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母女花 下章
第一章、女神教师
 “死烂打有意思吗?就你这副肥猪模样还想追本小姐?也不撒泡照照镜子!”女孩叉着俏脸涨得通红,不屑地瞥了眼面前的胖子,转身拨开了围观的人群。

 “快上课了,大家都散了吧!”张寒拉着胖子袖口径直回到自己的座位,轻笑道:“和你说了别急。你看,搞砸了吧?”

 “臭丫头!老子非强了她不可!”胖子恨声骂道,脸上的肥一阵颤抖,脖颈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珏哥,咱们说好的各凭本事,你这一言不合就强上,算不算坏了规矩?”张寒转着手里的圆珠笔笑道。

 胖子怒不可遏待要分辨,上课铃响了起来。

 胖子名叫王珏,和张寒在高中入学军训时相识。两人都有着不错的家世背景,彼此性格又合得来,没过几便混得烂。刚才的女孩叫魏小冉,生得娇憨可爱、甜美动人,是班里男生公认的班花。

 王珏和张寒打赌一同追求魏小冉,却接连几天都碰了钉子。胖子从没失过这么大面子,又被张寒这么一,心中发了狠,恶念顿生。正自心中盘算,抬眼却瞥见一道绝代风华的丽影捧着教材缓步走上了讲台。

 “各位同学大家好!我姓杨,从今天起由我来担任大家的外语老师。”美丽的女教师微笑着自我介绍道,原本吵杂的教室顿时鸦雀无声。

 自打女教师进了教室,张寒的目光便像被磁铁所吸引。女教师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绝美的容颜令人不敢过分视,宛如玉刻般精致的五官浑然天成,朴素简单的打扮反透着股清丽典雅的气质。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副妇才有的丰腴身材,一对香瓜般大小的豪夸张地矗立在前。或许是因为部太过宏伟,担心引发腺疾病,张寒一眼便瞧出女教师并未佩戴罩。一对瓜竟似违背了地心引力的作用,丝毫不见下垂之势。圆滚滚的肥高高隆起,形如桃,感十足,随着女教师莲步姗姗,颤颤巍巍地左右自然摆动着。

 “我的天!这尼玛至少得有F罩吧?”坐在前排的王珏喃喃道。

 “是G罩,绝对是G罩!”张寒屏气凝神地盯着女教师前异常肯定地答道。

 “你们男生怎么都这样啊?一个个全是鬼投胎,大有什么了不起!”张寒的同桌是个还算标致的小女生,带着稚的口音不满道。女孩名叫徐颖,身材较为纤细,脯平平,一看就没有什么料子。

 “喂,平妹,不要自卑。你还有发育的机会嘛!”张寒头也不回,随口调侃道。

 “你妹才平妹!张寒你这人真讨厌!”徐颖被触到痛脚,立马就了。

 张寒一门心思全放在了女教师身上,徐颖后来又说了些什么也没太在意。步入高中的第一堂外语课,全班的男生大都听得魂不守舍。女教师甫一出场便被惊为天人,即便是班花魏小冉给比了下去。

 下课铃声响起,女教师整理好备课资料正要离去,忽听得身后有个声音呼喊道:“杨老师请留步,有几个问题我想请教您。”女教师回头望向来人,只见是个相貌俊秀的男孩,不美目一亮“咦?”了一声。

 “杨老师您好!我叫张寒。嗯?我是哪里不对吗?”张寒见女教师目光灼灼地打量着自己,不由摸了摸脸大为不解。

 “你像极了我的…呃,我的一位朋友。张寒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女教师自觉有些失态,俏脸莫名地一红。

 张寒只是借故和女教师多做亲近,也没多想,随口提了几个关于语法方面的问题。女教师耐心地解释了一番,张寒还待再问,上课铃却响了,只得恋恋不舍地目送心目中的女神匆匆离去。

 张寒所在的学校是W市重点中学L高中,位于江北的J区。由于未满18岁拿不了驾照,只得每天搭乘出租车上学放学。这天刚要离开教室,却被王珏给叫住。胖子环视左右,神秘兮兮地将张寒拉到角落,掏出手机翻了张图片递给张寒。

 图片里是个浑身赤的女孩躺在上,正是魏小冉。稀疏的被汁水浸得泥泞不堪,白浊的道口渗出进了,白皙的大腿下隐约可以看见单上印着点点红色的斑驳。女孩面色红,眼神离,似是发觉被人拍照,试图拿手遮挡住俏脸,却被抓拍了下来。

 “我靠,你还真把魏小冉给强上了?”张寒吃了一惊,将手机还给王珏。

 “嘿嘿,我叫人把她给绑了。下了点药,得跟个‮子婊‬似的,轻轻松松就把一血给拿了!怎么样?还是我先得手吧!”王珏得意洋洋地拍了拍张寒的肩膀。

 “唉,不服不行啊!行,过几天叫上吕冠和吴彦。就照你说的,找家最好的场子,我做东。对了,这事你打算怎么善后?”张寒不由苦笑,这些日子只顾着纠女教师,早把之前的赌约给忘了。至于王珏这取巧的手段,张寒虽不以为然,却也认赌服输。

 “了,视频都拍了几个G,还能怎样?刚开始还哭哭啼啼嚷着要去报警,现在还不一样乖乖撅着股等着挨!不过话说回来,这丫头也算是个难得的尤物。我自问经手过的处儿不少,还真没见过这么紧的!”王珏一脸笑道。

 张寒听着颇有些不是滋味,若说对魏小冉没有一点想法,那肯定不是真心话。

 想起不久前这位班花还对王珏不屑一顾,这才不到一个月工夫就被给胖子拿下了,用得还是下三滥的手段,心中不免有些后悔。和王珏闲扯了几句,便悻悻离去。

 张寒没有回家,出租车停在一家不大酒吧门口。酒吧的大厅在入夜前空的,只有两个酒保正收拾着东西。张寒径直进了间包房,沙发上坐着个中年男人,见到张寒笑道:“寒少,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说罢将一个档案袋放在茶几上。

 中年男人名叫韩棠,是黑簿会的白纸扇,类似于黑道帮派里的狗头军师。韩棠虽非才智卓绝之人,却极擅长情报收罗、打探消息之类的工作。早年曽受过黑簿会当代坐馆大哥张启明的救命之恩,一直以来对张家忠心耿耿。

 黑簿会原名驱虏会,起源于清代,是明末清初首倡“反清复明”的民间秘密结社洪门的一支。乾隆末年国势渐衰落,内频发。嘉庆即位后,打出“咸与维新”的旗号,整肃朝纲,大肆镇各地起义。

 此时的驱虏会已扎于两湖地区,逐渐发展壮大。借着庞大的关系网,掌握了大量地方官员贪赃枉法、收受贿赂的账簿,并以此胁迫地方政府欺瞒朝廷,这才免受征剿得以保全。驱虏会也自此由明转暗,成为当地一股黑道势力,并被冠以“黑簿会”之名。之后又经历了民国动、共和国崛起,到了张寒父亲张启明这一代,早已没有了当初偏霸一方之势。

 如今黑簿会的势力范围主要集中在W市江南H区,旗下夜店、酒吧和洗浴中心大小十余家,以情服务业为营。

 张寒打开档案袋,将资料取出仔细翻看,向韩棠抱歉道:“韩叔,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杨月玲,34岁,W市L高中外语教师,丈夫萧径亭九年前在一场交通意外中不幸丧生。两人育有一女,名叫萧怡婷,现年17岁,就读于L高中,今年高二。杨月玲还有一个亲生妹妹,名叫杨雪兰,现年29岁,在W市公安局任职刑警大队副队长。五年前,杨雪兰嫁给了杂志社的编辑刘伟男,两人至今无所出。

 姐妹二人的父母在三年前相继病逝,如今在W市并无其他亲属。

 “我也是刚到不久。不过寒少,这个杨月玲,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不然触怒了文芳姐,明哥只怕也不会高兴。还有这个该死的条子!这次如果不是你让我去调查杨月玲的身世背景,我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女人的妹妹竟然是当年…”韩棠面色阴沉,提到杨雪兰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杀机。

 “韩叔,说实话我真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竟然会和我家里有着这么深的渊源。”张寒打断了韩棠的话。沉片刻,又解释道:“不过你放心,杨雪兰我暂时不会去碰,这个女人就麻烦你派人帮我留意一下。至于我妈那里,我会想办法处理。”

 “唉,那好吧。陈涛J街的场子这两天被查得紧,我去分局王副局长那边探探口风。”韩棠身为黑簿会的二当家,几乎是看着张寒长大,对这位风的大少爷一点办法也没有,唯有苦笑一声便即告辞离去。

 张寒面前的茶几上依次摆放着四张照片。第一张便是女教师杨月玲,张寒盯着照片里风姿绰约的G女神怔怔出了会儿神。

 第二张是杨月玲的妹妹杨雪兰。刑警副队长穿着套制服,警官帽下是张美得近乎不似凡尘的俏脸,冷孤傲的气质在警服的映衬下显得愈发明照人。张寒不有些好奇,这个刘伟男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一个小小杂志社编辑竟能有幸娶到这样一位看似高不可攀的冰山美人,当真是让人羡不已。

 第三张是杨月玲的女儿萧怡婷。张寒的这位学姐是L高中众所周知的校花,女孩清纯脱俗的俏脸几乎遗传了母亲所有的优点,粉雕玉琢般精致的五官让人看上一眼便为之心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角有颗半截米粒大小的红痣。张寒略为沉,心中稍作盘算便已有了计较,决定暂时先将目标锁定在这位美貌学姐身上。

 张寒的目光停留在最后一张照片之上,不微微皱起了眉头,口中喃喃道:

 “还真像啊!难怪当时她会那么奇怪。萧怡婷,萧忆亭,原来是这样!”不同于前三张,这是张泛黄的旧照片。照片里是个男人,眉宇间竟和张寒有着三分相似,都是一般的清秀俊雅。细看之下,两人就连气质也同样带着股玩世不恭的味道。

 周末,张寒带着王珏和另外两个叫做吕冠和吴彦的男生来到位于江南H区的碧涛阁夜总会。这家夜店是黑簿会旗下最负盛名的场,即便是在W市整个江南比碧涛阁更好的场子也绝不会超过三家。

 夜幕降临,一楼的酒吧大厅内人头涌动。在DJ的带动下,现场炽烈的气氛被推向了高,舞池内灯光闪烁,群魔舞。

 张寒选了间靠外的卡座,开了瓶轩尼诗X。O,四人摇起了骰子。一旁的木台上,一位衣着暴的女郎正挂在钢管上搔首弄姿。王珏对着钢管女郎吹了声口哨,肥胖的身躯伴随着劲爆的舞曲夸张地扭动起来。

 张寒叫来酒吧经理吩咐了几句,随后经理领着四名陪酒小姐来到众人近前。

 忽然吕冠猛地站起身来,抓住其中的一位姿最佳的小姐就往外拽。经理不敢阻拦,退在一旁,余下的众人不面面相觑。张寒最先反应了过来,跟了出去。

 碧涛阁一旁的小巷内,夜阻断了夜店内的喧嚣,两人的争吵声分外清晰。

 原来这位陪酒小姐竟是吕冠的女友。两个月前,女孩背着吕冠在碧涛阁做起了兼职酒托。在夜店做陪酒自然免不了被客人占些手足便宜,甚至常有失身之虞。

 吕冠在校外常和一帮社会青年混迹在一起,脾气异常火爆,指着女孩的鼻子一顿臭骂。女孩不敢回嘴,只是呜呜咽咽地做着解释。

 吴彦上前劝,却被吕冠一把推开。最后还是张寒出面,吕冠才算收敛了脾气。隔得近了,张寒注意到女孩有些眼,一旁的王珏却一眼便认出女孩是L高中隔壁班的女生黄菲。

 浓妆抹之下,黄菲原本娇媚的俏脸显得更加妖冶,虽比不上魏小冉,却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少女。在学校,张寒偶尔也曾听男生们私下议论过这位隔壁班的班花,没想到竟也是名花有主之身。

 吕冠依旧骂骂咧咧,张寒有心规劝道:“我说吕冠,人家好歹也是个女孩子,你骂也骂了,气也出了,这次就算了吧!还有,你这火爆脾气得改改了,上次要不是我拦着,珏哥非被你揍趴下不可。”

 “呵呵,寒哥说的是。我真白瞎了双眼!珏哥大人有大量,不要记恨我才是。”吕冠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皮谄笑道。

 说到王珏,还真不是普通的二世主。王珏的父亲在部队里挂少将衔,对现代战争特种兵战法的改良做出过突出贡献,在军中素有声望。而王珏的母亲则是W市最为知名的建筑商之一。真要比起来,张寒的家世就不够看的。

 众人回到夜店,只是这么一闹也都失去了喝酒的兴致。碧涛阁二三楼是KTV,五楼到七楼设有各类套房,为寻花问柳而来的男客户提供形形的特殊服务。张寒带着众人来到四楼的牛场,这里和一楼酒吧格局类似,只是将大厅中央的舞池换成了木台,DJ播放的舞曲也相对平和。张寒随意找了个两张散台,众人各自落座。

 圆形木台之上是三个近乎赤的女人。左右两侧各站着个金发碧眼的大洋马,黑色的开档皮革半包裹着两具异常惹火的躯体。两对沉甸甸的巨感十足的肥在外,金色的充满着异国情调。二女和着节拍抖极尽挑逗之能,与台下的观众做着互动。

 木台正中则是一个浑身赤的女人,伴随着轻快的舞曲正跳着热辣的电舞。女人的被剔除,从头到脚每寸肌肤都被涂上了一层金粉,在灯光的映下熠熠生辉。女人长发飘飞,凹凸有致的身段、不堪一握的小蛮、修长平滑的美腿无一不成为场中视线的焦点。

 “寒少,你家这场子真不是盖的!中间那个光股的女人比咱们班花还漂亮!

 我只是搞不明白这里的人怎么比一楼少这么多?”吴彦角,一脸羡道。

 “呵呵,你要知道这里最低消费是楼下的三倍。”张寒瞥了眼王珏,胖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木台上的金粉女。

 “『金粉女皇』是牛场的台柱,这里一半的人都是冲着她来的!”黄菲在一旁口道。

 “这么说咱们这次倒是托了珏哥的福!对了,你和寒哥究竟打的什么赌?”吕冠耐不住好奇问道。

 “嘿嘿,要早知道你这里藏着个这么好的极品,我就换个赌法了。”王珏回过头来冲张寒眨了眨眼,这时木台上的三女已被另外五个衣舞女郎给替下。

 “黄菲只说对了一半,刘不光是牛场的台柱,更是碧涛阁的头牌小姐。

 珏哥要不要试试?”张寒闻弦知雅意,拍了拍王珏的肩笑道。

 “刘,好名字!哈哈,寒少真是个痛快人,我王珏没白你这个朋友!”胖子一咧嘴出招牌式的笑。

 “那好,吴彦你今晚也别走了。一会儿我帮你安排一个,保证你满意就是。”说罢,张寒便站了起来。  M.SsGGxS.com
上章 我的母女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