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母女花 下章
第十一章、借酒献菊
 K酒店位于江北江滩。萧怡婷恰逢月事,留在了碧涛阁。张寒和杨月玲依着杨雪兰所给的房号来到一间包厢,房间内坐满了两张大桌,大多为杨雪兰市局里的同僚或下属,只留出三张座椅。杨雪兰在众人面前对张寒依旧不冷不热,反倒是警花的丈夫刘伟男还算客气,不过也仅仅只是表面应付一下而已。张寒不以为意,只是一心惦记着杨雪兰说要送给自己的礼物。

 杨月玲取出张寒精心挑选的南洋黑珍珠项链为妹妹戴上。成串的大颗塔希提黑珍珠自是价值不菲,戴在警花白皙修长的脖颈之上将原本冷孤傲的气质衬托得愈加突出。

 席间众人推杯换盏不亦乐乎,张寒缩在角落里只顾埋头大吃,表现得异常低调。刘伟男高谈阔论,引得众人不住劝酒,就连杨雪兰也不免被多灌了几杯。待到饭罢散场之时众人皆有醉意,刘伟男和几个酒量较浅的警员更是醉得人事不省,原本计划着下半场唱K也只得作罢了。滴酒未进的张寒买单后又主动担负起护送杨雪兰夫妇回家的代驾司机。警花假意推辞,却拗不过张寒一再坚持,只得勉强答应,然而微微翘起的嘴角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张寒本想吩咐杨月玲自行回家,又觉放心不下,叫来黑簿会就近堂口的兄弟护送才算安心。待得众人散尽,张寒与杨雪兰合力将烂醉如泥的刘伟男搀扶至后排座椅,两人不相视一笑。

 “明明酒量不行,偏偏要学别人豪饮!”杨雪兰借着后视镜望向醉得如同死狗一般的丈夫摇头苦笑。

 “我倒没觉着有什么不好,反倒要感谢他今晚成全了我们的好事呢!”张寒单手操控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握住了警花的柔荑。

 “呸!谁跟你有什么好事。不要脸!”杨雪兰嗔骂道,却没有回被握着的手。

 “不是说有礼物要送给我吗?快拿出来瞧瞧!”张寒将杨雪兰的小手放在间,松开皮带把已然起的茎掏了出来。

 久违而熟悉的大在掌心搏动,火热而坚硬。杨雪兰喉头一紧,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中顿时感到一阵足和充实,瞥了眼后视镜语带双关道:“急什么!

 是你的还怕跑了?”

 好不容易等到绿灯,张寒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怎么不急?放着你这么个国天香的小美人坐在身边能不急?来来来,先帮我吹一管解解馋!”说着便忙不迭将警花的螓首硬往下按去。

 杨雪兰一声惊呼,措不及防之下被头杵到下巴。正要撑起身子,一股浓烈的男气息直扑鼻腔,心中不由一。舌尖下意识地扫过头顶端的马眼,熟悉的腥膻味如同药一般刺着警花泛滥的情。酒意上涌,杨雪兰哪里还顾得上后排正自酣睡的丈夫,一口便将男人充血的头含在嘴里细细品尝起来。

 张寒一面享受着杨雪兰的口舌服务一面为警花去上衣,顺手将罩也摘了扔在一边。心中却愈发焦躁,只盼着早些抵达目的地好将警花大快朵颐。偏偏天公不作美,大半夜遇上了车,还好死不死堵在了条单行线上。也不知前方发生了车祸还是如何,竟使得整条路段陷入了瘫痪,车辆前行异常缓慢。

 张寒开着的是杨雪兰家用代步的老式桑塔纳,避震效果并不算好。其间侧卧在后排的刘伟男先后呕吐了两次,车内空间狭小,气味难闻呕。张寒只得将四扇车窗尽数摇下,令空气流通方才好过了些。

 天色虽晚,但在路灯的强光照下却有如白昼。车内的戏自不免落入有心人眼里,使得两人更增兴致。张寒一手驾车一手把玩着警花满的双,下体传来的阵阵快让张寒发出舒的叹息。杨雪兰趴伏在男人下卖力地吐着茎,披散的秀发遮住了警花的俏脸,赤的上身也不知是因为羞还是兴奋,微微颤抖着泛起了皮疙瘩。

 “听到没?刚才那个女人说你是货耶!大庭广众子给男人含巴就这么让你兴奋吗?啧啧啧——你还真是啊,我的货警官!”张寒嘿嘿笑道。

 听到男人下的讥笑,饥渴已久的人警花白花花的身子颤抖得愈发剧烈了。

 “喔——小嘴还真会呢!你老公就在后面,这样真的好吗?一会儿万一醒了可就精彩了!”杨雪兰前的凸起在张寒掌中不断变化着形状。警花的双虽没有女教师那般夸张的尺寸,却胜在坚。半球形的型完美无瑕、触感极佳,小巧精致的头、鲜红的晕,有如一件艺术珍品。

 “就他喝成这样…噗嗤——噗嗤…不睡到天亮别指望能醒!”杨雪兰与丈夫刘伟男自幼相识,两人在学生时代便已确立了恋爱关系,刘伟男酗酒宿醉的窘状杨雪兰倒是见得多了。

 “哈哈,看来我们杨警官今天是有备而来啊!”两人说着话,车已行近至前方路口。一条匝道被路障拦阻,另一股道上几名警正逐一盘查着过往车辆,弄了半天原来是查酒驾。

 此时张寒已到了最为紧要的当口,早已和男人配合娴熟的杨雪兰立时便有了感应,加快了吐的频率。张寒突然注意到一名女警不知何时出现在侧面几步远的距离,手里拿着个酒含量检测仪,目标显然正是自己。此时若要回避已是为时已晚,张寒一个灵,立时在杨雪兰的小嘴里发起来。

 杨雪兰的朱头紧紧包裹,浓稠的不断冲刷着警花的喉头“咕咚”一声将尽数咽下,还意犹未尽地角的残渍。杨雪兰捋了捋额角的秀发,媚眼如丝地望向满脸尴尬的张寒,目光微移这才注意到车窗外目瞪口呆的女警。

 “这位先生,麻烦你出示一下驾驶证,我现在怀疑你危险驾驶。”女警也就二十出头,略有几分姿,比之杨雪兰却是相差甚远。女警不无妒忌地骂了句“小货,真不要脸!”便不再理会羞臊死的警花。

 “不是吧,警官。我学过规,你可不能诬告我!”张寒将刚领不久的驾照递给了女警。

 “你这属于疲劳驾驶,连车带人我有权扣留你48小时。”女警只略微翻看了两眼便将驾照收了起来。

 “你说我疲劳驾驶可有证据?你倒是瞧瞧我哪里疲劳了!”张寒一边说着话,一边慢条斯理地将尚未疲软的裆。“她是我女朋友,口不犯法吧?

 再说这事也轮不到你们警来管吧!坐在后面的是我在杂志社的朋友,我想你也不想看到明天J区警大队暴力执法的新闻见报吧?”“你…哼!你少拿记者来威胁我,你朋友都醉成这副模样了!嗯,对了,你给我出来!我现在怀疑你酒后驾驶!”女警显然已不是未经人事的雏儿,见张寒年纪不大,本钱却着实不小,俏脸一阵绯红,却又忍不住偷偷多看了两眼。

 “”

 然而令女警失望是张寒并未被检测出酒含量超标,反倒是因为耽搁太久,后面的车辆开始不满,纷纷鸣笛催促起来。这边的状况引起了几位当值同事的注意,女警气得直跺脚,最终只得悻悻地将驾照还给了张寒。

 经过一番波折终于回到了杨雪兰家中,警花将丈夫安顿好,便迫不及待地前往酒店开房寻,却被张寒一把拉住。“何必那么麻烦,在家里做岂非更刺!”“不行啊,张寒。我们还是去酒店吧!”杨雪兰心中一阵悸动,扭头看了眼躺在上的丈夫,明亮的双眸闪过一丝歉然和羞愧,最终还是廉之心占了上风。

 “天亮前他都不会醒,怕什么!”张寒一双魔手在警花周身各处感部位游弋着。“难道你就不想试试当着老公面挨是个什么滋味?错过了今天,只怕以后都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可是…唔…”杨雪兰已然心动,心中却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诫自己只要再往前迈上一步便会就此沉沦,万劫而不复。

 张寒见杨雪兰眼中现出挣扎之,索将心一横,暴地封住了警花的小嘴,舌尖撬开齿连同津一并渡入。

 杨雪兰本能地着男人侵入檀口内肆的舌头,情和酒渐渐麻痹了大脑,身上的衣被逐一褪去,很快两人便裎相见。

 昏暗的卧室内弥漫着男女合后的靡气味和味,地板上散落着衣成团的卫生纸。凌乱的头挂着一幅婚纱照,照片里一对甜蜜依偎着的新人正是杨雪兰和丈夫刘伟男。并不算宽绰的木上除了一对媾的男女还躺着一个呼呼大睡的男人。此刻正沉浸在梦乡中的刘伟男自是万料不到自己深爱着的子就在身边和另一个男人正做着苟且之事。

 男人兴奋的息、女人压抑着的呻体剧烈的撞击之声和一旁绿帽丈夫的鼻鼾共同合奏出一曲响曲,为人警花此后的放人生拉开了大幕。

 “啵”的一声,张寒将半软的茎拔出杨雪兰泥泞的道,大股汁水混杂着白浊的道口冒着气泡汩汩溢出。“我的好兰兰,说好的礼物呢?现在总该可以拿出来了吧!”

 “呸!谁是你的兰兰!”杨雪兰妩媚地白了男人一眼,却没有丝毫责怪之意,心中的欢喜尽数写在了一脸足的面颊上。警花在随身的皮包里取出一罐红色的小瓶子递给张寒。“看把你急的!喏,知道怎么用吧?”张寒接过瞧了半晌,见瓶上印着的不知是德文还是法文,茫然地摇了摇头。

 “呵呵,小笨蛋!”杨雪兰望着张寒一副呆头鹅模样忍俊不笑出声来,捉住男人的手放进自己内,在茂密的丛中来回摩挲着那朵藏匿在深处的小菊。“姐姐能给你的,我也可以!”

 “这是…人体润滑油?嘿,难道说…你答应了?哈哈,兰兰,我爱死你了!”张寒心中狂喜,捧着警花的俏脸吻了又吻。

 杨雪兰也不答话,背对着张寒趴跪在上将自己仅存的‮女处‬地献给身后心爱的小情人,回头望向张寒的一双媚眼水气萦绕。

 之前杨雪兰对异常排斥甚至畏惧,一来不曾了解,再者因为张寒尺寸太过巨大。为了足男人对自己后庭强烈的望,连来杨雪兰不仅上网查阅研究了的相关知识,更是从大量AV视频中学到了丰富的技巧,所欠缺的也只是实战经验了。

 杨雪兰如今心甘情愿做着姐姐杨月玲曽做过的事,与当誓死护菊的警花判若两人,张寒此刻已无暇去揣测杨雪兰前后为何会有如此大的转变。手持润滑油,眼前是一朵娇的小雏菊,任由自己随意摘采,张寒不得意地笑了。这位高傲的冷警花终于肯放下身段在丈夫面前主动向自己献出‮花菊‬的第一次,是对丈夫的终极背叛,也是对自己的彻底臣服。

 “呜呜…好难受!”张寒将瓶嘴入杨雪兰紧致的小眼,大量润滑油被注入肠道深处,警花感到一阵不适,不住呻起来。

 “哈哈!好啦,像拉屎一样把润滑油从眼里拉出来!”张寒拍了拍杨雪兰圆润的股笑道。

 一个多月前被困碧涛阁接受张寒调教时,杨雪兰曾被迫在男人面前排大小便。在羞到了极限之时心中竟莫名地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快,这份快更多来自心理而非生理。尽管不愿承认,但在酣睡的丈夫身旁与别的男人做,深入骨髓的羞无疑让高来的更为猛烈。来自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刺让警花一次又一次攀升到了情的巅峰。听到张寒的吩咐,杨雪兰秀眉微蹙、扬起螓首,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

 “噗——噗——”‮花菊‬绽放,白色的泡沫固体润滑油混合着黄褐色的污秽伴随着几声沉闷的响被挤出体外,狭小的房间顿时充斥着一股刺鼻的恶臭。

 “我靠,你都吃了些啥玩意儿,这么臭!”张寒捏着鼻子笑骂道,随手拾起几张卫生纸,简单清理了杨雪兰间的秽物。“我说杨警官,你还真拉屎啊!

 早知道就给你这下眼做浣肠了。唔——真他妈臭!”张寒双手掰开两片浑圆结实的瓣,间浓黑的环卫着娇的小眼伴随着警花重的呼吸一开一阖,充满着浓烈的情。张寒只看得心驰摇曳,忍不住干燥的角。

 头抵在眼的一瞬,杨雪兰紧张得微微颤抖起来。借着润滑油的效用,头挤开括约肌慢慢陷入了未经开垦过的‮女处‬地。随着张寒缓缓推进,整只头顷刻间便被小眼给噬。

 由于事前准备充分,加之焰高炽、酒麻醉,菊只是略微有些,杨雪兰不由松了口气。忽觉四肢一沉,男人整具身体在了背脊之上,两只半球型玉落入了一对魔掌之中。只听得张寒温柔的祝福在耳畔响起:“Happy birthday! 祝我的兰兰永远福快乐!”跟着眼就是一阵火辣,整茎猛然灌入直肠。

 杨雪兰“哎呦——”一声惊呼刚口,肠道内的便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活运动。起初杨雪兰脑子里一片空白,大的茎如同一烧火捅在眼里让警花感到有些晕眩。随着的频率逐渐加快,杨雪兰觉着眼里似有团火正无情地肆着,将身子硬生生分作上下两截。充实、刺、失神、狂…各种奇妙的感觉一瞬间纷至沓来。

 经过短暂的适应期,杨雪兰的门括约肌逐渐放松了下来。感受着冠边沿的棱沟反复刮磨着肠壁上幼滑的黏膜,快渐渐在体内凝聚,杨雪兰忍不住发出腻人的呻

 张寒趴伏在杨雪兰背之上一边快速一边舐着警花白皙香滑的脖颈和香肩,双手分别把玩着一对满坚的玉和被浓密所遮掩的“蝴蝶

 没过多时,警花已是香汗淋漓,同时承受着两人身体的重量和男人凶猛的冲刺,即便强如杨雪兰亦渐感不支。张寒心中怜惜,将警花抱起,令其双手撑在头的婚纱照上。

 杨雪兰弓岔开‮腿双‬,调整好角度以方便男人的弄。不料一个不留神,一脚踢到了一旁睡的丈夫。刘伟男原本向外侧卧着,一个翻身仰躺到木的中央,含含糊糊地嘟哝了一声,鼾声依旧。

 杨雪兰和张寒俱是一惊,各自抬腿避过。只是如此一来,杨雪兰只得‮腿双‬大张,以一个极度羞的姿势直面下的丈夫。倘若刘伟男此时睁开双眼,将一睹子那平里隐没在黑色森林之中自己从不曾细看过的美丽器。

 大股的汁自警花道内潺潺而下,溅洒在丈夫的脸上。刘伟男似有所感,兴许是醉酒后口干舌燥,无意识地角的汁,满意地咂了咂嘴。

 茎在眼里再度提速,红色的不时被带出体外,又被了回去。杨雪兰低头望着丈夫睡梦中被的脸庞,心中背德的快几乎到了爆发的临界点,带着哭腔撕声娇道:“了…啊——…要了!”“小货,要不要给你老公来口『黄汤』解解渴?”张寒双臂箍紧杨雪兰的小蛮笑道。

 “不行!张寒,别这样,我求你了!”杨雪兰先是一愣,接着摇晃着大白股剧烈挣扎起来。奈何张寒早有防备,重心低抱着警花浸满香汗的圆岿然不动,木在两人角力之下“吱吱”作响。

 事实上,以近乎侮辱的方式将自己最为的一面毫无保留呈现在丈夫面前,尽管超出了自己的底线,但隐隐之中竟似乎有一丝莫名的期待和压抑不住的兴奋。

 电光火石间杨雪兰已做出了选择,身子不再挣扎渐渐放松了下来,心中反倒有种自暴自弃的解

 离婚便离婚吧,大不了嫁给张寒好了!

 意渐急,杨雪兰心下一横,膀胱微松,正要将下的丈夫淋个劈头盖脸。

 忽然身子一轻,‮腿双‬膝弯被一双结实的臂膀钳住,给人从背后如同为孩童把般抱起。

 “咿…呀!”随着杨雪兰的尖声叫,金黄的在婚纱照上“啪啪”作响。热腾腾的不住冲刷着照片里警花冷若冰霜的俏脸,在昏黄的灯光折下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良久,杨雪兰伸出双臂反手勾住张寒的脖颈,侧头与男人忘情吻。残余的渍顺着眼里的汇聚到囊,滴落在了丈夫的角…  m.sSGgXs.Com
上章 我的母女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