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苍莽之卫 下章
15、混乱
 这样的游戏反复进行了几次,两个人无论是痛处还是情都已经达到了制高点。

 周兆锋一手抓起邢璟雯的大腿,一只手扶好茎一下入邢璟雯的,硕大的头挣扎着挤进了邢璟雯的道。

 刹那间,邢璟雯感到了突然被撑开的快

 这令她立刻浑身酥软完全瘫软在周兆锋的怀里,男人已经换了姿势,一手搂着她的一手捏着房。

 邢璟雯也配合的将一条腿放到了周兆锋的肩头,双手也不停的游走挑逗着他的头和腹肌。

 周兆锋开始疯狂的,两个人同时在中兴奋嚎叫。

 这感觉太奇妙了,邢璟雯之前也有过几个男人,但是这样的感觉从来没有过。

 这并不是因为周兆锋的东西够大够硬,或者他更加凶猛。

 而是因为那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感觉,那种自然而然的感觉,他想要的就是她想要的。

 无论是猛裂的,还是缓慢的送入都是两个人异常喜欢的。

 几十分钟里两个人不断地变换姿势,直到周兆锋把邢璟雯放在地上,邢璟雯突然推开周兆锋的,他立刻明白了女人的用意。

 周兆锋双手扶在邢璟雯头部两侧,‮腿双‬叉开站直,邢璟雯将腿收进周兆锋的腿间,双手捏着他的头。

 她的眼里已经充满了疯狂和兴奋,周兆锋看见她的脸就知道了她的想法,对着她点了点头。

 邢璟雯更加兴奋了,手用力的捏紧周兆锋的头然后猛力的将脚背踢在周兆锋的丸上。

 这一脚力量之大令周兆锋身体弹跳起来,闷闷的哼了一声,邢璟雯咬着牙说:“要像这样用力的干才可以哦!”声音几乎是从牙中挤出来了,但是她并没有停。

 又是一脚,啪的一声周兆锋开始颤抖,全身的汗水开始滴落。

 面容扭曲的紧闭双眼,也是从牙中挤出号角声。

 邢璟雯兴奋的想一个小女孩,两只脚奋力的替猛踢,周兆锋努力的承受着每次重击,丸的疼痛令他跳动、颤抖、嚎叫、挣扎,直到第十脚,他实在不住了耳边满是嗡嗡的耳鸣声,双膝跪地眼前发黑‮腿双‬不住的颤抖。

 这时邢璟雯打开‮腿双‬,用手将茎引到道口兴奋的说道:“现在看你的了!”周兆锋疯狂了,猛地将茎一管到底,身体的碰撞发出清脆的拍击声。

 这一下硕大的头直接入了邢璟雯的子,她立刻绷紧了身体极其兴奋无意识的嚎叫了一声,那声音好像是从子里挤出来的兴奋异常。

 周兆锋开始疯狂的猛,邢璟雯被的无意识嚎叫。

 这疯狂的合持续了10分钟,周兆锋终于低吼起来,邢璟雯也开始疯狂的重复:“进来,进来!”周兆锋立刻猛抓邢璟雯的房,边边捏房,邢璟雯也用腿住了周兆锋的部。

 数十股以后,周兆锋终于停了下来低头看着邢璟雯,汗水滴在邢璟雯的脸上。

 她笑笑看着周兆锋说道:“累了,换我来。”周兆锋翻身躺下,把邢璟雯放到身上,女人立刻解开他的上衣,让那结实的部暴出来。

 她一边抚摸着男的肌头,一边骑马一样的跳动着身体,尽显女人的妖娆和感。

 虽然女人的动作不快,但是每一下都是身体的重量坐下,茎能够完全的部。

 近20分钟的疯狂骑乘,两个人再次达到高

 周兆锋双手抓住邢璟雯丰股,紧紧按住努力的

 大量浓稠的合处开始向丸方向下来,周兆锋的几乎开始翻白眼,邢璟雯也兴奋的自己抓着房开始用力捏。

 两个人面对面的气,虽然疲惫邢璟雯的眼里仍然闪烁着兴奋。

 休息片刻,她就跳下周兆锋的身体,侧卧在他的小腹,嘴顶住还没有瘫软的茎一下了进来。

 浓重的味道令她更加兴奋,两只手也没闲着,对着丸一会抓捏一会拍打,时不时的还用力向外扯。

 疼的周兆锋紧咬牙关‮腿双‬蹬,但他并没有阻止邢璟雯,只是把一只手伸到她的股沟里,深入的挑逗她已经热的鲍鱼。

 这种方式的口是周兆锋无法抗拒的,极度的疼痛愉快融,邢璟雯也乐在其中。

 两个人就这样折腾了半个小时,终于在周兆锋的嘶吼中

 邢璟雯用力捏着丸将全部食,当周兆锋完全干净了以后,邢璟雯才茎把它清理干净。

 “干净了吧?”邢璟雯略带的问着,周兆锋有些眩晕的吱唔了一声。

 邢璟雯捏着已经肿大发烫的丸,软软的,很明显里面的东西已经被她全部放了出来。

 “你喜欢丸被人玩,被人待。”周兆锋有些害羞的看着邢璟雯不知道说什么,邢璟雯看着他的脸就知道了答案。

 随手重重的一巴掌扇在他的丸上,这一下太重了,在经历了这样长时间的拍打和捏,他对丸的疼痛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立刻双手捂裆蜷起身子刚要叫,邢璟雯双手捧着他的下颚深深的吻了下去。

 ----

 两个人热吻了一分钟,突然周兆锋的电话响了起来。

 慌乱的摸了一圈才找到电话,电话是徐振飞打过来的,简单的汇报资料汇总情况而且全部人员都有近期要出国的迹象。

 在周兆锋打电话了解情况的同时,邢璟雯也不失时机的将大蛇一样的茎在次入口中,热的口腔令周兆锋有些失魂,他努力的集中精力最后勉强听完简报找个由头赶紧挂了电话。

 邢璟雯看他处理完了问道:“怎么样了,有头绪么?”周兆锋以为开始说正事了,立刻回答道:“所有人,哦,都要啊,跑路出额,国哦。”在他说话的时候邢璟雯又将入,快令他话都说不连贯。

 当他说完邢璟雯再次吐出茎,用手快速的动:“赵美玲很有问题,但是这个信息肯定是有用的,接下来怎么办?”她一边说一边扭动着手腕,用手掌动着周兆锋的头。

 周兆锋艰难的回答着:“啊,啊,实施抓,啊,啊,抓捕哦——要,额额额额,要同时啊,啊,啊同时啊,同时进行,哦,别别别,别碰头!”

 邢璟雯更加用力的弄起来,在周兆锋吱哇叫的同时妩媚的问道:“那个头?”周兆锋双手抓着她的手腕拼命喊道:“头啊,头!”

 邢璟雯更加用力的弄大声的喝道:“说正事儿呢,别打岔!”周兆锋只能忍耐着快速说道:“同时抓捕以免打草惊蛇!”

 邢璟雯仍然用力弄同时说:“恩,说的对,一会你回去组织一下,两个小时候开会讨论抓捕计划。”说完回手用力的在周兆锋的丸上擂上了一拳。

 周兆锋立刻捂着裆就地打滚‮腿双‬蹬,邢璟雯却优雅的站起身整理衣物。

 邢璟雯穿好衣服,弯下身扶着周兆锋的身体用手怕打着他的后,这样帮助他缓解丸的疼痛。

 边弄边关切的问道:“怎么样好点了么?”折腾了好一会,周兆锋才缓过来。

 他勉强的站起身整理衣物,邢璟雯跪在他的身前帮他整理。

 穿好以后,邢璟雯站起身紧贴着靠着墙的周兆锋轻声的问道:“受得了我么?”边说手边隔着衣服挑弄周兆锋的头,周兆锋没有回答,只是一只手紧紧抓住邢璟雯的股,一只手搂在她的后背紧紧的抱在怀里,两个人立刻深深的吻在一起。

 周兆锋的手指用力向里使劲,中指已经触及邢璟雯的门,她半推半就的扭动肢,周兆锋借势把另一只手从她的领口伸入抓住白房。

 两只手同时用力,好像是在报复刚刚丸的痛苦,邢璟雯立刻疼的扭动身躯,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周兆锋突然用力将邢璟雯翻了过了顶在墙壁上,同时下面的手出来从正面伸进邢璟雯的内,摸索到她坚硬的核用力一捏。

 上下两点都被周兆锋控制住,邢璟雯立刻感觉到强烈的刺

 邢璟雯疼的直跳,她推开周兆锋紧抓着他的手腕娇声的喊道:“疼,啊啊啊,疼,快放手!”周兆锋用力的甩动了几下,然后狠狠的向外一扯,两点伴随着邢璟雯的尖叫声离了周兆锋的控制。

 她立刻一手捂裆一手护,弯着侧身靠着墙壁呻起来。

 虽然是这样,邢璟雯却微昂这头声音颤抖的说:“快去准备吧,一会好开会。”周兆锋轻轻扶起她,邢璟雯微微一下满脸的兴奋:“去吧,我没事,晚上在好好的会会你。”下午的碰头会进行的很顺利,很快决定了详尽的抓捕计划。

 行动队分成对应的组别,抓捕计划同时进行,周兆锋邢璟雯两个人一组抓捕最重要人物徐赫。

 安排妥当后周兆锋说道:“现在各组人员根据情况整理装备,务必一举完成目标抓捕,一周后同时行动,完成后直接将目标带入刑讯室,由警卫队直接接收。

 现在谁还有问题么?”没有人回答,周兆锋继续说:“好,那都分头去准备吧,这次行动很关键,大家都是行动队的骨干,都要做到滴水不漏,让误差降低到最小,最后祝大家行动成功,散会。”命令下达以后都各自分头去忙了,邢璟雯周兆锋也一起领了需要的装备两个人筹划行动步骤。

 深夜,邢璟雯穿着感的内衣坐在上,等待着正在洗澡的周兆锋。

 很快周兆锋围着浴巾一边擦头一边走过来,邢璟雯赶紧打开了音响,在情的音乐伴随下扭动着身体。

 周兆锋扔掉巾,抡圆了手掌一巴掌拍在邢璟雯丰股上,邢璟雯立刻惊叫,股上一个红红的大手印。

 邢璟雯正在股,周兆锋立刻命令的喝道:“继续跳!”邢璟雯顺从的继续跳了起来,周兆锋又是一巴掌打在另一半上。

 这次邢璟雯只是痛的尖叫,没有停下跳舞的动作。

 啪啪啪啪,周兆锋连续的开始拍打,很快邢璟雯的股由红变紫。

 几十下以后邢璟雯彻底受不了了,跪坐着兴奋又痛苦,周兆锋扯掉浴巾走到她面前。

 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按到自己下,邢璟雯知趣的将入口中,刚想用手扶正周兆锋立刻喝道:“不需用手!”邢璟雯顺从的放下手,努力的用嘴着。

 周兆锋毫不客气的双手抓着她的头发猛力的,硕大的头每次都能入喉咙的部,呕吐眼泪呜咽一股脑的全都上来了。

 周兆锋一直到邢璟雯瘫软无力的栽倒,茎的时候邢璟雯开始猛烈的咳嗽,一点息的时间也没给她,周兆锋直接把她扔在边,让她趴在那里。

 他抓住内直接扒了下来,邢璟雯下面早就像瀑布一样的水了。

 周兆锋扶着男直接入一贯到底,邢璟雯立刻全身绷紧颤抖着呼吸。

 周兆锋就这样狂野的干着,干的邢璟雯没命的叫着,、拍打、捏他用尽一切办法让这个女人痛苦嚎叫,这些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也是女人最想要的。

 就这样疯狂的做,几近天明方才罢休,最后两人都已筋疲力竭相拥而睡。

 ----

 抓捕任务每组的行动人员并不多,大部分都是两人合作,并不是人手不够。两人行动目标小办起事来比较机动,而且不容易被发现,大规模的抓捕都是普通警察惯用的手段,其实成功率极低,主要是动用人员太多容易被目标发现。

 电视里看到的成功抓捕,都是那些埋伏了很久,并错过了很多的的行动。真实想要完成抓捕一要消息准确,二是行动人员专业,在加上详尽的行动部署能够提高成功率。

 邢璟雯与周兆锋一个是行动组的领导,一个是专业的侦查人员,两个人合作抓捕一个人可以说是易如反掌,更何况抓捕的目标仅是一个医药研究人员。

 但是,邢璟雯也没有放松仍然对行动做了严密的部署,一周全天候的跟踪最后将抓捕地点定在了徐赫经常出没的几个地点,非常不起眼的位置,比如洗手间、酒吧后门、小区转角等等这些人员动不是很大,会出现短暂的空白区域。

 今晚就是行动的时间,抓捕必须在0点之前完成,邢璟雯开车小心的跟在徐赫后面,今晚她回家的时间很早,刚刚8点就开车进了自己的小区。

 这个时候小区里散步的人很多,邢璟雯立刻与周兆锋定下抓捕方案,邢璟雯提前将车开到徐赫所在的楼门旁然后周兆锋先进入楼道,从最上层向下移动,邢璟雯在门口等待。

 这是徐赫已经来到楼门口,邢璟雯没有熄火径直跟在她身后几米远的距离,就在楼门即将关闭的时候她跟了进去,她与徐赫之间只差半层的距离,周兆锋由上而下在3层转角的位置与徐赫相遇。

 一碰面,周兆锋立刻满脸堆笑客气的问道:“哦,您好!我是物业办公室新来的主任,有几个事情想要跟您核实一下。”

 徐赫见状也是客气的微笑说:“哦,你好,什么事您说吧。”然后周兆锋慢慢的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记事本问了起来:“您是叫徐赫吧?”

 徐赫微笑的点头说:“是啊。”就在这时邢璟雯已经来到她的身后,左手已经将洒过乙醚的手帕那好右手一下勒住徐赫的脖子准备将她倒,就在这时徐赫的反应出奇的快。

 她左手挡住邢璟雯的手帕,右手抓住她的右手腕左脚居然用力后勾,给邢璟雯结结实实的来了一记脚。

 邢璟雯惊叫一声圈身蹲了下去,周兆锋一看情况有变立刻冲了过来,徐赫左腿完并没有收腿而是向前弹踢直踢周兆锋下

 周兆锋立刻意识到这个女人不一般,右手向下直接抓住踢过来的脚踝,还没等周兆锋用力将她放倒,徐赫居然右腿猛地弹跳起来膝盖直顶周兆锋的面门。

 周兆锋立刻左手回防挡住了这猛烈的膝击,这一下力量非常大,整个人都被她顶的向后仰了过去。

 徐赫整个人都已经腾空,同时在空中她的身体柔软的窝了起来,头部紧贴着部左手扶着周兆锋的部,右手画了一个完美的弧线直接击裆部。

 周兆锋立刻吃痛放开双手,徐赫届时部用力‮腿双‬立刻弹开,画着完美的弧线左脚落地,右脚重重将身后的邢璟雯踢晕。

 还没等周兆锋息,徐赫已经将地上的手帕捂在他的脸上,片刻周兆锋也失去了意识。

 ----

 当周兆锋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审讯室里,虽然有些是成相识,但是审讯室这个东西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而且给人的感觉都是一样的。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很快的确定了情况,身边就是邢靖雯两个人都是被反拷在拷问椅上,对面徐赫优雅的叠着‮腿双‬看着他们。

 周兆锋非常冷静的发问了:“这是哪里,请问你突然袭击我是什么意识?”徐赫完全不吃这套,右手挑动了一下头发说到:“周兆锋,行动组队长,邢靖雯前线指挥官。

 如此隆重的接仪式小女子还真是受不起啊!”底细被摸得一清二楚周兆锋也有些呐闷,最近遇到的女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难,一个赵美玲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个来路,现在又出来一个徐赫,而且很明显这个女人绝对不是资料里那个简单的医药博士。

 简直就是一个武林高手,不作特种兵都屈才了。

 想到这突然想起了被徐赫裆的过程,立刻一阵蛋疼从下身传来。

 这时身旁的邢靖雯也清醒过来,显然也是刚刚的疼痛回复她也是弄清了情况,然后低头‮腿双‬夹紧小声的呻了几下。

 看到两个人都清醒过来徐赫轻松地说道:“好了,现在我们来谈谈吧!”话音刚落周兆锋立刻冷笑道:“哼!有什么好谈的,兵抓贼。

 现在爷是载你手上了,赶紧来个痛快的,要么老子翻身了还会追着你。

 即使爷今天放着了,还会有人来继续追你,记住了跟和人民作对就是自寻死路,老子今天殉国了也算是死得其所!”邢靖雯显然伤得比较重,周兆锋这方慷慨陈词讲完了她也是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徐赫,就继续埋下头。

 徐赫听完以后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反倒是微笑着问了起来:“这里没有人跟和人民作对,这里也不会有人殉国,即使你死了也不是殉国,所有的人都是一场斗争的牺牲品而已!”周兆锋听的有些云里雾里的,但是他仍然坚信自己的信念,这是他从军以后一直坚信的,命令高于一切,执行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徐赫当然看得出他的心思继续幽幽地说道:“你说的只是这个时期的统治者,人民只是他的奴隶,而你现在所做的也只不过是为了足一小部分人的私,这几个利熏心的人就是你所谓的国么?”周兆锋显然听不懂徐赫再说什么,这时邢靖雯居然有了反应,好像恍然大悟般看着徐赫,但是她没有说话。

 周兆锋感觉到,好像这里知道的最少的就是自己了,现在的女人都怎么了一个赛一个的猴,他连忙问道:“什么利熏心?什么小部分人的私?什么统治者又奴隶的?你今天把话说清楚!”显然这些都是在套话,周兆锋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同样也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精明。

 在面对抓捕时不慌乱,而且反抓捕的控制了关键人物,难道这些都是她精心设计的么?如果是那样的话,什么样的供都是无效的。

 她想说的话自然会说,不想说的话你用什么手段估计都会被拆穿,而且现在她处于绝对优势,这样还要谈谈那肯定是有话要说。

 所以周兆锋也懒得动脑筋了,索直来直往。

 邢靖雯听周兆锋说完转过头差异的看着他,很明显那是一种茫然的疑惑,眼神中充满:你在干什么,怎么能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更令她惊异的事情发生了,徐赫点起一颗烟缓缓的说到:“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但是知道太多对你们一点好处也没有,如果我是你们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从这里出去找个地方浑浑噩噩的混完下半辈子。”

 徐赫了一口烟轻轻的吐出,周兆锋按耐不住了:“别装蒜,还没有什么事儿是爷接不住的,少在哪故弄玄虚江湖骗子我见的多了,你这个开场白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要说快说不说咱么就再见!”徐赫淡淡一笑继续说道:“周队长最近是不是具变大更加坚娈的时间和次数都增加了,质量也高出许多?”

 周兆锋听到这里立刻喝道:“管你事!”徐赫伸手打断了他说:“这个应该问邢队长比较合适,她应该最清楚你哪里的变化!”邢靖雯满脸通红狠狠的说到:“你这个的‮子婊‬!”

 徐赫毫不在意自顾自的说着:“诶!谈变,现在的教育体制把你们毒害的颇深。”说完正看着二人继续解答:“食也,这都是人自然的反应无需压制,更不应该压制。之所以你们会如此反感这个话题,就是因为你们小时候的教育起的主导。正确的房事是养生的一环,而且是重要的一环,为什么在你们的知识构架里无法接受。有人有意的阻止了这些伦理,或者说有意的扭曲了这个伦理,为什么?”

 徐赫意味深长的提出了问题,周兆锋感觉好像有些道理但是又无法认同,可是也没有什么好推翻的不耐烦的说:“这跟你说的那些什么狗问题有什么关系?”

 徐赫转眼看向邢靖雯说:“有人在说谎,而且骗了很久很多人,他们告诉你们那些东西不好,那些东西不能要,但是他们自己却在尽可能的索取。”这句话立刻让邢靖雯陷入深思,周兆锋也好像听懂了,想想现实社会里的确是这样。

 说是万恶为首为什么祖国大地到处繁荣娼盛,而且各级高官投身这项事业的楷模也是数不胜数。

 周兆锋立刻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要被这个女人的逻辑带着跑:“不要拿社会阴暗面说事儿,哪个时期都会有这样的事。”

 徐赫继续说:“你知道为什么么?”顿了顿她继续说:“古时彭祖着有一书,以房事调理,初学者可强身健体,小成可益寿延年,大成可长生不死!这个你们可知?”

 二人立刻语,徐赫继续说:“这样的说法不止一人提出,而且都是帝王之术,要不那些三千佳丽都是干什么用的?”

 徐赫看着两人木然的表情,这时邢靖雯有些茫然的发问了:“你是说那些后宫的女人都是为了让皇帝长寿,哦不对,历史上死在上的皇帝也不少,这个说不通!”

 徐赫轻轻的笑了:“此乃天机,岂是那些凡夫可触及之物。

 若不是有得道之人,此种妖言早已化为乌有。”说道这里邢靖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周兆锋这时也想起来了。

 两个人对视同时轻声地说出一个名字:“赵美玲!”相视片刻又同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两人猛地转头看向面前的徐赫,突然有一种是成相识的感觉。

 徐赫没有解答他们的疑问,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有些事情不需要说的太清楚,但有些事情需要说的清楚些。

 你们现在已经是死人了!”这句话立刻令邢靖雯一颤,周兆锋脑子现在的狠,这句话什么意识,难道我们现在已经死了,在这里的只是两个灵魂?徐赫捻掉烟头接着说:“实际上你们加入这个任务的时候就已经不是人了,所有存在的证据都被他们销毁了。

 现在的你们只是代号,即使消失了也不会有人来找你们,相反的一旦任务结束就会被抹杀掉。”周兆锋立刻反驳:“这不可能,这些都是你这女人在做的手脚!”刚说完他立刻意识到,这个女人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能量,如果真的有的话她也不需要在和谁协商了。

 而且到现在为止她仍然没有说出来要谈什么,她肯定有她想要的东西。

 徐赫没有说话,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说的是对的!”一个魁梧的男人从徐赫身后的房门走了进来,屋内的灯光比较昏暗走进了才看清,邢靖雯立刻失声叫了出来:“王队长!你!你!你!”周兆锋更加凌乱了:“王瑾!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也叛国了?”王瑾看着周兆锋:“叛国,呵呵呵呵,我接触赵美玲以后发现了很多疑问,偷偷的潜回档案室翻查资料发现了更多的疑点。

 我只是向上级确认了一下任务的准确度,你知道我等来的是什么么?”周兆锋摇摇头,王瑾气愤地说:“两名猎狗雇佣兵杀手!”话不用多说了,一切已经明了。

 但是周兆锋还是无法相信这些,毕竟都是片面之词说得再天衣无也无法令他信服。

 相反的邢靖雯好像是有些动摇了,周兆锋看着徐赫冷冷的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徐赫挥了挥手,王瑾留给她一副手铐转身出了房间。

 这时徐赫的举动更加令两个人无法理解,她居然把自己铐了起来,一边铐一边说:“我知道说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的,和你们说这么多并不是要得到什么,只是提醒一下。

 接下来可能关系到你们的性命,越是这个时候做事越要多加小心。

 要打开这个手铐我想二位是不需要钥匙的吧,我很快也会进入深度睡眠阶段,拷问什么的就免了吧,想想把我交接过去以后你们自己的出路吧。”说完徐赫居然真的睡了过去,她说的没错周兆锋想要打开手铐的确不需要钥匙,邢靖雯多年的审讯经验对这些物件也是手到擒来。

 两个人甩开手铐邢靖雯直接走过去抓住徐赫的肩膀摇晃:“喂!说话啊!”面前的女人犹如死尸般摆动完全没有反应,仿佛刚刚在这里说话的就不是她。

 邢靖雯看了一眼周兆锋说:“很有可能是自我催眠,这个必须专业人员介入,现在这个状态我们绝对搞不定。”

 周兆锋也明白:“先把她弄回去再说!”

 邢靖雯根本没动,周兆锋有些诧异的问道:“干嘛,让我一个人扛她啊?”

 邢靖雯面容严肃的说到:“你没发现这是我们的刑讯室么?”这句话对周兆锋犹如晴天霹雳,他立刻仔细的观察四周,的确和地下的刑讯室很像。

 为了确定他急忙冲出房门,一方面确定房间,一方面确定外面是否有陷阱,同时看看是否能追上刚刚出现的王瑾。

 一出门他就傻眼了,这条走廊太熟悉了就是他们的地下刑讯室,回头一看旁边就是前不久他和邢靖雯情复燃112室。

 周兆锋立刻有些眩晕,他有点无法分辨那些是真实的那些是虚伪的。

 他彷徨的回到房间里,同样彷徨的邢靖雯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接下来两个人所要面对的是什么,难道真的像徐赫说的那样!  M.SsgGxS.cOM
上章 苍莽之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