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母女花 下章
第二章、学姐的心思
 “杨老师,试题做完了,你快帮我看看。咦!学姐你回来了?”张寒推开房门,客厅门口站着个背着书包的娇俏女孩,却正是刚上完补习班的萧怡婷。

 “诶?张寒,今天又补课啊!妈妈应该是出去买菜了,你先坐会儿,要不晚上就在家里吃饭吧?”萧怡婷换了双拖鞋,将书包放在沙发上。

 “都怪我太笨,一套卷子做了这么久,耽误你们吃晚饭了!”张寒歪着脑袋抓了抓头皮。

 “没事,平常差不多也就这个时候吃饭。呵呵,不过我妈妈的手艺真的很一般,你要不嫌弃的话就将就一顿好了!”萧怡婷见男孩一副傻傻的模样甚是可爱,忍不住“噗嗤”一笑,两只小酒窝宛如盛开的梨花印在娇的俏脸上,看得张寒不由一呆。

 女孩面颊晕红,嗔怪地瞪了张寒一眼。

 张寒半晌才回过神来,忽然记起一事,从随身斜挎着的背包里拿出一件事物递给萧怡婷。

 “去年我妈去中东旅行,给我带了条围巾。我觉着颜色太鲜了,一直放在家里。前几天下雪翻了出来,想起学姐你怕冷就特地带了过来。”

 “你妈妈没准是觉得你长得太过斯文,才挑了条红色的。哼!看不出你还会献殷勤。老实代,你们班里有没有女孩子偷偷关注你?”

 萧怡婷自幼体弱,最受不得风寒。枣红色的围巾质地柔软、做工精细,女孩拿在手里便再舍不得放下,却哪里想得到这是张寒特地托人从伊朗买给自己的波斯手工羊绒精品。

 “我也不知道,可能有几个吧。不过比起学姐可就差得太远了!”张寒依旧只懂得傻笑,装作一副人畜无害状。

 “就知道油嘴滑舌!不过谢谢你的圣诞礼物啦!”女孩小嘴笑得弯成了一轮月牙儿。

 “婷婷你又拿了张寒什么呀?看把你美的!”女教师拎着购物袋刚进门便听见女儿银铃般的娇笑,不微微皱起了秀眉。

 “妈妈,我去做功课了。”萧怡婷俏脸又是一红,忙不迭抱起书包一溜烟躲进了房里。

 菜饭上桌,杨月玲叫来女儿和张寒一起落座。几样简单的小菜,卖相不算太好,口感也正如萧怡婷所言一般得很。可张寒却吃得津津有味,毕竟是女神亲手烹调的菜肴。张寒一边大快朵颐一边不住地大赞杨月玲厨艺了得,哄得女教师只以为自己厨艺见长,欣喜不已。

 “马!”萧怡婷小嘴一撇,不以为然道。

 张寒有些错愕,弄不明白为何自己夸赞杨月玲反倒遭来女孩的不满,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其实杨月玲又何尝不知张寒是在刻意讨自己心,但却生不出半分厌恶。或许是男孩和过世的丈夫有着太多的相似,自打第一次见过面便没来由地生出莫名的亲切感。教师节当,张寒送了杨月玲一套乔治·R·R·马丁亲笔签名的英文原版《冰与火之歌》。

 女教师极是喜欢,将其陈列在卧房的书架上,一有空便取来翻看。张寒借着和女教师讨论小说剧情拉近了彼此的关系,两人私下里亦师亦友成了不错的朋友。两个月前,张寒央求杨月玲为自己单独补习外语,女教师想也没想便一口答应了。

 张寒一方面自然是希望借机和杨月玲多做亲近,另一方面也是想以此为母女二人补贴些家用。女教师单靠着那点可怜的薪水硬是将女儿拉扯长大着实不易,母女俩平里生活拮据,即便是这套破旧的小房也是当年杨月玲亡夫留下的为数不多的遗惠。张寒每个周末补习完功课临走总会留下几百块作为酬劳,杨月玲自是不允,却每次都拗不过男孩。

 吃过晚饭,张寒又抢着帮杨月玲擦桌洗碗。女教师站在一旁看着男孩笨拙地收拾着碗筷,嘴角不觉泛起了一丝微笑,记忆中那个已有些模糊的形象竟和眼前这个清秀的男孩重合在了一起。

 中午学校食堂里,张寒端着餐盘坐到了王珏和魏小冉对面。“一大早的,你们两个被教导主任叫去干嘛了?”

 “还不是都怨他!在学校里也不注意点影响,成天着人家!”魏小冉嘟起可爱的小嘴抱怨道。

 “不知道被谁举报到罗主任那里,说我和小冉搞早恋。妈的!要让我查到是哪个王八蛋在背后使绊子,老子非弄死他!”王珏也是一脸郁闷,显然是被罗主任狠狠说教了一通。

 “哈哈,谁让你们平常走得那么近,也不懂得收敛一点。没听说过『秀恩爱,死得快!』?”张寒差点没忍住,一口饭险些了出来。

 “你小子也别幸灾乐祸!徐颖那丫头多半对你有点意思,指不定明天被叫去训话的就是你俩。”王珏扒着饭没好气地道。

 “听你这怨念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呐!怎么?是被请家长了?总该不会被劝退吧?不过你大可放心,我对平妹没有兴趣。”张寒反相讥。

 “罗主任是明白人。我在L高中念书,学校得了不少好,犯不着为这点芝麻绿豆大的事得罪我。我是受不了那老头跟唐僧似的没完没了地在我耳边念叨。”王珏放下筷子,瞅了眼身旁的魏小冉。“不过话说回来,徐颖的是平了点,和我家小冉没得比,更别说咱们杨老师了。”

 这下魏小冉可就不干了。“成天都是杨老师杨老师,听着耳朵都快磨出茧了!

 你们男生没一个好东西!”

 “话可不能这么说,像杨老师这样的大众女神谁见了不得着?男生也是人,怎么就不能有七情六了?”但凡涉及杨月玲,张寒总忍不住要抬上两句杠。

 “我说张寒,你该不会真想打杨老师主意吧?我找人打听过了,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良家。守寡多年,追求者无数,却连指头都没被男人碰过。我劝你还是尽早死了这份心!”王珏好,自然早将杨月玲的底查得一清二楚。

 “这个就不劳珏哥你费心了。那些个货,以杨老师的条件又怎么会放在心上!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朋友归朋友,我可警告你了,你可别又来你那套!

 不然咱们朋友就真没得做了!”张寒收起了笑容,望着王珏正道。

 “得了吧,全校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我可没那个胆!再说了,我每天连小冉都喂不,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女人!”王珏自觉讨了个没趣,随口打了个哈哈,惹得一旁的班花好一通粉拳尽数招呼到胖子一身膘上。

 学校和正街隔着条小巷,这天张寒放学回家刚转过巷子的拐角,忽然看见街边有道熟悉的倩影。正上前打声招呼,却见萧怡婷上了一辆白色奥迪。张寒心中顿时一紧,止住了脚步。一愣神的工夫,白色奥迪已然发动了起来。张寒忙快步奔到路旁拦了辆出租车,吩咐司机跟住奥迪。

 一路之上,张寒心绪不宁,出租车最后停在了杨月玲家院子门口的不远处。

 白色奥迪旁,萧怡婷正和一个穿戴时尚的年轻男人说着话,两人谈笑风生状似亲昵。张寒付过账便下了车,隔着有些距离,两人的说话听得不太分明,只能隐约听到“周末”、“吃饭”、“唱K”一类的只言片语。张寒又走近了几步,仔细辨听。

 就在这时,萧怡婷忽然扭过头来正好和张寒对上,两人都是一呆。张寒脸色有些发青,盯着不远‮女处‬孩略微僵硬的俏脸看了好一会儿,才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转身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萧怡婷见状追了过来,却被年轻男人抢上两步拽住袖口。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女孩用力挣脱男人的拉扯。待要再追时,却哪里还有张寒的人影。

 张寒铁青着脸靠坐在出租车后排的座椅上发着呆。当初王珏使手段将魏小冉弄上了,张寒曽为此郁闷了好一阵。如今和萧怡婷虽还没有发展到情侣的地步,但女孩对自己颇有好感却是能感受到的。张寒自问在这对母女身上花费了不少心思,本以为不用多时便能水到渠成,没曾想竟又被人截了胡。

 张寒沉半晌,拿出手机拨通了韩棠的号码。“韩叔,请你帮我查一部白色A6的车主信息,车牌号是****”

 萧怡婷坐在后排的座椅上,望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建筑怔怔出神。半个小时前,女孩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是母亲出了车祸正在接受手术。刚上完补习班的萧怡婷立时便没了主意,急得泪水盈满了眼眶。一旁的同坐王鹏在得知情况后,提议开车送女孩去医院。萧怡婷原本有些不太情愿,但事急从权,也只得答应。

 王鹏是今年转校来的班生,比萧怡婷年长一岁。人长得斯斯文文,在班里对谁都是客客气气,人缘极佳。相处久了,萧怡婷对这位同坐也有了些了解。王鹏家境富裕,父母都是生意人,常年在外经商。因为已经年满十八,王鹏自己开着台奥迪A6以作代步。由于顺路的关系,萧怡婷平常回家偶尔也会搭趟便车。

 一周前,在小区院门口碰巧被张寒给撞上,这才生出误会。这几天张寒电话不接,在学校更是躲着自己。萧怡婷心中黯然,之后王鹏几次开车相送,均被女孩婉拒,而原本周末约好的同学聚餐也借故推托了。

 萧怡婷心中挂念还躺在医院手术室里的母亲,不断催促着王鹏快些。当年父亲便是因为一起交通意外而丧生,女孩在心里默默祈祷着母亲千万不要有事。

 又过了好一会儿,萧怡婷忽然觉着哪里有些不对劲了。省人民医院虽然在江南W区,但沿途路况良好,照着目前的车速早该到了。这时车已驶进一个城中村,在狭窄的小巷中穿行。

 “王鹏,是不是走错路了?怎么还没到?”萧怡婷试探着问道。女孩虽心思单纯,却并不笨,联想到之前的种种,心中已然起了疑。

 “就快到了!你别着急,杨老师一定不会有事的。”王鹏只以为女孩担心母亲安危,随口安慰道。

 “我们现在是在哪?离医院还有多远?”萧怡婷不动声地装作查看车窗外参差错的自建私房,心中却在暗自盘算身之策。

 “穿过这个城中村就是F路,最多不到十分钟”王鹏耐心解释道。

 “能不能先停一下,我想去方便。”萧怡婷忽然双手抱在前,有些羞窘地低声央求道。

 似乎觉察到女孩的异样,王鹏看了看后视镜并未答话。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气氛顿时变得有些难堪起来。

 又经过几条小巷,白色奥迪最终停在了一间三层楼私宅外的庭院内。王鹏一声不吭便下了车,两个膀大圆的彪形大汉正等在门口。不待王鹏吩咐,两人拉开车门,也不顾女孩哭闹硬是连拉带拽将萧怡婷架了出来,跟着王鹏径直进了楼内。

 “你们都给我温柔点!别把我的小美人给弄伤了!”王鹏望着萧怡婷梨花带雨的俏脸,想到费尽了心思终于能将这朵觊觎许久的清纯校花据为己有,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

 四人进了一间宽大的卧房,王鹏向两名壮汉吩咐道:“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都给我出去吧!”

 “你想干什么?不要过来!王鹏,我求求你放过我吧!”萧怡婷背贴着墙角,望着一步步近的男人哭求道。

 “婷婷,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我保你一世衣食无忧。不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尽我所能足你。你知道吗?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你了!”王鹏屈起食指将萧怡婷略微尖翘的下巴托起,深情地望向女孩睫微微颤抖的一双美目。

 “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求你放我回去,今天的事我绝不会说出去的!”天真的女孩还存有最后一丝希望。

 “哼!就是那天那个小白脸?他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和我争女人!妈的!你该不会已经被他上了吧?”想到萧怡婷可能已非‮女处‬,王鹏不一阵恼怒,猛地揪住女孩围在脖子上的围巾用力一扯,萧怡婷顿时立足不稳险些被带得跌倒。

 “快放手!你这混蛋!”女孩哭喊着拼命去掰男人抓着围巾的手指。

 “不就一条破围巾吗?还当个宝!咦!你手里拿着什么?”王鹏不屑地道。

 两人纠之际,赫然发现萧怡婷手中握着个手机,便一把夺了过来。一看之下,立时炸了。原来手机一直处于通话状态,通话时间已持续了二十多分钟。

 萧怡婷还在车上时便发觉有异,于是一边向王鹏套话,一边偷偷尝试着打给张寒求救,万幸的是这次终于接通了。萧怡婷一直暗自将手机揣在手里,两人的对话和争执尽数传到了电话的另一端。直至方才王鹏撕扯围巾,情急之下这才了马脚。

 “妈的!你这小人居然给我玩花样!好好好,张寒是吧?你指望那个小白脸来救你?哈哈,那小子要是真有本事找到这儿来,老子正好阉了他!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老子要当着他的面烂你这小人的眼!过几天再把你那位如花似玉的妈妈也给绑来,让你们一辈子做我的奴母女花!哈哈哈…”直到此刻,王鹏终于彻底撕掉了平时的伪装,暴怒之下一把将手机掷在地上,摔作了好几块。

 萧怡婷直听得满脸惊恐,暗骂自己愚蠢。张寒不过是个16岁的普通男孩,就算带着几个同学,却又哪里能是外面那两个壮汉的对手。这下不光自己清白不保,还把张寒给连累了。唯今之计只能寄希望张寒能在第一时间报警,可即便警察能赶来也绝非一时半刻的事,到那时怕是自己已经…王鹏此刻也意识到此地已不宜久留,正要叫人进来将女孩带走。忽听得“砰”的一声巨响,反锁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样?”张寒和一个瘦男人领着七八名汉子鱼贯而入,将房间得满满的。

 萧怡婷一把推开王鹏,燕投怀般扑入张寒怀里。顷刻之间,女孩由大悲到大喜,只感到心力瘁一阵虚,再也忍不住紧紧抱住男孩放声大哭起来。

 张寒将萧怡婷搂在怀里,望着惊魂未定的王鹏笑道:“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只要你老老实实给婷婷磕三个头,再从这扇门里爬出去,我也不拦着你。”

 又回头对一旁的瘦男人道:“涛哥,让兄弟们挪个地儿,把过道给王大少爷腾出来!”萧怡婷记起还在医院里的母亲,伏在男孩怀里噎噎道:“呜呜…张寒,先别管他了。妈妈被车撞了,你快带我去医院吧!”

 张寒摩挲着女孩的秀发苦笑道:“我的傻学姐啊!你们家在江北,真要出了车祸哪有不就近送医的道理?我敢断定是这小子叫人给你打的电话!”  M.sSGgXS.Com
上章 我的母女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