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母女花 下章
第十三章、背夫偷汉
 高二这年暑假,张寒几乎是在偷情中度过。杨、萧母女有孕在身,张寒只得将旺盛的精力转移到杨雪兰身上。自打警花在张寒面前卸下冰冷的伪装,强烈的望便一发不可收拾。一对妇恰如干柴烈火,一个背着丈夫,一个瞒着未婚子,行着苟且之事好不刺

 这天夜里,两人照旧将车停在市局正门对面的小巷中大玩车震。警局每晚都有安排人员执勤,看着车窗外不远处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杨雪兰致高涨,上下耸动着翘,檀口不住发出人心魄的娇啼。

 便在此时,杨雪兰的手机铃声忽地响起。一看来电,竟是自己那绿帽丈夫刘伟男。

 张寒哧地一笑,这剧情怎地如此熟悉!也不待杨雪兰有所反应便一把抢过按下了接听键,打开免提将手机扔在一旁的副驾驶座上。

 “老婆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刘伟男的声音在电话的另一端响起。

 “今天局里安排我执夜勤…要晚点…才能回。”杨雪兰白了张寒一眼。

 “你好歹也是个副队,怎么每天都要执夜勤呀?”刘伟男略微有些不满。

 张寒托起杨雪兰的小蛮向下用力一摁,头杵在了警花娇的子口。

 “还不都是为了…工作嘛…噢!”杨雪兰颤声应道。

 “老婆你怎么啦?”刘伟男关切地问道。

 “我…我正开车呢!”杨雪兰扭过身子拍了拍方向盘正中的喇叭。

 “开夜车千万要小心呐!我给你留了夜宵,是你最爱吃的水晶蹄子。”刘伟男爱怜地叮嘱道。

 “放心…不会有事的…老公你早点休息吧…哎呀!”杨雪兰随口敷衍着丈夫,忽觉‮花菊‬一紧。

 张寒有意捉弄警花,捋了捋杨雪兰间的,将中指入紧致的眼里抠挖起来。

 “出什么事了?”刘伟男急得大声问道。

 “光顾着和你说话…闯红灯啦!都怨你!”杨雪兰收腹提,勉强抵御着眼里恼人的瘙,娇嗔道。

 张寒只觉原本紧凑的腟腔再次收缩,道壁上的头,快水般涌来,双手捧起警花浑圆结实的股快速抛耸起来。

 “老婆,我想你了!我们都半个多月没做过了!”刘伟男难得听到子发嗲,忍不住心难搔。

 “我这几天不方便…过些天吧…呜…”杨雪兰本能地拒绝了丈夫求的要求,正想说两句安慰的话。张寒忽然加快了频率,冠边沿的棱沟快速刮磨着道壁上的褶皱,说不出的酸难耐,忍不住便要放声叫。张寒见势不妙,仓促间只得张口堵住警花的小嘴。

 “用…嘴帮我做好吗?老婆,求你了!”结婚多年,刘伟男提过几次口的要求,均被子严词拒绝。这次大着胆子再度提出,不有些紧张。

 “呜呜…”杨雪兰一口气硬是憋在喉咙里,下体的快攀升到了极限。

 “老婆,你生气了?”刘伟男半晌不见子回应,不免有些发怵。

 杨雪兰对丈夫的话充耳不闻,兀自搐着身子,口中呜咽不止。

 “老婆,你还听在吗?”刘伟男语音渐渐低落。

 杨雪兰紧紧搂住张寒的脖子,大口咽着男人的津,忽地美目一阵翻白,身子就此僵住不再动弹。张寒被警花双臂勒得几乎快要不过气来,忽觉头一麻,一股热浇在马眼,接着大腿和肚腹间也是一片温热,一股味充斥在车厢内。张寒一个灵,忍不住在警花道内起来。

 良久,杨雪兰回过神来,刚想开口说话,猛地想起还在和自己通话的丈夫。

 拿起手机,却发现电话的另一头不知何时已经挂断了。

 “兰兰,你这车该换了。好啊!”张寒吻了吻杨雪兰翘的琼鼻调笑道。

 “还不都怨你!真讨厌!”杨雪兰挥拳在男人口一通捶打,撒娇道。

 “哈哈,你这蹄子!难怪爱吃蹄子。不过我就喜欢你身上这股子味儿!”张寒将脸颊贴在警花布满香汗的脯深了一口气,装作一副陶醉状。

 “去你的!你才!你全家都!”杨雪兰一把推开张寒,娇嗔道。

 “好了,到做决定的时候了。是回家吃水晶蹄子?还是陪我继续下半场?”张寒用手指梳理着警花被汁和

 “你不嫌脏吗?开车,先去酒店洗个澡。臭死了!”杨雪兰取出纸巾为两人清理身上的渍。

 “然后呢?”张寒一脸坏笑。

 “当然是继续下半场啦!”杨雪兰媚眼如丝地娇笑道。

 暑假就快结束了,萧怡婷的肚子已有了明显的凸起。杨月玲的体态相较丰润,换件宽松点的衣服倒也不觉有异。W大暂时是不能去了,母女俩正商量着如何办理休学手续。

 “月玲,你也别去学校了。在家和婷婷一起养胎好了。”张寒在一旁口道。

 “可我没这么长的休假呀!”杨月玲有些为难。

 “那干脆辞了好了。又不差这几个钱,难道还怕我养不起你们母女吗?”张寒笑道。

 “好吧,我听你的。”杨月玲温顺地点了点头。

 “还有,你们俩搬我家去住,这也没个保姆佣人什么的。你们着大肚子没个照应,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张寒将母女二人搂在怀里。

 母女俩对望了一眼,却并不吱声。

 “你们是怕我妈不好相处吧?没事,这不还有我嘛!你们怀了我的孩子,我妈也答应了婚事。平时多哄哄,陪她逛逛街,去美容店做做保养什么的,其实我妈这人好哄的。”张寒耐心开导道。

 见杨月玲依然有些犹豫,张寒也不生气。“再说了,你们跟了我,我妈这关总得要过的不是吗?”

 “那好吧。”杨月玲终于还是答应了。

 第二天,杨月玲到W大以心脏手术为由为女儿办理了休学手续,并向L高中提了辞职申请,相关的交接很快便办理妥当。张寒带着母女花正式入住张家,出乎意料的是史文芳虽不大待见,却并未刻意刁难母女俩,料想多半是二女腹中怀有张家骨的缘故。由于孕期不便行事,张寒特地为母女二人腾出了一间房。

 二女同睡一张大,平时吃穿用一应所需皆由专人照料。安排好一切,张寒回到了学校。

 这天下了晚自习,张寒正待回家,却被人给叫住。回头一看,是魏小冉。

 “张寒,我想和你单独聊两句。”魏小冉走到张寒近前。

 “关于王珏?”张寒大致猜到了一些。

 魏小冉轻轻“嗯。”了一声。

 两人并肩坐在教学楼顶的天台上。

 “张寒呐,你说我该怎么办呢?”魏小冉两手撑在石台的边沿,双足在半空中无意识地上下踢摆着,蝤首微微扬起,望着夜空中的星辰呓语般叹道。

 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张寒突然有种想要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在这一刻,魏小冉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忧伤,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从小到大我从没见过姐姐哭的这么伤心。”魏小冉侧过俏脸凝望向张寒的双眸泛着泪花。

 “就没想过放手吗?”张寒轻叹道。

 “萧怡婷放手了吗?”魏小冉反问道。“你是为了杨老师才刻意接近她的吧?

 连我都看得出,她会不知道?”

 张寒心中倏然一惊,扪心自问一直以来自己是不是有些忽略了萧怡婷的感受,一厢情愿地认为她对自己的付出理所应当。然而一个女人心甘情愿为一个男人生儿育女,更不计名分,又怎可能是理所应当?张寒恨不得狠狠地自己一个嘴巴子。暗骂一声该死!如非今天和魏小冉在这里有过一番对答,那还不得让婷婷暗自伤心难过一辈子啊!

 “怎么?幡然悔悟了?算你还有点良心!比起王珏那个负心薄幸的家伙强一点!哎——”魏小冉兀自叹了口气。

 张寒心中苦笑,将自己所知道的林氏姐妹出身来历原原本本说与魏小冉知晓。

 “这样看来,我们大概是没什么机会了。”魏小冉颓然道。

 “王珏这个人,我多多少少还算了解一点。若要打动他,就非得投其所好不可。”张寒心念一动,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鬼使神差之下竟做出了一个令自己后悔终生的决定。

 “说了不怕你看不起我,我们为了他什么无的事都做过。”魏小冉苦笑道。

 “或许是你们做的还不够,只是那种程度的话,林萱茹和林月茹一样也能做到。”张寒盯着魏小冉明亮的眼眸笑道。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魏小冉被看得有些发虚。

 “你把这张图片带回去让你姐姐也看看,如果你们能做得到的话再来找我吧。”张寒在手机里翻出一个名为“choye”的文件夹,选取了其中的一张图片用QQ发给了魏小冉。

 魏小冉打开手机一看之下立时面红耳赤,旋即一张俏脸变得苍白如纸。

 周末,张寒与杨雪兰一夜绵后回到家里已是中午,却不见杨月玲,不有些奇怪。

 “我妈妈和你妈妈去了美容院还没回来。”萧怡婷夹起一块红烧放进嘴里,细细地咀嚼着。“这里的阿姨做的菜真好!比酒店里的都好吃!”“什么你妈妈我妈妈!还有,是家里,不是这里!”张寒胡乱扒着碗里的饭菜,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一顿猛嚼。昨晚和杨雪兰在酒店玩得太疯,以至于一觉醒来都快中午了。

 “婷婷,很久没去逛街了吧,不如下午我们去看场电影吧!最近有部片子叫《盗梦空间》,听说很不错。”张寒鼓着腮帮子嘟哝道。

 “我知道,小李主演大导演罗兰执导的烧脑片。刚上映就想看了,只是没人陪!”萧怡婷嘟着小嘴。

 “我不是人呐?我是你未来老公,你是我的小老婆。你不找我,难道要去外面找野男人?”张寒佯装不满道。

 “还说呢!整天跟个大忙人似的,连影都见不到一个!”萧怡婷双手叉瞪着眼,嘴角却微微翘了起来。

 整个下午,张寒陪着萧怡婷在步行街来回逛悠,大包小包拎满了两只手。逛街或许是女人自带的天赋技能,即便孕妇也不例外。两人边走边聊,说着羞人的情话。走累了,张寒就抱着女孩坐一小会儿。

 直至天色渐暗,两人进了家西餐厅挑了个靠窗的所在。抿着高脚杯里的红酒,萧怡婷仿佛回到和张寒相恋之初,甜蜜而温馨。萧怡婷希望时间就此定格,如若此时此刻母亲也陪伴在身旁,那便该有多好啊!

 “以后我们每个周末都出来逛会儿街好吗?”就在萧怡婷还沉浸在美妙的思绪之中时,张寒的问话将女孩拉回了现实。

 “嗯!再加上妈妈,我们三个人一起。”尽管萧怡婷知道男人的甜言语多半只是为了讨自己一时欢喜,还是高兴地点了点头。

 电影在九点开场,张寒订了两张VIP情侣票。包间四周被隔断,只留下正前方观影。饭,电影看到一半,张寒忍不住对着女孩上下其手。

 张寒将萧怡婷抱起背对自己跨坐在大腿上,解开女孩的衣扣,剥去上衣,将罩放在一旁。双手在萧怡婷微微隆起的肚皮上来回摩挲,感受着怀中逐渐火热的娇躯微微颤抖。

 过了一会儿工夫,萧怡婷身子一软向后仰倒,倚靠在张寒怀里。解开女孩的带,褪去长裙和内,张寒将中指小心入娇菊内轻轻抠挖起来。随着萧怡婷呼吸渐渐重,小眼一开一阖,已做好了接宾客的准备。张寒松开皮带,将准备好的润滑涂抹在茎和女孩头抵住小眼,挤开括约肌缓缓推进,直至尽没入。整个过程,两人的视线均未片刻离开过大屏幕。

 电影院内座无虚席,萧怡婷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双手竭力捂住小嘴,感受着肠道内的充实。孕妇固然刺,只是顾及到女孩腹中胎儿,张寒动作不敢过大,将停留在肠道深处便不再动弹,一手把玩双,另一只手‮弄抚‬着蒂。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快也在一点一滴累积。萧怡婷的私处早已是一片泽国,汁顺着经两人下体结合处,汇聚到张寒坐着的沙发上。

 电影终于到了高,莱昂纳多饰演的柯布来到潜意识空间寻找最终的答案。

 便在此时,萧怡婷伸出双臂反手勾住张寒脖颈,侧过蝤首向男人索吻。深悉女孩身体的张寒立时知晓这是高来临的前兆,配合着伸出舌头,任由女孩含在嘴里。只是片刻工夫,萧怡婷身子一阵来了高

 张寒取出纸巾为萧怡婷清理下体的残渍。女孩望着男人依旧坚有些歉然,蹲下身子想用小嘴出。张寒笑着将萧怡婷抱起,温柔地为女孩穿上衣

 毕竟电影就快结束了,一会儿灯火通明,若是给人瞧见怕是明天非上头条不可。

 周一回到学校,魏小冉私下找到张寒。不出所料,姐妹俩经过一番天人战最终作出了改变她们一生命运的羞决定。两人约定在半个月后出发前往日本。

 又是一个周末,杨、萧母女陪着母亲去逛街。三个女人一台戏,张寒自然不愿参合。最近半个月,母女俩和母亲相处得还算不错,尤其是杨月玲与史文芳的关系已有了明显改善。对于婆媳关系的现状,张寒还是比较满意的。吃过午饭,匆匆约了杨雪兰在一家大众4S店门口见面。

 “为什么要在这里见面?”张寒赶到约定的地点,杨雪兰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跟我来,进去就知道了。”张寒牵着警花的手走进4S店。

 向接待的导购说明来意后,两人被带到一辆白色进口高尔夫之前。

 “怎么样?喜欢吗?2。0T动力,操控感还不错,我已经试过了。”张寒为杨雪兰拉开车门。

 杨雪兰一脸惊喜地坐进驾驶座。因为是整车进口,又是顶配,内饰虽称不上豪华,做工用料却还算精细。

 “进口车一定很贵吧?你真打算送给我?怎么之前都没听你说起过?”杨雪兰欣喜不已,一连问了三句。

 “告诉你了那还能叫惊喜?不算太贵,四十万以内,开着上班不会有麻烦。

 走,我们去办手续。”张寒拍了拍警花的翘,跟着一脸羡的导购来到贵宾间,很快便办理好了提车的一应手续。

 “那部桑塔纳留给你老公开好了。以后咱们玩车震就用这台,弄脏了也不必再担心被你老公发现。”张寒坐在副驾驶座笑着对杨雪兰道。

 “不行!以后都不准在我车上做,要做去酒店。”杨雪兰猛地一脚油门,瞬间超了一辆银灰色的凯越。

 “酒店里做哪有在车上做?大不了洗车费我出!”张寒一脸的无奈。

 “我说不行就不行!”警花横了男人一记凶狠的眼神。

 杨雪兰挽着张寒的胳膊走进一家女内衣专卖店,这家店上周末张寒曽陪着萧怡婷一起光顾过。挑了几套感的‮趣情‬内衣,张寒拉着警花进了试衣间。

 杨雪兰选了一件渔网连体装换上。警花满的双、纤细的肢、浑圆的股、颀长的美腿和巧的玉足被红色的渔网包裹着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只出白皙的肩膀和手臂。下私处至开了一条大口子,浓密的从开口处突兀地伸出,黑乎乎的一大团。渔网孔眼极大,空隙间探出两只殷红的头,鼓被从横错的细线束缚成一块块雪白的凸起。

 警花冷的气质与靡的装扮形成强烈的反差,却又完美地融为一体。张寒在一旁看得喉头鼓动,忍不住了口唾沫。

 杨雪兰见男人一副授魂与的模样,心中得意,‮腿双‬微分一手抚一手扶,摆出了个异常人的姿势。

 张寒也不言语,解开皮带提抢便上。

 自打进入试衣间的一刻起,两人便互有默契地拨着对方的情,无需太多前戏很快便进入了状态。杨雪兰双手扶住镜子,向后撅起股。张寒将头抵在警花漉漉的道口,腹一茎便毫无滞碍地一到底。一个竭力耸,一个奋力,均是大开大阖毫无保留。没有任何技巧,两人肆无忌惮地宣着最原始的望。

 体的撞击声伴随着警花勉力压抑着的呻在试衣间外已是清晰可闻,隔着门似有人小声议论着什么,两人充耳不闻,径自攀登着望的巅峰。不消多时,两人近乎同时爆发,试衣间很快恢复了平静。

 当张寒牵着杨雪兰的手走出试衣间时,面和几个正在选购内衣的顾客打了个照面,两人不由得都怔住了。面前站着的三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双双着大肚子的杨、萧母女和母亲史文芳。张寒无从知晓三女何以恰巧会出现在当场,但此刻这些已经不再重要了。

 杨月玲美目圆睁,一脸的震惊和不信。萧怡婷微张着小嘴也是惊讶不已,或许这妮子早知张寒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只是万没料到竟会是自己的小姨。杨雪兰一脸惶恐,竟看也不敢看自己的姐姐。史文芳则在一旁好整以暇地欣赏着众女精彩的表情,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最后还是史文芳打破了沉默:“先找个地方坐坐吧,僵在这儿给人看笑话吗?”

 如果可以选择,张寒绝不愿姐妹二人在这种情况下相见,但事已至此,却也别无他法。杨雪兰自可不论,萧怡婷经过初时的惊诧,已然恢复平静,只是偶尔向张寒递来一个幽怨的眼神。

 找了家就近的咖啡厅,众人坐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因为杨月玲的缘故,杨雪兰与史文芳幼时便已相识,此时已然认出了对方,不大为惊异。

 杨月玲伤心气恼,泪水扑簌簌地滴落在衣襟上,直看得张寒心疼不已,不顾美妇挣扎硬将她搂在怀里连哄带劝,又向一旁的警花连使眼色。杨雪兰也不多做解释,只是抓着姐姐的手不停道歉乞求原谅。杨月玲哭泣渐渐止歇,张寒的舌尖掠过美妇面颊将泪珠舐去。

 杨月玲气张寒花心,有了自己和女儿还嫌不够,连妹妹也搞上了。更恨杨雪兰寡情,明明已是有夫之妇,却和自己的姐姐抢男人。可两人终究是生命中最为紧要之人,忿怒渐渐平息,杨月玲只盼两人就此收手。张寒笑而不答,杨雪兰更是顾左右而言他,杨月玲心中凄苦,却又无可奈何。一旁史文芳也劝杨月玲接受现实,如今母女俩都大着肚子,侍候不得男人,与其便宜外面其他女人,倒不如成全了自家妹妹。萧怡婷至始至终未发一言,了解女儿子的杨月玲心知萧怡婷多半业已被迫妥协,只是碍于面子不肯点头罢了。

 接下来的一周,杨雪兰动之以姐妹之情对杨月玲施展软磨硬泡的功夫,向姐姐不住诉苦。刘伟男能力有限、收入微薄,除了应付家庭支出还需赡养婆家父母,全靠子方才得以维持,以至两人结婚多年不敢有所出。丈夫事无能,令警花集多年不得发,一时不住惑,这才和张寒有了私情,至于被张寒下药强之事却绝口不提。杨雪兰说到悲切之处不潸然泪下,反倒惹得姐姐出言安慰。

 最终杨月玲也只得默许了张寒和妹妹的关系。  M.sSGgxS.Com
上章 我的母女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