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苍莽之卫 下章
11、姚烨
 女人的呻痛苦的哀号加在一起,这令周兆峰更加兴奋。

 在他几乎快要出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丸一下陷入了一个温热润的

 他立刻意识到那是赵美玲的道,他刚想出来,道马上就收缩了。

 两颗丸好像被一只有力的大手完全抓住,疼痛直达心脏。

 周兆峰立刻弯下了身趴在邢璟雯背上,双手想要护住丸,但他只摸到了赵美玲丰部。

 赵美玲坏笑着继续加大力道,周兆峰立刻疼的想要呕吐,他摸索着抓住了赵美玲的房,一只手用力拍打着邢璟雯的股。

 三个体叠加着在一起,同时痛苦的呻嚎叫起来。

 很快赵美玲就放松了力道,但是周兆峰还是不出丸,无奈只好猛力的邢璟雯。

 每一次邢璟雯和赵美玲的核都会强力的摩擦,这让赵美玲的直叫:“啊!啊!太了!豆豆再磨啊!”但这却苦了邢璟雯,本来周兆峰的茎就已经难以承受了,刚刚被赵美玲狠K过的核怎么经得起这样的摩擦。

 邢璟雯疼的想要努力挣脱,但是赵美玲却‮腿双‬紧扣着她的,边用力边喊到:“峰哥,抓住她的胳膊。”说着用力夹紧了道里的蛋。

 周兆峰立刻感觉到丸如同炸裂般的疼痛,他毫不犹豫的执行了赵美玲的命令。

 与赵美玲干了这么久,他完全知道赵美玲的意识,顶着剧痛一边嚎叫一边猛力着邢璟雯。

 这时邢璟雯感觉周兆峰好像疯了一样,虽然自己经历过不少男人了,但像这种情况和这样的能男还是头一次。

 整个部被这两个人强力的刺着,极度的痛苦和委屈令邢璟雯不住的哀嚎着。

 就在邢璟雯痛苦的挣扎时,赵美玲让然不放过她,腾出双手来猛捏住邢璟雯起的两颗头。

 捏紧以后还不断地拉扯甩动,让两个满的房疯狂的甩动撞击。

 这让邢璟雯的痛苦更加强烈,女人最感的几个部位完全被控制,而且极其强烈的挤甩动。

 她感觉心脏和头连在了一起,房好像要被甩飞了一样,很快邢璟雯就已经无意识的失声吼叫起来。

 而赵美玲却的呻狂笑着,周兆峰也累得全身是汗,而丸的疼痛令他快要晕厥了,可他却不敢有一点放松继续猛力的着邢璟雯。

 很快邢璟雯开始嘶哑的吼叫同时猛烈的搐起来,赵美玲立刻喊道:“峰哥,快用力啊,这娘们儿快了。”周兆峰一声低吼加快了入的速度和深度,而赵美玲也加大了手上和腿上的力量。

 邢璟雯搐越发的猛烈起来,很快嘶哑的惨叫声变成了连续的哼叫,道里出大量的,她就在这样极度痛苦的情况下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

 周兆峰感觉到无法言喻的爽快,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被自己干到这种状态。

 但是,还有些心疼邢璟雯,当赵美玲也放松了下来周兆峰才把晕厥的邢璟雯搂在怀里。

 邢璟雯的身体已经被汗水覆盖,好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

 周兆峰一时有些心急赶紧拍打想要唤醒邢璟雯,心说可千万不要有什么事啊。

 就在周兆峰慌乱的忙乎邢璟雯的时候,突然感到丸一下被极度的挤,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丸还在赵美玲的道里。

 “啊!啊!快放开!要爆了!”周兆峰边喊边向一侧到了下去,赵美玲立刻借势翻了起来把邢璟雯放到周兆峰身上,虽然动作很大,但三个人的器还紧紧的合在一起。

 赵美玲摆好姿势将身体住邢璟雯,两只手绕道她的背后捏住周兆峰的两个头说:“这娘们儿太不经了,卵子里还有这么多都没放出来怎么行,来我帮你她!”说着她就开始紧捏着周兆峰的头开始上下移动,一面紧紧摩擦邢璟雯的核,一面将周兆峰的丸提起。

 这样周兆峰由于丸拉扯的疼痛,只能尽力的向上茎再度深进邢璟雯的道。

 就这样在赵美玲的带领下周兆峰继续缓缓的,很快邢璟雯的意识在强烈的刺下再次被带回,她在度陷入极度的折磨当中,只能哭嚎着呻

 而这时的周兆峰无论是身体还是茎都非常的兴奋,唯独只有丸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痛苦将的快完全压制。

 疲力竭的身体再加上两个人的体重,他已经完全失去抵抗力,只能任由赵美玲折磨施

 就这样在赵美玲的之下,两个人完全的体力完全透支,直到赵美玲兴奋的甩开邢璟雯将入自己的体内。

 周兆峰已经完全的力了,连手指都抬不起来,唯独茎直在赵美玲柔软热的道内。

 只是运动了几下就瞬间溃,这样的没有给他带来半点快,却伴随着丸炸裂般的疼痛。

 而却如同泉水般不断地涌进赵美玲的体内,每次涌他都体会到丸爆裂的痛苦,吼叫、哀号、干呕,连成一气的不良反应使周兆峰一点点的失去意识,最后直至他到晕厥。

 ----

 两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袁曌带领着夜叉在底的湖边等待着姚皿的回航。

 很快方鼎开始产生轻微的共鸣,声音逐渐变大同时黑暗中有灯火缓缓靠近。

 袁曌立刻带领夜叉叩拜,当船队靠岸共鸣声与瀑布声逐渐平息。

 很快一股强大的磁场出现在袁曌身边,她感觉到着是姚皿,立刻开始恭敬的高声恭贺:“恭宗主出关!”良久并没有回应,却听到一个女孩自信清晰的声音:“恭宗主出关!”袁曌心头一惊,随后就感觉到在这股磁场后面又出现了一个礠波动,更加浑厚广阔。

 袁曌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姚皿开口说话了:“好了都起来吧。”这时袁曌才抬起头看清形势,姚烨正规规矩矩的侧着身子半跪在她前面,那开始的磁场不是别人正是姚烨。

 姚皿对着袁曌说:“哦对了,玄女徐烨已经入我门下,现在正是改名姚烨,袁曌姚烨要与我一同入虚空,你抓紧配备我们即起程。”简单的代了几句,姚皿带着行山队伍回到了馨香阁。

 回程的路上,袁曌惊奇的发现,姚烨的磁场已经非常接近姚皿了,而且不在是那种刚刚处世的小女孩。

 这段时间她完全变了一个人,稳重寡言、浑厚内敛,神色稳若泰山“这个女孩究竟经历了什么,这短短的两个月居然有如此的变化?这种礠波动和气场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而且这许多年来,能够和姚皿一同进入这里的寥寥无几,但凡是进入此地的都是骨干,不过还没有一个能够进入姚皿门下的,这徐烨不,应该是姚烨一定不是普通的玄女,她究竟有什么能力呢?”袁曌虽有百般的不解但还是不得其解,这只能例行公事按步安排行动。

 姚烨静静的坐在馨香阁后殿,看着镜面般的湖水心理也如同湖水般平静“61年,如此的时间这里居然只是仅仅的两个月,一切都没有变化和当初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不知道现在赫姐怎么样了,总是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但是却无法确定。

 一切来的都太突然了,皿姐对我也是用心良苦,这许多年的教诲与栽培必是有用武之地,接下来要去的虚空之地到底是何处,我是恍然不知,不过如有不测也要以身保皿姐周全。”就在她想的入神的时候,已经改名为姚郓夜叉山猫来到了她身后。

 姚烨回头看了他一眼,这时的姚郓也非比从前了,就在姚烨出关的时候,姚郓的能力也越发的变强。

 无论力量、反应还是技巧都在飞跃一般的升高,姚烨知道这是血盟的能力共鸣,姚郓会一直这样提升的,直到他到达符合她现在的顶点。

 这时她的目光滑到了姚郓间的那口刀上,古朴的饕餮纹护手,笔直的刀身厚重的颜色。

 突然间令姚烨想要看上一眼,她伸出手对着姚郓说:“能给我看看那把刀么?”

 姚郓恭敬的把刀卸下双手呈上:“此刀名曰斩铁,地心玄铁打造刀长三尺重80斤,能削世间凡铁如泥。”姚烨心中疑惑,怎么看这刀的大小也不像是能有80斤的样子,单手就去接。

 当刀柄入手的时候却感到那重量真的是非同一般,一下手落在地板上。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完全说明了刀的重量,姚烨从新双手拾起斩铁,的确很重,而且感觉绝对不止80斤。她勉强的将刀出刀鞘,伴随着嗡嗡的刀鸣一阵寒光闪烁。

 锋利的刀刃散发着淡淡的蓝光,如同月光般人。姚烨努力地端着这把重刀,被它的美丽完全吸引了,斩铁如同有生命般闪烁着光辉。轻轻敲击,空灵的声音响彻耳边。

 姚烨正看得入神,姚皿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小烨,我们该走了!”说完两个人坐上行山的夜叉直奔山顶,这次来的人很少一共只有5个,两个脚力姚郓负责背箱子。

 很快到了山顶,这里已经有积雪了,在一片竹林里有一处平坦的地方,在竹林里是一个搭建的竹子吊脚房,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远远看去非常雅致。竹林积雪简直就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奇景,再加上这山峰的高度映照在晚霞之下,这里奇异的景更显得别具一格。

 两人走下座椅度步来到竹屋,姚郓也将箱内的物品逐一摆放妥当。

 古琴美酒伴佳人,残竹雪映红

 姚烨摆好炉台热上一壶烧酒,为姚皿轻轻斟上一盅,姚皿一饮而尽微笑着看着姚烨轻声说道:“小烨,你可知道玄女族最大的秘密在哪里?”

 姚烨又斟好一盅微笑着摇头,姚皿看向远方族地的中心用手点指:“那颗巨树,我们所有的知识、智慧、古籍全部都在哪里。你是青龙部族属木系,除了我以外没有几个人能够像你们一样驾驭它了。等这次回来了,我带你好好的补补课。”说完姚皿举杯与姚烨共饮。

 两人坐在屋内欣赏着美景,几杯温酒过后姚皿拿起古琴即兴而扶,这时她散发出一种柔和的磁场,姚烨也被着波动感染随着低声哼唱。两个高山夜叉犹如磐石般矗立远处,唯有姚郓也被这波动感染,随声刀而舞。寂静的山顶飘着悠扬的旋律,一名夜叉随风而舞几人犹如离世仙人般享受着这一时刻。

 ----

 行山的队伍奔波了几天,终于在一片林海中停下了脚步,在姚皿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极其隐蔽的天坑附近。

 这个山很平常,好像是由于意外的原因勘塌出来的一般。

 稍作休整,姚皿就指挥着队伍进入山

 的前一段比较狭窄,高山夜叉勉强能够挤入,但是经过几个急降的岔以后,里面的空间开始变得宽敞起来。

 但是,向下的趋势愈发的湍急。

 里根本没有光线,姚烨进以后不久,就把双瞳全开调解到狂暴的视觉,所以内的情况还是非常的了解。

 姚皿就更不用说了,不过一起随行的这些夜叉到是很符合姚皿的要求的,她完全通过磁场波动来控制夜叉队伍,而且能够精确到每个个体,这个就是很难得的了。

 就这样在里前进了有一天的时间,穿过宫一样的岔,总算是在一处平坦的地方停了下来。

 姚烨这时也松了一口气,夜叉们赶紧取出引火之物攒起一堆火来。

 很快他们就整理装备弄些食物来吃,姚烨也停下双瞳回复到普通视觉,从黑白的空间回到彩

 她拿起一火把开始环看四周,这时的姚皿已经开始享用夜叉,看姚烨的架势随后喊了一句:“别跑,姚郓跟着你家小主,这里很大的!”姚郓应了一声赶紧跟了上来,姚烨拿着火把开始顺着边开始观察。

 一看之下才发现,这个要远比她想象的大的多,只是这壁的高度就有十多米高,沿着壁前进很快就看到一个方方正正的石砌门框。

 这个大小就给姚烨一种震慑,而且隐约的她感觉到门上还有东西。

 姚烨立刻切换瞳术,回到了黑白的空间,但是门上面的东西立刻清晰,顿时吓了她一跳几乎要失声叫出来。

 毕竟不是来族地之前的徐烨了,她现在已经能够驾驭自身了,但这眼前的光景还是震撼了她。

 门上面探下来的是一只夜叉鬼化后狰狞的面孔,而且及其的巨大。

 整个门梁就是这一块巨大的山石雕琢而成,哪鬼夜叉好像是从山岩中硬挤出来的一样,凶狠的怒视着门前渺小的姚烨。

 姚烨正看的入神,远处传开了夜叉兴奋的低吼,这才令她回过神儿来。

 刚想回到姚皿的身边,她身后的石门居然发出了剧烈的摩擦声,姚烨在回过头时石门已经移开了一道并且仍然在不断的上升。

 姚烨注视着石门缓缓的退回到姚皿的身边,姚皿倒是若无其事的仍然坐在夜叉身上的扭动着。

 很快石门完全打开,姚烨能够看到里面出来了一队人,领头的是一个女人,均匀健硕的身材后面跟了几十个魁梧的男人。

 很快她们就来到了姚皿的身边,但是只停留在火光以外,姚烨切换回到普通视觉几乎看不到她们,出于小心姚烨有切换了回去。

 现在的距离姚烨完全能够看清女人的面孔了,那是一张美丽的面孔,而且透着成的气息,高高束起的马尾辫出尖尖的耳朵。“原来是夜叉!”

 姚烨这才放心,但是这时的姚皿仍然继续,而且还把一巨大的男进嘴里正在食元。对面的这一队夜叉却也没有丝毫的不肖,只是静静的等在那里,犹如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恭恭敬敬的立于黑暗当中。

 姚皿就这样换了食六七个夜叉,反复变换着姿势整整折腾了两个多小时,这时行山的队伍也都调整的差不多了,面前的这队夜叉却依然矗立。这期间姚烨对她们一直在观察,没有一丝的变化,好像是山石一般的的牢固,要不是自己亲眼看着她们走过来的,姚烨真的会以为她们就是石雕。她忽然想到,刚刚那个门梁上的夜叉是不是也是一个活的呢。

 姚皿终于完成了她的用餐,懒散的靠在两个赤夜叉搭建的座椅,对着黑暗挥了挥手。

 女夜叉立刻带着队伍过来叩拜:“虚空夜叉蝠女,敬恭宗主!”这时姚烨才看清她的全貌,黑灰色的皮肤非常有光泽,她的黑完全不同于黑人,那是一种接近于石头的黑灰色。

 她身后所有的夜叉都是这样,这样看去还真是石雕的颜色。

 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姚皿就吩咐着队伍起行进入石门,所有的夜叉都被这里景象惊呆了。

 石门内变得非常工整,地面和墙面全部都是石头的,而且内部空间更大,里面分布着很多石头房屋、平台、雕像,这里就是一个放大版的村落。

 全部都被一种淡淡的绿色微光包围,当眼睛适应以后,周围的环境看的还是比较真切的。

 姚烨惊奇的发现,这里虽然是在四川境内的山下,但这石头的村落给人的感觉,明显不属于中国任何一个阶段与民族,反倒有一点像雅典风格,高大雄伟雕刻精细。

 很快安排好队伍落脚的地方,姚皿就和蝠女去了中心大殿,当然姚烨也跟这一起。

 在这里她们一直都在探讨路线、季节、人员以及配备和紧急情况的处理。

 姚烨本来听的很认真,但是很快发现她根本参与不了,索也只能听。

 她一边听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可以看的出来,这里的建筑都非常高大,对于这里的夜叉来说也是在有些过大了,而且她们的服饰与这里完全的不搭调。

 很快确定了行动路线,都各自回去安排人员准备行动。

 当一切安排妥当姚烨凑到姚皿身边,还没等开口姚皿抢先说到:“是不是想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姚烨立刻正坐点了点头,姚皿微微一笑继续说:“最近中原地带不断出现天坑,而且已经频繁的超出了正常水平。

 这里就是一处天坑的底部,你看到的这个地方是虚空夜叉在事发后搜索到的,当时这里有近百只金刚罗刹。

 而且从村落的完善程度来看,鼎盛时期应该会更多,他们在这里做什么还无从知晓,但是可以肯定,天坑绝对和他们有关。

 一会我们会去审讯一个经刚罗刹,然后进入虚空深处的幽冥海看看我的老朋友现在在干什么。”  m.sSGgXs.Com
上章 苍莽之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