误了正业就行。”陈恪笑道:“不够只管写信给我,我再给你追加!”

 “多谢多谢。”苏颂抱拳不迭,说着好奇笑道:“不过说起来,你老弟到底有多少钱?”

 【本卷终】

 -------------分割---------------

 宋朝地方行政区划有府、州、监、军…除了府比较牛之外,其余都是平级的,只是质不同。一般来讲,战区为军,矿区为监,普通的就是州了。也可以把监和军,看成是特种州。

 东川设立的是东川监,不是东川州。(。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