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三六八章 火灾(中)
 -

 “什么?”听了孟报告,赵宗实的反应如出一辙,也是眼前一黑,险些晕厥过去。

 顾不上救火,他命人将王府侍卫集合起来。

 “早先和孟先生去过藏书楼的向前一步!”赵宗球下令道。

 便有七名侍卫向前一步。

 “不止这些。”孟已经把着火后的每一幅画面,都在心中过了一遍。

 “还有个周黑七。”侍卫们互相看看,一个领头的道:“刚才还看见他跟我们一起救火呢。”

 “那他人呢?”赵宗球大声问道:“谁看到周黑七了!”

 众侍卫面面相觑,竟都不知道那人去了哪里。

 “是谁把我背出来的?”孟着脸问道,浑不像要感谢救命恩人的样子。

 “好像就是周黑七…”侍卫们小声道。

 “那条汗巾又是谁递给我的?”孟又问道。

 “好像还是周黑七…”

 “这个人有问题。”孟恨声道:“八成是细!”八十老娘倒绷孩,孟先生谨慎了一辈子,谁成想在最要命处着了道?

 “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赵宗球杀气腾腾道:“我非得千刀万剐了他!”说着怒吼起来道:“愣着干什么,快去找人啊!”“还有,”孟想了又想,还是咬牙道:“仔细搜检,看看地上有没有书册之类的,只要是带字的,统统拿过来,谁敢藏匿,严惩不贷!”

 “喏!”侍卫们哄然领命而散。

 “先生莫急。”一直在边上静听的吕惠卿,这才出声道:“考虑到救火时场面混乱,有人可能会趁机浑水摸鱼,我一早就让人把守住大门,只许进不许出了。”

 赵宗实闻言大感欣慰道:“还是吉甫想得周密。”这才略略放下心来。

 “周黑七家在城南,”孟心思缜密,又道:“赶紧派人去看看,就算他不在,先把他家里人控制住再说!”

 “我去。”赵宗球自告奋勇,带着几个侍卫走了。

 “还有…”孟想一想,咬牙道:“趁着城门还没开,赶紧命开封府在各处城门设卡拦截,要防止他出逃!”

 “这…”赵宗实皱眉道:“下令倒没问题,可汴京城十个城门,两个水门,一天出京的少说几万人,一一盘查的话,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叫我如何解释?”

 “就说上元节大盗猖獗,为了不影响节日气氛,才一直引而不发,这样也能让那些,想弹劾王爷的家伙闭嘴。”孟道:“现在新年一过,自然要大索全城,不能让他们再逍遥法外!为防歹人闻风出逃,故要在城门口盘查。”顿一下道:“天亮后,王爷再知会刑部一声,让他们派人配合搜捕。”

 “如此甚好。”赵宗实一听,道理很充分,便点头道:“就这么办吧。”

 ~~~~~~~~~~

 时间飞快流逝,东方微鱼肚白。

 心焦如热锅上的蚂蚁,赵宗实和孟都不知道,大火是何时被扑灭的?他们现在只想知道两样,一是那周黑七的下落,二是那册子的下落!

 然而结果令人失望,侍卫们找遍了王府,也没寻到周黑七,书册倒是找到不少,可就是没有他们要找的那本。

 此时天光大亮,侍卫又有新发现:“王爷,南墙上发现有攀爬的痕迹,周黑七应该是从那里跑了。”

 “唉,”吕惠卿闻言跌足道:“当时府上人手太少,只顾得上前后大门,谁想到三丈的高墙也不保险!”

 赵宗实闻言心如刀割,暗骂道,我要不当这个见鬼的开封府尹,哪会出这种事!

 这时候,赵宗球带人回来了,气急败坏道:“直娘贼,那泼杀才家里人都没一!街坊说,昨夜他们全家上街观灯,到现在还没回来!”

 “指定是蓄谋已久,全家出逃了!”孟冷笑道:“这样也好,人越多就越容易被发现。”

 “嗯,”赵宗实点点头道:“各处城门都已经知会过了,府上侍卫也派过去了,他们翅难飞!”

 “不错!”孟重重点头,心中却一片惶然…他知道,就算把他们堵在城里,可汴京城一百五十万人口,也还是如大海捞针一般。更要命的是,就算运气好找到了,那东西也八成已经不见了。

 要是落在对头手里…孟不寒而栗,牙齿不自的打颤。

 看到他这样子,赵宗实却埋怨道:“先生忒也多事,还不如一把火烧了,一了百了呢。”

 孟登时直翻白眼,你把那‘转运册’看得跟命子似的!我当初要是不救的话,指定一样要怨我!

 但是守着这么多人,他也没法说什么,只能闷声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等到事情了结,自然请王爷责罚。”

 “唉,”赵宗实叹气道:“我也不是怨你…算了,大家都累了,先回去睡觉吧,等有消息再说。”

 “王爷,是不是也让巡铺兵们回去?”吕惠卿请示道。

 “让他们都闭上嘴,谁敢吐一点风声…”孟郁闷归郁闷,还是要替赵宗实着想的。

 “我都吩咐过了。”吕惠卿道:“我命他们互相监视,若有人敢胡说,举报者可重赏十万钱!”

 “嗯,吉甫做事没的说。”赵宗实点点头,心说好歹发现吕惠卿还算靠谱,也算小小安慰了。

 ~~~~~~~~~~~~~

 齐王府和庆陵郡王府离得不远,昨晚赵宗实那里红透半边天,赵宗绩自然不会没察觉。他还好心让侍卫过去帮着救火,却被拦在门外。

 侍卫们回来气呼呼的禀报说,真是不识好人心,活该被火烧!

 赵宗绩却笑道:“人家是不放心你们。不过两家隔得这么近,我要是不闻不问,实在说不过去。但派人去了他们不用,就不关我的事儿了。”经过这些年的风雨洗礼,昔日那位头小王爷,已经彻底成了。

 “派人盯好了,防备火烧到咱们这。”赵宗绩打个哈欠道:“其余人都睡吧。”

 “是。”侍卫们应声散去。

 待侍卫们离开,赵宗绩面色凝肃下来,背着手在书房里踱来踱去,似乎还在等什么人。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时辰,他忍不住靠在椅上打盹。突然听到轻轻的敲门声,侍卫长低声道:“玄玉大师回来了。”

 “快快有请!”赵宗实脸,抖擞精神道。

 刚坐定,一个一身黑衣,头带黑巾的男子悄无声息进来,正是陈恪的同乡好友,苏轼的小舅子玄玉和尚!当年玄玉留在大理学习佛法,其实也有替陈恪监视大理朝廷的意思,结果在大理一待就是五年。

 这次滇王进京,担心会遇到危险,恳请这位绝世高手护送,玄玉推不掉,也想见见朋友,便跟他来了。

 赵宗绩和玄玉也是老朋友了,自然不必客套,劈头就道:“真让仲方说着了,赵宗实家果然出事了!”

 “是有人纵火。”玄玉淡淡道:“贫僧按照王爷吩咐,潜伏在庆陵郡王府的院墙上,看见有人搬运硫磺火油,点燃了王府后院。”

 “后来呢?”赵宗绩问道。

 “后来看到那纵火之人,用飞爪攀上墙,逃出了王府。”玄玉道:“贫僧便衔尾而追,只见他东拐西拐,然后下了地下水道。”

 “然后呢?”

 “然后我便跟着下去,在下水道里行了一段,便见那人停住脚,过了盏茶功夫,跟他接头的终于出现了…那人其实早到了,但很谨慎,功夫也很高,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确认没人跟来才现身。”

 “可见强中自有强中手,”赵宗绩笑道:“他不还是没发现你?”

 “贫僧在大理五年,学到了天龙寺的息之法。”玄玉丝毫不炫耀,只是阐述事实道:“否则也会被他发现的。”

 “他们怎么说?”赵宗绩回到正题。

 “接头之人问他,得手了么?那纵火之人答是,接着反问说,我的家人可安好?”玄玉道:“那接头之人说,你放心,我已经把他们安置好了,绝对不会被找到,也委屈不到他们。”

 “那纵火之人似乎很信接头人,便不再说什么,从怀中掏出个匣子,递给他说,就是这个。”玄玉的记极好,分毫不差的回忆道:“那人打开看过后,便收起来道‘过几我安排你出城,你按照吩咐做,保你平安无事。一个月后,你们全家便能在南方相聚,当然是以新的身份。’”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远,我怕那接头人察觉,加之也想起他是谁来了,便没再跟下去。”玄玉又道。

 “谁?”

 “章惇!”

 “你确定?”

 “虽然蒙着面,但他的身材很好认,声音也很有特色,走起路来更是龙行虎步、万中无一,我虽然和他接触不多,但印象却很深刻。”玄玉缓缓道:“贫僧自幼听力过人,自认不会认错人的。”

 “看来是王雱捣的鬼了。”赵宗绩缓缓道:“不知这家伙要做甚?”

 玄玉把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自然一句不说。

 “这几晚辛苦了,快去休息吧。”赵宗绩回过神,这回是真打哈欠道:“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

 “阿弥陀佛。”玄玉点点头,起身回屋去了。

 眼看天快亮了,赵宗绩便在书房睡下,感觉才刚睡着,便听侍卫长又敲门道:“王爷,王公子来了…”

 ----------------分割-------------

 一一更的日子结束了,今天还有…(。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