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三五三章 单刀入敌营 (中)
 -

 通过这次孤胆出使,陈恪已经成功抓住了学生们的心。

 所有人都肃容听他缓缓道: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个性,这是作为军事家不可回避的课题。回顾项人从李继迁的反复无常,直到李元昊的无所不用其极,再到李谅祚的奇葩复辟,一代代哪有半点的自尊自爱可言?是人就有尊严,君主更是视尊严为生命,如果有什么能让他们不顾尊严,那一定是生命时刻受到威胁。”

 “项自古就是个在夹中生存的民族,身处四战之地,且总是与强邻为伴。这让他们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恐惧中,就连全盛的元昊时代,都好几次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一次次惊险、侥幸地渡过之后,这个民族的性格也变得感而极端,他们极具攻击,哪怕为了一点小事,也会暴跳如雷。但俗话说得好,会咬人的狗不叫,只有心虚胆怯者,才要时刻摆出凶恶的样子来。说白了,就是在虚张声势…”

 说着他呵呵一笑道:“不信你们看那梁乙埋的反应,他若真存心开战,又怎会在那里跟我磨嘴皮?”各国都知道,和宋朝的文官斗嘴,纯属自取其辱。

 “原来如此,”众学生恍然,那莫问仗着和陈恪混的,笑道:“我明白了,大人其实看人下菜,见出来的是个文官,才敢和他拽文的。”

 “这么说也不错…”陈恪不笑道:“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么。”

 一阵笑声中,张振走进来道:“那个姓梁的来了。”

 “李谅祚的小舅子慌了。”陈恪把巾扔给莫问,微微笑道:“让他进来吧。”

 ~~~~~~~~~~~

 梁乙埋走到陈恪歇息的营帐门口,却被武学生们拦下,要他解下佩剑、只身进去。

 一众项侍卫然变,这到底是谁的地盘?

 梁乙埋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但憋了一阵,还是黑着脸点下头,把佩剑交给了身后的侍卫道:“你们候在这里。”说着便大步进了帐。

 一进去,便见两排高大的宋朝武士肃容而立,那位陈大人一身绯红官服,头带直角幞头,肃容坐在正位上,身材笔魁伟、双目神光湛然,好一派天朝气象。

 就像后世的各国政要,见了美国佬的官员,不自觉的便矮一头一般,梁乙埋虽然在西夏炙手可热,此刻却难免自惭形秽。暗暗捏一下手心,赶走莫名的自卑,昂首与陈恪对视。

 但终究受不了陈恪眼里的轻蔑,梁乙埋然道:“大人似乎没意识到,大顺城十万军民的性命,尽在我大夏国主的手中。”

 “有本事只管攻城。”陈恪不在意的笑道:“守城的是范文正的二公子,倒要看看曩霄的儿子能不能一雪前。”

 “哼…”梁乙埋冷笑道:“大人莫要虚张声势了,若不担心大顺城,你又何必急急而来呢?”

 “我天朝做事自有规矩,”陈恪朗声笑道:“不告而战非礼也,本官是被派来下最后通牒的。”

 “最后通牒?”梁乙埋眼珠子一跳道。

 “不错。”陈恪沉声道:“本官前来,便是通告西夏,我陕西四路大军已陆续集结庆州,若尔西夏国主执不悟,三内不肯撤军,则庆历之盟作废,岁赐永绝,榷场永远关闭,两国唯有一战。勿谓我大宋言之不预也!”

 “大人…不是开玩笑的吧?”现实和理想落差太悬殊,这让梁乙埋实在难以接受。

 “本官乃大宋皇帝钦差,所说每一句话,都代表我大宋皇帝。”陈恪一指供在桌上的锦盒,冷冷道:“这里是大宋皇帝下给西夏国主的圣旨,你待会儿不妨仔细听听,看看跟我说的有没有区别?”

 梁乙埋终于体会到宋朝前所未有的强硬态度,竟一句狠话也不敢撂。那没藏讹宠为何众叛亲离?不就是因为把榷场给弄没了么?国内民不聊生,贵族利益严重受损,才让许多原本对谁掌权都无所谓王公,站在了没藏氏的对立面。

 要是刚复开没几天的榷场,再次被关闭,可以想象,必然会再次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小皇帝为了平息众怒,只怕要拿他当替罪羊的。

 经过没藏讹宠几年折腾,再加上大天灾,西夏国内已经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对榷场贸易的依赖,已经提高到了攸关国运的地步。

 所以一要挟关闭榷场,就等于捏住了西夏的卵子,这就是陈恪敢只身赴敌营的倚仗。

 ~~~~~~~~~~~

 但就算手里捏了王牌,还是要讲究张弛有度的,万一西夏人犯了二杆子劲儿,非要大战一场再说,陈恪也得坐了蜡。因为那传说中的四路大军,根本子虚乌有。庆州方向虽然有八万守备军,却不敢出城支援。

 因为西夏方面光铁鹞子就有五万之数,尽管攻城不在行,野战起来却是近乎无敌的存在。八万宋军要是敢来,基本上就是被砍瓜切菜的命…

 所以陈恪也怕过犹不及,看着梁乙埋的脸色变幻不定,摆摆手,示意左右退下。

 一眨眼,所有的人都退出去了。大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梁乙埋知道对方有话要说,心下稍定,便目视着陈恪,等他开口。

 “贵国主上应该很听你的吧。”陈恪换个让梁乙埋骄傲的说法道。

 “主上英明睿断,”梁乙埋警惕道:“没有人能左右他。”

 “但这次出征,却是你撺掇的吧?”陈恪语调平缓,在梁乙埋听来,却不啻炸雷一般。

 “不是。”梁乙埋断然摇头道:“我不过主上的管家,岂能干预军国大事。”

 “呵呵…”陈恪明知道他在撇清,却不点破道:“听说贵国主上曾经许诺,立你姐姐为后,但后来又没兑现,因为贵国主上又一心想娶个大宋的公主。”

 “纯属谣传。”梁乙埋依旧嘴硬道。

 “看来是我在瞎猜了。”陈恪似笑非笑道:“我本以为,你对我大宋十分了解呢。知道我宋朝君臣吃软不吃硬,如今贵国主上这样一搞,就算彻底断了娶公主的希望。否则天下人还以为,是我大宋怕了西夏,被迫以公主还太平呢。”

 “下官对天朝,并不了解…”梁乙埋面无表情,却难抵一阵阵心悸。因为他的心思,全被这个姓陈的说中了。

 毫无疑问,梁乙埋与他姐姐梁氏休戚与共,让梁氏成为西夏皇后,是他的必然追求。他很了解李谅祚的心理,无非就是看梁氏没有利用价值了,便想反悔,转而一心想娶个高贵冷的宋朝公主。

 然而身为帝王家相,第一条就是必须绝对顺从,小皇帝又是那样的聪明感,他非但不敢劝阻,还得为小皇帝出谋划策。

 梁乙埋思来想去,发现只能靠出馊主意,搅黄了李谅祚的求婚大计,他才会转回头来娶自己姐姐。于是便极力劝说李谅祚出兵惩戒宋人,宋朝人出公主。

 李谅祚再聪明,也不过才十七岁,干掉没藏氏之后,难免自我膨,也觉着挑起一次边境战争,给宋朝人点颜色看看,他们出公主,不但可以巩固自己的地位,还能让辽人和吐蕃不敢轻视自己。

 于是头脑发热的小皇帝,在家相别有用心的撺掇下,拉着军队杀到大顺城下,结果弄得骑虎难下…

 可想而知,如果李谅祚听说自个被算计了,以李家人的凶残子,哪怕没有证据,也会把他剁成八块的。

 所以听说宋朝要关闭榷场,梁乙埋尚能保持镇定,但被道破小算盘后,他彻底绷不住了,勉强挤出一丝笑道:“一切都好谈…”

 “就是这个意思。”陈恪绽出和煦的笑容,走到梁乙埋身边坐下,温声道:“其实谁愿意打打杀杀,和和气气过日子多好?让你家主上退兵吧,一旦退兵,他哪还好意思嚷嚷着娶大宋公主?你和你姐姐,不就可以得偿所愿了么?”

 梁乙埋深深低下头,艰难道:“就这么劳师无功,让主上的面子往哪搁?”

 “面子是自己挣的,也是自己丢的,归不得别人。”陈恪声音转冷道:“再犹豫的话,只能连里子也丢了。”

 所谓的里子,自然是指岁赐和榷场了,前者关系到李谅祚的钱袋子,后者则是举国的生计,都丢不得。本来只要能吓住宋人,这两样自然不会丢,岁赐还要涨涨才行。但现在宋朝人出奇的强硬,西夏人打错了算盘,如果没有决战的决心,只能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了。

 “理是这么个理。”梁乙埋近似央求道:“可我家主上血气方刚,哪能咽下这口气?”

 “就当是成长的烦恼吧。”陈恪却云淡风轻道:“何况我大宋之仁厚,已经举世罕见了。只要你们退兵、上表谢罪,榷场和岁赐便予以保留,昔日所求之典籍、礼乐等照赐不误。孰轻孰重,让你家主上掂量吧。”

 --------------分割-----------

 再写一章。(。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