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母女花 下章
第五章、人妻警花
 “啪——啪——啪…”

 “死你…嗬嗬…死你这口不对心的小妖!”两具赤体在上不断翻腾,张寒大的茎在萧怡婷道内快速进出着。汁水四溅,女孩股下的垫被染得一片狼藉,两米多宽的大随着张寒的剧烈起伏“吱吱”作响。恍惚间,萧怡婷精致的俏脸和杨月玲绝美的脸庞重叠在了一起。

 “喔喔…来了…啊——”萧怡婷‮腿双‬盘在张寒间,胳膊环住男孩脖颈撕扯着头发,身子一阵痉挛。

 同一时间,张寒也加快了频率,几个大力冲刺,高如约而至。

 张寒坐在边点燃了一香烟,还没上几口便被萧怡婷一把夺了过去。

 “怎么回事啊!都说了好几次了,就是不听!以后你,我也!”萧怡婷依旧娇吁吁,将剩下的半支烟含在嘴里猛地了一口,顿时被呛得一阵剧烈咳嗽,泪珠滚滚而落。

 “着玩玩而已。好啦,以后再也不了!走,陪我下楼喝酒!”张寒将香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灭,搂着女孩进了卫生间。

 两人简单冲洗后,穿好衣来到一楼酒吧。张寒开了瓶红酒,倒了大半杯,一扬脖子一饮而尽。接着又满上,正要再喝,却被萧怡婷抢去,也是一口底朝天,一张俏脸憋得通红,还不忘狠狠瞪了张寒一眼。张寒不由苦笑,将女孩搂在怀里。

 此时正值夜场高峰期,酒吧内人满为患,劲爆的舞曲混杂着喧嚣声充斥着大厅。忽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在夜店门外突兀地响起。没过多久,十多个身穿制服的警员闯了进来。为首的是名英姿飒的女警官,冷绝伦的俏脸上透着股淡淡的杀气。

 “哎呀!是小姨!”两人离着较近,萧怡婷一眼便认出那女警官正是杨雪兰。

 女孩被吓得不轻,小脑袋一缩埋进了张寒怀里。

 张寒也有些惊疑不定,市局刑警大队的副队长怎么会带队参与扫黄行动?之前H区分局那边竟没有收到一点风声。难不成是联合稽查?这下只怕碧涛阁得遭难了。

 一众警员冲破人群,兵分两路直奔电梯口和安全通道,现场一片混乱。张寒看这阵势心知必然难以善罢,拉着萧怡婷乘离开了酒吧。大门出入口果然已被警力封锁,路旁停着七八辆警车,好在几名把守在外围的警员并没有为难两人。

 当晚,被带走的小姐和嫖客总共不下三十人,这还只是来不及身被堵在房里的。刘因为刚巧来了例假,这才得以幸免。碧涛阁经此一劫,被勒令停业整顿半年。得亏韩棠多方打点,两个多月后才重新开张,只是生意却已大不如从前。

 自打向杨月玲表白失败后,张寒并未就此放弃,却依旧屡屡碰壁,一度陷入颓废。女教师看在眼里,多次苦口相劝,却徒使张寒更加痛苦。

 王珏周旋于魏氏姐妹之间疲于奔命,却乐此不疲。终于东窗事发,一天夜里在酒店和魏紫玫开房时被魏小冉抓了个正着,姐妹俩几乎当场翻脸。王珏也算有些本事,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没过多久不仅令这对姐妹花彼此接受了对方,更玩起了一皇二后的戏码。后来张寒问起,胖子只是笑而不答,想来也不会是什么见得光的伎俩。

 一晃到了年末,这天外语课杨月玲拿着教材走进教室,和往常一样下意识地瞧了眼张寒所在的位置,却发现座位上依旧不见男孩的身影。这已是张寒连续第三天没来上课,杨月玲只觉着心里空闹闹的,似少了些什么要紧的事物难受至极。

 以女教师对男孩的了解,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张寒是断无可能缺课的,尤其还是外语课。杨月玲心下惴惴,整堂课一直心绪不宁,接连出了好些个错。女教师一反常态弄得在座的学生都不免有些奇怪。

 下了课,杨月玲立马找到吴彦问起张寒的去处。

 原来这些天张寒染上了重感冒,如今正躺在医院里。虽不是什么大病,但据吴彦说高烧到了快40度,一度连意识都有些模糊。

 女教师听罢立时紧张了起来,当着吴彦却不便多问。要知道张寒虽然看似文弱,但身体素质向来极好,体格也较为坚实,自相识以来从不见男孩打针吃药,更遑论如此重病。联想起近段日子张寒每每望向自己出如同死灰般落寞的眼神,杨月玲心中没来由地一阵痛。料想这病怕是多半落在了自己身上,正是由于女教师刻意伪装出的冷漠一次又一次地刺伤了男孩,才致使张寒病倒。

 当晚,杨月玲赶到位于江北的T医院,在特级病房外意外地见到了正准备离开的女儿萧怡婷。女孩眼眶微微有些红肿,并没有注意到走道另一边的母亲。萧怡婷与张寒素来关系极好,杨月玲也没有太过在意。

 待女儿离去,在确认病房里再没有其他人后,杨月玲悄悄走了进去。病房内空间极大,拥有独立的阳台和卫生间,张寒静静地躺在病上似乎还在昏睡。杨月玲望着男孩消瘦的俊脸,忍不住心中一阵自责。

 这几个月来,女教师其实并不好过,虽一再婉拒张寒锲而不舍的追求,心中却并非没有犹豫过。曾有好几次一念之间几乎便要一口答应,只是碍于两人年龄太过悬殊,才最终强自压抑了这份冲动。可如今看着眼前的男孩因为自己的坚持成了这副模样,心中不涌起了强烈的悔意。杨月玲爱怜地摩挲着张寒发烫的脸颊,俯下身子在男孩干涩的嘴上轻轻吻了吻。

 张寒这些天整躺在上时睡时醒,每次一睁眼尽是些熟悉的面孔。萧怡婷自不必说,王珏、吕冠和吴彦几个也都来探望过几回,不过见得最多的还是自己的母亲史文芳。头两天母亲一直待在病房陪在张寒身边,直至高烧渐渐消退,这才架不住疲惫回家休息。

 这会儿萧怡婷刚走,张寒正自闭目歇息。忽觉脸庞一阵温热,勉强睁开双眼,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映入眼帘,却正是自己魂牵梦绕的女神。张寒只以为是在做梦,伸手拭去杨月玲脸颊上的泪珠,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女教师抱在怀里,就着朱吻了上去。舌尖撬开齿在檀口内来回搅动,猛地一,将沾满津的香舌含在嘴里细细品尝起来。怀中的美人略微有些抗拒,象征式地挣扎了一阵便失在男孩的热吻之中。

 既是一场梦,张寒也不怕亵渎了女神,暴地撕扯着杨月玲的衣,却有些力不从心。忽然女教师挣脱出张寒怀抱,向病房门口走去。“啪”的一声房间陷入了黑暗,接着是房门被反锁的声音。又过了会儿,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尽管是在梦中,张寒依旧感受到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不多时,一具滚烫而又丰腴的体钻进被子里。女的芳香令人沉醉,张寒只觉口一沉,两团硕大的球贴了上来,呼吸也不免为之一滞。张寒的双手在杨月玲的背游走,紧致的肌肤宛如绸缎般细滑,圆滚滚的大肥股柔软而弹手。

 张寒心头焰高炽,一个翻身将杨月玲在身下,一把扯去子褪至膝盖,早已蓄势待发的抵在了女教师漉漉的户上。杨月玲一声惊呼,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张寒很快便找准了方向,腹微头进入了一个滑紧凑的所在。

 女教师一声闷哼,十指隔着睡衣陷入了男孩背部的肌

 张寒猛地一发力,大的茎一到底。身下的杨月玲浑身一震,一口咬在了男孩肩头。张寒顾不得疼痛,奋力起来。只是片刻工夫,道内汁水变得异常充盈,女教师原本僵硬的身子渐渐松弛下来,双臂环住男孩的脖颈主动献上香吻。

 终究是大病未愈,没过多时,张寒全身已是汗出如浆,只觉着眼冒金星一阵乏力。拼着最后一丝气力勉力几下冲刺,关一松便瘫软在杨月玲身上“哼哧哼哧”大口气。霎时间一股不可抗拒的困意袭来,不久便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上三竿,张寒试着挪动身体,感觉不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恢复了大半。回味起昨晚那场美妙的梦,竟觉着异常的真实。

 “醒了?今天打左手还是右手?”小护士将吊瓶挂在支架上,望着张寒笑道。

 “还是左手吧。咦!我的衣服谁帮我换了?”张寒伸出胳膊,发现贴身的睡衣已经不是昨天的那套了。

 “还能有谁?你女朋友呗!”小护士用止血带将张寒的手腕扎紧,确认了血管的位置。

 “不会的,白天她要上课,一般都是晚上才会来。”这些天萧怡婷放了学都会提着外卖到医院和张寒一起吃晚饭。

 “呵呵,骗谁呢!早上我来给你量体温,发现门是反锁的。叫了半天,你女朋友才开门,一看就知道你们俩没干好事!你女朋友漂亮的嘛,那身材…嘻嘻…未免也太夸张了吧!福不浅喔!”小护士为张寒包扎好胶布,朝男孩暧昧地挤了挤眼便离开了病房。

 张寒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有些难以置信昨晚梦见自己和杨月玲一番绵竟然真实发生过。又努力回想了其中的细节,这才基本可以确定并非做梦。张寒按耐不住失而复得的狂喜,正要拔掉针管立刻去找杨月玲当面证实。可转念一想,却又渐渐冷静了下来。有过之前的教训,张寒再不敢这般贸贸然找上门去,弄不好又要碰一鼻子灰。若要确认其实也不难,如果杨月玲当真一夜未归,只需向萧怡婷套句话便能知晓。

 两天后的外语课,杨月玲刚进教室一眼便瞧见了端坐在座位上的张寒。男孩大病初愈,面色依旧有些苍白,冲着女教师大有深意地笑了笑。杨月玲顿时俏脸羞得通红,不敢再看,低着头走上讲台。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杨月玲慌忙逃出了教室。刚回到办公室,还没坐稳便收到了张寒发来的短信,仍旧是那句“杨老师,这个周末有空吗?”杨月玲看着手机屏幕,嘴角不由微微翘了起来。

 周六W广场热闹非凡,杨月玲大老远就瞧见站在门口的张寒一边招着手一边朝自己快步跑了过来。

 “杨老师,你今天好漂亮啊!”张寒接过女教师拎着的手提包,由衷地赞叹道。

 “不好意思!出门晚了,路上有点堵。”杨月玲穿着件墨绿色呢子大衣,罕有地化了淡妆,美不可方物,惹得路过的不论男女都忍不住多看上两眼。

 “美女迟到天经地义!就是等再久我也愿意!走,先去吃点东西。”张寒牵起杨月玲的小手向街边的一家火锅店走去。

 W广场是外地开发商在W市修建的大型商业综合体,集购物、娱乐、餐饮于一体。张寒之前也曾和杨月玲一起逛过,只是这次不同于以往,两人的关系已从朋友变为了情侣。自打那晚发生过体关系后,两人便心照不宣地有了默契。

 “哈哈,明明不能吃辣,还非要逞强,以后有你受的!”杨月玲亲昵地挽着男孩的臂弯咯咯笑道。

 “嘶——我都这么迁就你了,还要来损我!诶,你看这双鞋好看吗?”张寒指着一双酱紫的小羊皮时装鞋,大着舌头问道。

 “好看是好看,就怕没我穿的码子。”杨月玲拿起鞋看了看,又放了回去,撇了撇小嘴。

 “试试呗!”张寒让导购拿了双最小码。一般店里最小的尺码是35,杨月玲的脚却只有34码,平常买鞋基本上都在淘宝网购。

 “你看,我就说嘛!这不合适的。”张寒半蹲在地上,为女教师去皮靴将时装鞋给换上,勉强还算合脚。

 “美女,我们店的鞋尺码普遍偏小,这双鞋我觉得你穿着好看的!颜色也容易搭配子。呵呵,你弟弟对你可真细心!”导购小姐站在一旁笑道。

 “哪来的弟弟?我是她男朋友!给我包起来。”张寒瞪了导购一眼,示威般握着杨月玲套着丝袜的小脚好一阵,羞得女教师满脸晕红。

 “先生,您是刷卡还是付现?”导购小姐大感尴尬,忙将鞋捡起放入盒子里。

 “刷卡。”张寒旁若无人地握住杨月玲的小脚凑近鼻子跟前闻了闻,抬头向女教师调笑道:“嗯——好香啊!”两人走出店门,杨月玲在张寒后狠狠掐了一记,娇嗔道:“你怎么这样的呀!也不分场合,羞死人了!”

 “哼!那个蠢丫头居然说我是你弟弟,什么眼力见儿啊!”张寒搂着女教师走在川不息的人群里,看着周围投来的一双双羡慕或嫉妒的眼神,心里不免有些虚荣心泛滥。

 “哈哈,好弟弟,一会儿逛完街你打算带姐姐去哪玩啊?”杨月玲直笑得花枝颤。

 “当然是去酒店开房!上回我状态不好,这次非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想起那晚浑身乏力,没坚持几分钟便缴了械,张寒不有些懊恼。

 “还好啦!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好,我对那方面需求也不是很看重,而且这几天人家不太方便。”杨月玲难得出小女孩般的羞涩,说到最后声音细若蚊呐。

 听着女教师越描越黑,偏又不凑巧,直恨得张寒牙

 圣诞节就快到了,各家店铺都推出了相应的打折活动,张寒为杨月玲挑了几件冬装。又逛了一会儿,两人都有些累了,张寒想起和萧怡婷常去的一家川菜馆离着不远,便带着女教师出了W广场。

 两人在路旁正要拦辆出租车,杨月玲忽然“诶!”了一声:“那不是兰兰和伟男吗?”

 张寒心中一动,循着女教师的目光望去。一辆破旧的桑塔纳停在马路对面外侧的一股道上,和一台蓝色凯美瑞擦在了一起。冷的刑警副队长穿着身便装,正和一个中年男人互相争执着,一旁还站着个一脸书卷气的男人。

 “兰兰,这是怎么回事啊?”张寒和杨月玲走到近前,女教师牵着妹妹的手问道。

 “咦!姐姐你怎么在这?”杨雪兰没料到会在这里遇见姐姐,冷孤傲的俏脸宛若冰山融雪,看得在场的三个男人俱是一呆。“喏,这人把我车给撞了!”“我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现在是你包了我的头好不好!”中年男人立马不干了。“你们仗着人多是不是?我现在就打110。就算你是警察,我在警大队一样也有朋友,未必就真怕了你!”

 见中年男人掏出了手机,张寒连忙劝阻道:“这位老哥,报了警还得走程序,既耽误时间又费事!不如这样,今天你们两位的损失全有我一人承担,你不妨开个价。你看如何?”

 打发走了中年男人,杨月玲为众人介绍道:“这是我妹妹杨雪兰,这位是我的妹夫刘伟男,这是张寒,是我的…”

 张寒一把握住杨月玲的小手,抢着说道:“我是她男朋友。”见姐姐俏脸布满了红霞,却并不出言否认,杨雪兰不由得一愣。旋即带着一丝不屑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男孩,对杨月玲笑道:“姐姐,你从哪里弄来这么个小鲜?该不会是你的学生吧?”

 “兰兰,你…你胡说些什么!”被妹妹一语道破,女教师不一脸尴尬。

 这时刘伟男忙走过来打圆场:“小寒呐,刚才多亏了你帮忙!这费用怎么好意思让你来出呢!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要不你留个账号给我?”“小鲜”三个字犯了张寒忌讳,不有些恼怒,却又不便发作,一把将杨月玲揽在怀里摆了摆手:“我女朋友的事就是我的事。小事一桩,不必客气!”“姐姐,我一会儿还有事,先走了!有空和婷婷一块过来玩!”杨雪兰看也不看张寒一眼,和杨月玲打了声招呼便坐进了驾驶座。

 “真不好意思!兰兰她从小就这副子。”杨月玲显然对这个妹妹有些无可奈何。

 望着远去的桑塔纳,张寒目光闪烁不定,心中却暗自下定决心誓要将这朵带刺的冷警花给摘了。  M.SsgGxS.cOM
上章 我的母女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