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苍莽之卫 下章
7、转变
 赵美琳看着眼前的男人,心想:他的耐力好啊,连这么强劲的排方式都受得了。

 可谓是男人中的极品了。

 看来今天有好戏了。

 赵美琳美美的想着,可手下却是一点力道都没有放松,反而还是在一点一点的用力。

 周兆峰被这痛苦折磨的死去活来,咬紧牙关绷紧了全身的肌,想要摆这种折磨。

 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有承受。

 疼痛不断加剧,他宁愿这个女人一下把他的两个蛋子捏碎,也不愿再受这样继续煎熬。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兆峰实在是不住了大声的叫道:“快放手,我受不了了…”赵美琳正在欣赏着,男人在痛苦中挣扎,翻滚,听到男人的叫喊,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微笑着说:“老板…这个辅助理疗是两分钟,时间还没到呢。

 您在坚持一会吧。”周兆峰知道她不会放手了,问道:“还有多久!”赵美琳妩媚的,把身体贴近男人的膛,凑到他的耳边说:“还有1分10秒。”周兆峰当时就崩溃了,蛋子在这个女人手里捏着。

 而且她还在慢慢的用力,这时女人又开始用舌头舐他,从耳朵慢慢的滑到头,她头,这令周兆峰兴奋了起来。

 丸越来越痛,头却被这个女人玩兴奋异常。

 这时他并没有发现,他的茎居然再度起了。

 赵美琳捏着男人的丸,同时也发现了茎再缓缓的起。

 她放开了蛋坐直了身体,看着男人健硕的身躯,茎缓缓的跳动着。

 周兆峰终于可以缓和一下了,蛋子被女人捏的几乎要爆掉了,要是再捏一会他肯定会疼的晕过去。

 赵美琳抚摸着男人的物调戏的说道:“诶呀…老板,您的大巴又硬了…好像比刚刚的还硬哦,是不是很喜欢我捏你的蛋子啊。

 要不我再给您捏一会?”周兆峰立刻摇头说:“不用了,我先歇一会。”女人并没有管他的回答,还是用左手抓住了周兆峰蛋子的部,把两个蛋挤得像气球一样。

 虽然没有直接捏在蛋子上的痛,但是这也令周兆峰,刚刚被反复蹂躏的蛋痛苦不堪。

 他咬着牙坚持着,女人温柔的说道:“老板…痛就叫出来,会舒服一点的。”周兆峰仍然坚持着,赵美琳更加用力的捏着部,让囊尽量的勒紧丸,挣够囊被挤得像气球一样光滑。

 赵美琳看着咬牙坚持的男人,又看了看手里光滑的蛋,抬起右手一巴掌在上面:“让你叫,就他娘的给老娘叫出来,是不是不够疼啊…”这一巴掌的周兆峰眼前一黑闷哼了一声。

 赵美琳看他还是硬着,抡起右手不停地开始打起来,边打边骂:“你蛋的,不叫是不是。

 让你不叫,叫啊…叫啊…”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周兆峰只感觉到口发闷,眼前发黑呕吐的感觉压制不住。

 他终于受不了了,大声的喊道:“啊…啊…疼…疼…快停下…”这时的赵美琳已经有点累了,但是她并没有停下反倒更加疯狂的打起来:“你蛋的…么,给老娘在叫大点声。”又了十几下,赵美琳也有点累了,她停了下来。

 这时她却发现男人的茎居然硬的撅了起来,她对这个男人的表现非常的满意,这大的茎伴随着周兆峰的呻抖动着。

 赵美琳左手仍然挤着蛋,右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娇声的说道:“诶呦…老板,您的巴又又大,人家好想一下啊…”周兆峰还在丸的疼痛中没有回过神来,根本就没有听到女人说什么。

 赵美琳俯下身子用力的捏紧了左手,让蛋勒的更紧又问道:“人家好想你的大巴啊…给不给人家啊…”周兆峰鄙视的看了一眼女人并没有说话,赵美琳看的出他的意识,咧起嘴角冷冷的笑了笑。

 赵美玲再度抡起右手,开始拍打丸,这次的频率不快但是很用力,周兆峰的丸,在前面的十几下就已经到极限了。

 她刚刚拍了两下,周兆峰就已经叫了出来。

 伴随着每次的拍击和惨叫声她温柔的说:“老板啊…我劝你还是尽快服软哦…要不我真的会把这两个蛋弄呢连你妈都认不出来是你的…”说到这里她故意停顿,然后重重的拍击了一下丸“卵蛋——!”这一下几乎把周兆峰的神经摧毁,丸的疼痛令他进入到了一种游离的状态,这时的意志是很薄弱的。

 赵美玲看着这个男人,他眼神涣散身体由于剧痛不停地搐。

 是时候了,现在这个男人的体力和精神都处在一个比较低的标准,她立刻跪骑在男人的两条大腿上,部刚好对着男人的茎。

 但是她并没有将入,因为她还有事情要做。

 她的小腿着男人的大腿,双脚勾住腿的内侧,这样男人的下身就被她完全的固定住了。

 她双手从自己的腿间直到男人的腿间,分别抓住两颗丸。

 她调正了一下姿势,现在,男人的下体和她结合的非常紧密,向下看时,就好像自己长出了一个又大又长的一样。

 赵美玲用她身体的重量丸,两只手臂伸的直直的。

 男人立刻感觉到,丸好像被重物向下拉扯,同时她的双手又用力的握紧了蛋。

 周兆峰又一次陷入了这种绝望的迫当中,他现在知道了,自己最怕这种持久的疼痛,这不像击打,疼痛过后会有缓和的时间。

 这是持续的无法回避的痛苦,而且只会是越来越痛。

 这时,女人的双手又开始用力的反复捏起来,本来蛋只承受女人的重量,就已经是周兆峰的极限了。

 丸的神经将这捏的痛苦,反复的传递到他的全身。

 周兆峰再也承受不住了,伴随着捏放声的哀号着搐着。

 赵美玲欣赏着这被汗水涂抹的晶莹体,她喜欢这个健硕的男人在她身下,哀号、搐、挣扎、痛苦。

 她俯下身,用舌头舐着这个晶莹的体,玩他的头。

 ----

 周兆峰痛苦的哀号令女人更加兴奋,她不断地玩男人的头、捏他的蛋,令他更加痛苦。

 可是他的茎却来越硬,她也感觉到,男人的茎在她的下逐渐的坚起来。

 长时间的蹂躏已经令男人疲力竭,赵美玲仍然用力捏着蛋。

 这令周兆峰丧失了理性,他现在只想让女人一下把丸捏爆,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捏了。

 她每次用力的捏,都令周兆峰的丸几乎是破碎的边缘挣扎,那种痛苦从丸传递到全身的神经,犹如一个个高音符号。

 她每捏一下周兆峰都会撕心裂肺的嚎叫出来,最可怕地是,赵美玲的捏是两只手连续替的,这样丸的痛苦连续的刺着周兆峰全身的神经。

 在这几分钟里,他犹如度过了几个世纪,连续痛苦的搐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可是伴随这捏他仍然不自觉的搐嚎叫。

 他的意识已经再也无法抵挡这痛苦了,他失声的哀求起来:“快放了我吧…啊…我不行了…真的受不了了…”赵美玲听着他反复的哀求,但是并没有放松。

 她在欣赏着这一切,温柔的说道:“知道么…现在老娘想你那就你那,在跟我在跟我拽我就让你后悔,你妈生你的时候给你带了这两个蛋。”周兆峰痛苦的应和着:“知道了…知道了…求你放了我吧…”赵美玲满意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接下来,你要叫我主人。

 还有给着我说,我的巴随便!”周兆峰顿了顿,赵美玲立刻用力捏起了丸,他痛苦的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主人,我的…巴您随便…”赵美玲满意的松开了手问道:“那…你的嘴呢?”这下他有点犹豫了,痛苦刚刚缓解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但是女人的拳头却一点也没有犹豫的捶在了他的丸上。

 立刻触电般的疼痛传遍周兆峰全身,他呻着回答:“啊…啊…可以…我的嘴…您也…随便…哦…”赵美玲满意的看了看他,转过身用部对准他的脸坐了下来,刚好就在周兆峰脸上高一点,她拨开内出细部。

 周兆峰看到一个光滑的女在现在他眼前,他在部队里很少能接触到女人,更比说像这样近距离的看一个女人的部了。

 而且,这还是一个及其细的光滑的部,没有,两片非常细,就好像十六七岁的小女生一样,表面只能看到

 不像那些成年的女人,蒂暴漏在外面。

 只看这个女人的部,感觉她好像也只有十六七岁而已。

 而且,她的部还散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香味,这可能就是女人味吧。

 这时的周兆峰已经被这个女吸引住了,刹那间好像忘记了丸的痛苦,他只想去尝一下这个女的味道。

 他不由自主的闻了闻,那股淡淡的香味几乎令他离,还没等女人吩咐,他已经开始舐赵美玲的部了。

 他的舌头从核开始向小滑动,赵美玲被这个滑的舌头挑逗的兴奋不已。

 从她道里不断,那淡淡的女人香味就是这的味道,周兆峰品尝着,就好像兴奋剂一样。

 他的舌头开始在女人的部狂妄的舐起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既然如此的猥亵起来。

 周兆峰现在最渴望的就是女人的部,这就犹如兴奋剂一样,令他忘我的发挥着的表演。

 赵美玲被他的舌头的舒服极了,她也开始享受着的快,女人兴奋地呻,扭曲,摆动着身体。

 她在享受着男人的舌头,虽然他只是胡乱的去。

 赵美玲开始享受这男人的身体,她的身体开始发热,道也悸动了起来,那的感觉让她念着男人的那

 她一边呻着一边抓过那在她面前的晃悠的茎,手里抓着这热乎乎的男,爱不释手的摸着:“…啊…啊…啊…好的大巴…你蛋的…啊…啊啊…好大啊…”赵美玲被男人添得已经开始发情了,道的激动愈来愈强烈,她的子都开始颤抖了,带动着‮腿双‬都不住的抖了起来。

 这时周兆峰感觉到他的舌头被了进去,而且力之强是他无法想象的,就好像一个马力强大的尘器,他的舌头正都被住了,就好像要把舌头正扯掉了一样。

 整个面部都被她的大股坐住,鼻子刚好在女人的里,那丰部紧紧夹着鼻子令他无法呼吸。

 而且,这个女人的道好像在动,就好像一只炽热的大手有力的着。

 突然,他又感觉到,头好像一下子也被进了一个温热,润滑的扯着。

 那感觉令他全身犹如触电般舒,周兆峰几乎力的身体也被这感觉起了活力。

 赵美玲头,好像在婴儿头一样,双手不断地捏着他的两个头。

 男人的头在她嘴里慢慢变大,舌头也被她道里

 赵美玲兴奋地扭曲在身体,男人在她的快下急促的息着,他的面部整个被女人坐的死死的,只有在她扭动的时候鼻孔才有机会入一点空气。

 周兆峰被她坐的几乎窒息,可是身体又被她玩的异常兴奋。

 这使他的体力急剧下降。

 就在他几乎昏过去的时候,女人探起了身子,将入大半。周兆峰借机会猛着空气。赵美玲右手抓住茎扶好,开始快速的咽,她的股也跟着反复撅起来。

 可是周兆峰的舌头却是一点也没有出来,跟随着她的股反复的起落。由于长时间的拉扯,周兆峰的下颚连同脖子几乎僵硬了,僵硬到他都无法呻

 赵美玲要让他好好地享受一次她的身体,她努力地摆弄着男人,周兆峰虽然不是‮男处‬,但是这样的极品女还是没有碰过的。

 赵美玲熟练的口技,令周兆峰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他头一次感受到,原来女人可以令男人如此的舒服。

 她放松了道,周兆峰终于出了舌头,缓解一下僵硬的肌

 头在那动的口腔中,刺的他立刻就呻了起来,他完全沉浸在这感觉里。

 能被这样的女人服侍,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赵美玲又开始捏他的丸,虽然并没有用力。

 可他的丸已经被蹂躏的伤痕累累,只是轻轻的碰触都会非常疼痛,但是,这时的周兆峰已经被女人的温柔征服,他虽然痛苦的哀号着,但他心里却是完全的服从。

 赵美玲着他的蛋子问道:“啊…啊…啊…怎么了,痛么…?”

 “啊——啊啊——疼,主人…啊——很疼——”赵美玲委屈转过头:“可是人家…啊…啊…好喜欢捏哦…”“啊——啊啊——我喜欢被主人捏啊——啊,我的蛋子就是给主人长的的啊——您随便捏啊——”周兆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他现在就是这么想的,即使现在被这个女人把蛋子捏爆都不会有怨言。

 赵美玲非常满意,她转过身跨在男人的身上,白部正对着他的头:“好会说话的奴啊…哦…恩…你的大巴都快馋死我了,想让我干你的大巴么?”周兆峰立刻点头,赵美玲嫣然一笑握起了他的茎。  m.sSGgXs.Com
上章 苍莽之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