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三六八章 火灾(下)
 -

 王雱没等多久,赵宗绩便出来相见。

 “王爷。”王雱起身行礼道:“这么早来打扰,实在是有天大的急事。”

 “什么事?”赵宗绩笑问道。

 “昨天夜里,”王雱低声道:“庆陵郡王府走水,王爷应该知道吧?”

 “知道。”赵宗绩颔首道。

 “今天开封府在城门设卡,大索全城,王爷应该还不知道吧?”

 “尚不知晓。”赵宗绩道:“不过开封府也该拿出点雷霆手段了,这阵子盗匪太猖獗了!”

 “其实他们不是为了捕盗,而是要找一个人。”王雱沉声道:“那人叫周黑七,是王府的一名侍卫。”

 “为什么要找他?”

 “昨晚在王府火场中,他无意捡到一本账册,怕被杀人灭口,遂趁逃走了。”王雱轻声道。

 “什么账册这么要命,”赵宗绩奇怪道:“竟会惹来杀身之祸?”

 “这账册记载了三十年来,赵允让父子一家人,帮助官员选官、升官、消灾的详细经过。因为曾使无数人苦尽甘来、化险为夷、飞黄腾达,故而名曰‘转运册’。”王雱沉声道:“其实还有一层含义,就是这上面的内容足以让官员身败名裂…”

 “什么?”赵宗绩闻言心头大震,不寒而栗道:“那一家父子心机竟如此之深!怪不得,怪不得满朝都是他的拥趸呢!”待平复下来方问道:“如此要命的东西,你怎么会知道?”

 “周黑七知道能保护他的,唯有齐王殿下,但两个王府挨得太近,他不敢直接上门。”王雱语气丝毫不似作伪道:“他知道我是王爷的心腹,便找到了我那里了!”

 “哦…”赵宗绩自然知道王雱没说实话,不过也能体谅他的苦衷。毕竟派细作潜伏在赵宗实身边,又火烧王府这种事,实在无法明言“那人在外面么?”

 “没有,现在满街都在搜查,我不敢冒险,便将他妥善藏好,独自来见王爷。”王雱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书匣道:“不过我把转运册带来了,交给王爷处理。”

 赵宗绩将那书匣打开,便见三本厚厚的册子躺在其中,翻开一本,发现竟还有索引,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他一阵阵头皮发麻,连连倒冷气,暗道怪不得官家忌惮,原来赵宗实背后果真有这样恐怖的一

 “这些人也许平时互不来往,甚至本身就是对头,可在这样一本册子的牵引下,他们便不得不联结起来,形成一股足以颠覆一切的力量,”王雱轻咳两声道:“好在,这转运册落到我们手里了!王爷还需慎重处置,无论如何,王雱都跟你到底了!”

 以年龄而论,王雱算是绝顶高手了,非但丝毫不居功、不抢风头,反而大表忠心,让人很难不对他充满好感。不过赵宗绩这会儿也顾不得那些,他万万没想到,等来等去竟等到这么个大杀器,心里是一阵阵狂喜、一阵阵惶恐,面色也接连变了数变,方咬着嘴道:“…这事大得出人意料,就是我也不能处置,必须要由圣裁。”顿一下道:“但不能就这么上去。”

 “那是自然。”王雱苦笑道:“不然非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是啊,弄不好就是开国以来的第一丑闻,书之史册、传之后世都令祖宗蒙羞。”赵宗绩说着,将册子放回匣中,他对赵祯的心态太了解了,知道这位皇帝求稳求令名,绝不会容许事情闹大“若真是闹大了,宗实诚然要倒霉,我也要吃挂落。”

 “我有一计,可保王爷无虞,”王雱轻声献计道。

 赵宗绩听了颔首道:“这样行,跟咱们不沾边。官家想怎么处理都可以。”

 待王雱回去后,赵宗绩想让人把陈恪叫来,但再一想,还是亲自去陈府走一趟,将这件事告诉陈恪。

 陈恪听了,也是一样的看法“这案子弄不好要得罪一大批人,确实沾不得。”

 “那就让王元泽去办吧。”赵宗绩重重点头道:“纵使官家会疑心是我们在暗中捣鬼,但只要不被抓住把柄,咱们就不会坐蜡。”说着忍不住开心道:“咱们吃亏也吃到头了,终于轮到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了!”

 ~~~~~~~~

 接下来几天,开封府和刑部一直大索全城,鸣狗盗之徒抓了不少,却没找到周黑七的影子。堂堂国都不可能一直戒严下去,赵宗实只好由明转暗、外松内紧,同时刑部发海捕文书,命天下各州县协助查找此人。

 就在不明真相群众以为,风波就要过去的时候。数后,一份河南府的急报飞送汴京。当酉时,银台司呈送宫中…

 赵祯还是倚在躺椅上,赵宗绩还是端坐在大案后,面前还是摆着五个黄匣子。还是由胡言兑,从第一个匣子中拿出实封的奏本,一本本熟练的拆开,由宗绩念给官家听。

 赵宗绩本就极聪明,才短短半个月,便已驾轻就,一份奏章洋洋洒洒上千言,他只打眼一看,便能分清主次,然后用最炼的语言概括出来。使读奏章的速度比原先快了几倍。

 盏茶功夫,他已经读了四份奏章,看到第五份时,面色不一变,沉声道:“这是河南府的急奏,说宜县发现开封府通缉犯周黑七,围捕过程中,周黑七跳崖身亡,从他身上搜出了若干细软,以及一份账簿,账簿的内容涉及百官,河南府不敢擅专,立即封存后呈送官家!”

 “什么账簿?”赵祯眉头微蹙道。

 胡言兑便从匣子里拿出一个三寸厚、层层封裹的盒子。检查外观完好后,拆掉外皮,奉到官家面前。

 赵祯打开盒子,拿出一本册子看了刹那,便猛然变了脸色,深深吐出口浊气道:“佩服啊佩服!”说完站起身,背着手不停的来回踱步,冷笑连连道:“寡人多年之惑,终于一朝得解!佩服啊佩服!”

 以胡言兑多年经验看,官家竟然罕见的心境失守了!心中不暗暗吃惊,不知是什么样的账册,能让心如枯槁的皇帝如此失态。

 赵宗绩心中有数,却愈发不敢妄言,只站起来等着赵祯冷静下来。

 好半天,赵祯才站住脚,胡言兑赶紧奉上安神汤,皇帝呷了一口,对他道:“把这些册子给齐王看看。”

 “儿臣能先问问,”赵宗绩却不接手,而是望向赵祯道:“这上面是什么内容吗?”

 “看了便知。”赵祯淡淡道:“不过还是告诉你吧,这是赵允让父子几十年来,钳制数百名中外大臣的黑账簿!”

 “儿臣恳请不看。”赵宗绩垂首道。

 “为何不看?”赵祯冷冷问道。

 “儿臣怕看了之后,不知该如何答复父皇。”赵宗绩道:“若说彻查,会引起百官的忧惧之心,甚至变生肘腋;也会让人说我趁机打击宗实。若说不查,天理昭昭、国法难欺…是以想来想去,还是不看的好。”

 “你倒是滑头,不看就不看吧。”赵祯面色放缓道:“但是吏治如此败坏,你怎能一味逃避?”

 “回禀父皇。”赵宗绩正道:“改革先治吏,这是父皇的教诲。然而儿臣以为,整顿吏治靠的是‘严格立法、依法治吏’,而不是靠一本来路不明的黑账册。恕儿臣直言,如今官场吏治不清,不能全怪大臣,其中也有如今世风下的缘故。”

 “这么说,”赵祯冷哼道:“还是寡人的错了?!”

 “儿臣不敢!”赵宗绩赶忙摇头道:“儿臣只是以为,大抵太平久,吏治就要生事。官场浑浊,有时候好官也不得不行贿。譬如官员补缺升降,皆受控于刀笔吏之手,你打通关节便可早上任、得以升迁;若是打点不到,则难免蹉跎…儿臣相信,账册上数百名官员,绝大多数都是忠的、是好的,只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得不做些错事,被人抓住把柄。若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掀起大狱,一来有违祖宗宽仁之道;二来容易把孩子和脏水一起泼掉;三来也会引起百官忧惧,易生不测。故而儿臣恳请父皇三思!”

 听了赵宗绩的话,赵祯面色缓和下来,点点头道:“看来你比寡人想象的还要成,很好,很好。”说着坐回躺椅上道:“那依你之见,该如何处置这账册?”

 “以儿臣愚见,此等来路不明之伪册,应一火焚之。”赵宗绩毫不犹豫道。

 “烧了别人就不知道了?”赵祯摇头道:“别忘了河南府、宜县都看过这东西!”

 “那就要委屈一下河南府、宜县的官员了。官家下旨说,账册真伪难辨,但相信濮王父子不会结营私,更相信百官的守,因此将其付之一炬,任何人不许再议!百官自然感念官家的恩德,亦会放下包袱、将功赎过的!”

 “绩儿很识大体,朕心甚慰,”赵祯点点头,叹气道:“但是吏治如此败坏,寡人却还要掩饰,实在是不成体统。”

 -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