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江山 下章
第三七四章 好家伙(下)
 -

 “学士的想象力,真是天马行空啊…”萧峰强自镇定下来,干笑道:“哪有比赵王殿下还大的人物?”

 “如此,那只能劳烦尔等自行缴械了,”陈恪沉声道:“本官保证你们的安全。若是事后证明虚惊一场,自会向殿下赔罪!”

 “不可!”萧峰想也不想,便拒绝道:“这与开战有何不同?”

 “还是不一样的。”陈恪轻叹一声,悲悯道:“十几万辽国大军近,城中文武群情愤然,一致要求攻打驿馆,以绝心腹之患。萧大人如果问心无愧,当听我一言,暂且受些委屈,保全两千多人的性命。”

 “学士可知这样做的后果?南朝承担得起么?”进入宋境一来,萧峰一直小心翼翼,终于还是忍不住出了辽人的嚣张本

 “那些事,也得活命以后再说。还是先顾眼下吧。”陈恪说着坐回椅子,端起茶盏道:“时间不多了,一炷香后我们便要攻打了。”

 “…”萧峰的额头沁出斗大的汗珠,一双醋钵大的拳头,紧握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半晌才嘶声道:“学士大才,当知道人就是自己的道理!”

 “什么意思?”陈恪目光一凝道。

 “没什么…”萧峰忍了又忍,终究还是忍住了道:“我可以做人质,还不能让大人放心么!”

 “让赵王殿下也过来。”陈恪轻呷香茗道。

 “你…”萧峰阴沉下脸道:“这不是我能做主的!”

 “那就回去问吧。”陈恪淡淡道:“还有半柱香…”

 “你这香也烧得太快了吧!”萧峰吐槽一句,拔腿就跑。

 陈恪轻叩着膝盖,望着萧峰的背影思索起来,这次辽国使团肯定大有问题,但今夜显然不是打破砂锅的时候。因此他决定,不要得他们太紧…反正越是深入大宋,这些辽人就越是如瓮中之鳖,从雄州到汴京还有半个月的路程,什么秘密探究不出来?何必急在这一时。

 ~~~~~~~~~~~

 一炷香的时间没到,萧峰和耶律乙辛便站在了陈恪面前。

 这让陈恪更加好奇,但没有再试探,而是很客气的笑道:“听说二位王爷也没睡,同是深夜失眠人,不如把酒对月,畅谈一番如何?”

 耶律乙辛最担心被陈恪以俘虏待之,现在见他给面子,终于放下心道:“恭敬不如从命。”

 “请。”

 “请。”

 于是三人便入席,就着几样精致的小菜,小酌起来。

 陈恪先敬了杯酒,耶律乙辛便迫不及待的端起酒杯道:“陈学士,小王向你保证,我们此行绝对没有任何恶意,亦绝对不会招惹是非,还请多多包涵。”说着另一只手将一个袋子送到陈恪面前,笑道:“一点土特产,给令公子耍。”

 陈恪一扯袋口,便被珠光宝气晃到了眼,竟然是一袋龙眼大小,晶莹透彻、圆润巨大的珍珠!不轻唤一声道:“东珠?”

 “学士果然博学多识。”耶律乙辛赞一声,心里却如刀割一般。这种女真人进贡的至宝,每一颗都珍贵无比。大辽皇帝的皇冠上,镶嵌的便是东珠。

 虽然这一袋里的东珠,没有辽主脑袋上的那些大,但依然颗颗价值万金,这一袋子起码十万贯以上!

 陈恪是识货的,也很配合的出了贪婪的神色,手上却将袋子推回去,假笑道:“无功不受禄,况乎此等厚礼!”

 “只求学士照应则个,而且是在不危害大宋的前提下。”耶律乙辛苦笑着又推回去道:“我们只希望能安安稳稳的完成这趟出使,就像从前无数次那样,若有任何不轨之举,我们的约定便作废,如何?”

 “…”陈恪想一想,举起酒杯与他碰一下道:“可以!”

 见他答应,耶律乙辛和萧峰都松了口气。三人一边吃酒一边说话,眼睛不时瞟向墙角的沙漏,只觉着今夜是如此漫长啊!

 煎熬中过去一个时辰,四更天时,吕公著走进来,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直说就行了,不必瞒着二位王爷。”陈恪微醺道。

 “唉,”吕公著道:“探子来报,说辽国大军在边境线上停下,再不往前进一步!”

 “再探。”陈恪吩咐一声,对两个辽国王爷道:“这耍的是什么名堂?”

 “学士也知道,”耶律乙辛尴尬道:“我家陛下就是这样个性,兴致来了能独骑闯密林,只手缚猛虎。半夜里巡逻个边境,也不算稀奇吧…”

 “真是风一样的男子…”陈恪笑呵呵道:“来,为贵国陛下的不羁干一杯!”

 “干!”耶律乙辛恨恨道,发的是去声。

 “干!”萧峰发的也是去声。

 一个时辰后,天光大亮,吕公著再次回禀道:“辽人已经撤军了…”因为预测失败,副使大人显得很低调。

 “看来是虚惊一场,”陈恪没理会他,朝两个喝得醉醺醺的辽国人抱拳道:“实在是抱歉,请王爷回去休息吧。”

 “好说好说。”耶律乙辛丝毫不为被冤枉、被折腾了一宿而生气,反而如蒙大赦道:“那我们便回去休息了。”

 “我送王爷。”陈恪起身道。

 “留步留步。”耶律乙辛和萧峰互相搀扶着与陈恪热情告别,任谁也看不出,他们刚度过剑拔弩张的一夜…

 回到东跨院正房中,两人不约而同松开对方,显然都是装醉。

 “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耶律乙辛着脸道:“谁能调动皮室军!”

 “除了皇太叔还有谁…”萧峰是个直的汉子,冷笑道:“效果也是立竿见影,要不是陈恪在,昨晚我们肯定要被宋人剁了!”

 “这个老忘八!”耶律乙辛咬牙切齿道:“篡逆之心人人皆知,可惜唯独陛下不知,还把他当好人委以重任!”

 “昨夜的事情,应该能让那位意识到,随便离开国境的危险了吧,”萧峰叹口气道:“我们再去劝一下吧。”

 “嗯。”耶律乙辛点点头,但心里不抱多大希望,否则他也不会重金贿赂陈恪了。

 两人便穿过层层侍卫,来到最内里的小院中,便见一个身穿侍卫服的络腮胡子,在那里虎虎生威的打拳。

 两人便屏息站在一旁,竟好似不敢打扰这侍卫。待其收功后才发现两人,他接过一名面敷金粉的侍女奉上的巾,一边擦汗一边笑道:“你们俩怎么了,眼红的像兔子似的。”

 两人这个火大啊,不暗骂道,你倒是睡得安稳,却不知我们碎了心,吓破了胆,面上却无比恭谨道:“陛下,昨晚有情况。”

 那络腮胡子闻言皱眉道:“不是让你们唤我查刺么?怎么又忘了!”

 “这不是重点…”萧峰一脸黑线道:“昨晚皮室军突然南下,一直到了边境!”

 “然后呢?”络腮胡子这才着紧道。

 “然后又回去了。”耶律乙辛小声道。

 “回去了…”络腮胡子马上不那么紧张了“那就好。”

 “陛下…”两人险些抓狂道:“哪能这么大意!”

 “叫我查刺。”络腮胡子正道:“其实,我授权给皇太叔了,允许他在紧急状况时,可以调动皮室军。”

 “陛…你怎能如此轻率?”耶律乙辛郁闷道。

 “放心,皇太叔忠心耿耿,就像你们一样,”络腮胡子笑道:“对了,我今天想逛逛雄州城,你们安排一下…”

 “不行!”两人异口同声的黑着脸道:“哪都别想去!”想到本来是要劝他转回的,现在都没有开口的余地了,两人心里那个挫败啊。

 “你们敢抗命么?”络腮胡子怒道。

 “查刺,”一边的侍女却出声道:“你现在是侍卫,要听王爷的话。”她虽然脸上涂着厚厚的金粉,但仅听声音,便让人觉着,这定是个绝顶的美人。

 “呃…”络腮胡子见自己作茧自缚,这才愤愤的摆手道:“都滚吧!”

 “查刺。”和耶律乙辛对视一眼,萧峰大着胆子道:“你不能这样说话,不然会馅的。”

 “你…”络腮胡子气鼓鼓的想了一会儿,竟一抱拳道:“说的对,二位王爷,我错了。”

 “折杀微臣。”耶律乙辛连忙道,却被萧峰一把拉住,生受了络腮胡子一礼道:“一棵大树,混入森林中最不引人瞩目,为了查刺的安全,从今天起,我们要把他当成个普通的侍卫。”

 “对,就是这样。”络腮胡子大点其头,似乎对这个游戏很有兴趣。

 “那好吧。”耶律乙辛点点头,朝那侍女抱拳,刚要开口。那侍女却朝他福了福,微笑道:“王爷,奴奴名唤纤云。”

 “呃。”听她自称奴奴,耶律乙辛的身子竟酥了一半,好在他天生是个伪装好手,倒也不虞被看出来,点点头道:“那我们回去了。”

 “送王爷…”这一男一女装模作样,弄得耶律乙辛受也不是,躲也不是,只好落荒而逃。

 ------------分割-------------

 这个段子却也不是瞎编造,《邵氏见闻录》等笔记上皆有记载。(。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M.sSGgXS.Com
上章 一品江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