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母女花 下章
第二十一章、御女有术
 次一早,张寒被王珏从睡梦中叫醒。匆匆用过早餐,带着杨月玲和杨雪兰随胖子出了酒店。一众人早已等候多时,除了林氏姐妹、立花姐妹、宫云松和他的两位‮妇情‬周芷琳、秦文婧外,还有一个非洲当地的黑人青年,戴着副墨镜,双手搭在立花姐妹肩头,竟似十分络。

 王珏将黑人青年介绍给众人认识。这名叫做阿布叶的黑人青年是南非一个部落酋长的儿子。阿布叶的家族在开普敦政商两界有着极大的影响力,王珏的母亲初来乍到一连拿下三个市政项目便得益于阿布叶家族的鼎力支持。一方有技术和资金,另一方有着丰富的资源,同样也不缺钱,于是一拍即合。无怪王珏忽然就改换了国籍。

 阿布叶从小仰慕东方文化,恰巧在W大和王珏读的同一个专业。两人都是名副其实的二世主,彼此志趣相投,这一来二去便如同当年和张寒一般走得近了。

 立花姐妹在王珏的授意之下,早在国内便多次与阿布叶发生过关系。黑人大多器大活好,阿布叶也不例外,立花姐妹放惯了,比起之前陪的那些个糟老头子倒也不觉着是件苦差事。

 “嗨,寒少,这次终于见到你了。王珏在我面前可没少提到过你。”阿布叶上前亲热地拍了拍张寒的肩膀,咧嘴一笑出满口的大白牙,与黝黑的肌肤形成了鲜明对比。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部落王子居然着一口流利的汉语。

 “呵呵,他能有什么好话,多半又是在背后损我。”张寒打趣道,却注意到阿布叶的目光掠过身后杨氏姐妹,不免有些心惊。毕竟在非洲部落酋长的儿子虽不等同于一国王子,但也相去不远。

 “哈哈,你放心好了!我了解你们中国人的习惯,而且我对女也没什么兴趣。”阿布叶笑道,搂着立花姐妹的手紧了紧,扭头又望向宫云松。“当然了,如果云松兄你们若对黑妹感兴趣,我爸爸的部落里倒有几个不错的姬妾。我打声招呼,也就一句话的事。”

 张寒连忙推辞,酋长的女人谁敢碰,黑妞就是再美也只有敬谢不敏了。

 宫云松也尴尬地笑了笑,对张寒解释道:“原本昨天就要回国的,结果误了航班,家父只得亲自出面,这会儿倒也不必急着回去了。正好听说珏哥约了你们去狩猎,左右无事,我也来凑个热闹。”

 这里一共八个女人,各个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除了立花姐妹,其余六个都是阿布叶口中的女。几名美妇相视苦笑,无意间倒是多了几分亲切。周芷琳拉着杨雪兰在一旁嬉笑耳语,也不知说了什么,逗得警花一阵面红耳赤。

 众人搭乘飞机抵达坦桑尼亚。阿布叶果然不愧为酋长之子,也不知从哪里搞来两台敞篷越野和几把AK47。改装过的越野车极为宽敞,一排坐上三个人竟绰绰有余。张寒与阿布叶同乘一车,四个男人左拥右抱,就这么驱车行驶在漫无边际的非洲大草原。

 坦桑尼亚被称为非洲顶级狩猎地,当地的自然环境是当今世界最为原始的地区之一,据说坦桑尼亚的自然栖息地还保留着100年前非洲的生态系统。这片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仿佛是大自然给予人类最后的馈赠,给众人带来的震撼无与伦比。两部越野车与鹿群沿着平行方向朝着天边的夕阳奔驰而行,一路之上无论王珏还是宫云松都没有放一,竟似怕打破了这副宁静的画卷。

 倒是阿布叶见惯了非洲草原的瑰丽雄奇,在后排和立花姐妹幕天席地开起了无遮大会。阿布叶的本钱果然不凡,黝黑大的比之张寒不遑多让,在立花晴子的眼和立花雅子的小嘴里来回

 杨雪兰透过后视镜头一次近距离目睹立花姐妹佩戴的环、环和上的汉字纹身,被得心浮气躁,驾驶的越野车犹如酒后蛇行。杨月玲装作欣赏沿途风景,却时不时偷眼观看身后的戏。张寒则是心中五内杂陈,立花姐妹的后庭即便是自己也未曾染指,如今二女却在张寒面前欣然接纳了黑人暴蹂躏。

 或许正如立花晴子所言,世间从此再无魏小冉和魏紫玫,留给张寒的只剩下曾经的回忆。越野车一路西行,立花姐妹高亢的叫伴随着马达轰鸣飘在大草原之上。

 傍晚,众人搭起四顶帐篷,在一处高地上落脚宿营。篝火燃起,璀璨的星空在漆黑的夜晚格外醒目。林萱茹和林月茹将猎来的野鹿刨去内脏,分解成块,架在火中炙烤。香四溢,惹得众人食指大动。

 阿布叶是个极有趣的人,风趣健谈,讲起当地传说趣闻、异志杂谈如数家珍,又拿出自己珍藏的极品葡萄酒与众人分享。立花姐妹对这位非洲贵族胄裔颇有好感,被逗得花枝颤。之前一直显得有些低调的秦文婧却是位见闻广博的美人,对非洲大陆的人文历史、自然地理异常稔。

 与阿布叶对谈之余,还不忘开起张寒和王珏的玩笑,使得不上话的两人不至被冷落。秦文婧一对勾魂媚眼拨得王珏喉头动、心难搔,就连张寒的目光也不时被这冶狐媚的美妇所吸引,惹得一旁杨雪兰醋意大发。反倒是宫云松含笑不语,乐见自己的女人成为场中的焦点。

 酒足饭,四个男人各自搂着自己的女人回到了帐篷,一时间声大作,此起彼伏。

 一夜无事。清晨,张寒被帐外的喧闹声所惊醒。因为杨雪兰的一再坚持,张寒昨晚搂着姐妹二人早早便睡了。忽听阿布叶在外大声呼喝着什么,张寒心知有异,立时爬起掀开了帐篷。但见阿布叶和林氏姐妹各自端着自动步守在帐篷前和高地下一伙黑人对峙着。阿布叶用当地的土着语和对方涉,却似乎并未起到效果,正有些恼怒。

 这时另一顶帐篷也被掀开,宫云松和周芷琳走了出来。接着,杨雪兰、杨月玲、王珏和秦文婧也都陆续出帐。

 高地下停着三辆破旧的皮卡,站着十多个黑人皆是衣衫褴褛,望着高地上一众美女面贪婪的目光。好在对方只有两把改装过的猎和刀叉之类的普通猎具,不然纵有三把AK47威慑也架不住对方人多。

 “好像没听说过坦桑尼亚治安有这么啊?”宫云松不皱了皱眉。

 “用你们的话说这是伙寇,靠打猎、洗劫游客财物为生。不见得就是当地人,不然我亮出身份,他们多少也该有所顾忌才对。”阿布叶环视下方,面色有些凝重。

 “那不如给些钱将他们打发走好了。”杨月玲生温婉,何曾见过这等阵势,脸色已是煞白,最先想到的是破财免灾。

 张寒苦笑道:“先前只为劫财,现在只怕…”就在此时,立花姐妹衣衫不整地走出帐篷。立花晴子着眼,雪白的脯连同环都在了外面也未察觉,兴许是昨晚被折腾得不轻,这会儿还迷糊着。

 这一下成了导火索,两个黑人当即嗷嗷怪叫提着猎叉向高地之上冲了过来,其余黑人也紧随其后。

 林萱茹和林月茹见势不妙,将步抛给了张寒和王珏,赤手空拳了上去,只是一个照面便夺下了两把猎刀。林氏姐妹特种兵出生,且经过王珏的父亲亲自调教,这群黑人哪里能是对手,瞬间便有几个冲在最前面的被砍翻在地。虽没伤到要害,却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后面的黑人慑于林氏姐妹威势,不都放缓了脚步。

 张寒紧握着柄的手满是汗水,口对着站在最后举着猎的两个黑人。张寒虽出身黑道世家,但摸的次数远不及摸女人的股,五十步开外的距离实在没有信心能命中目标。好在对方也有所忌惮,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三个较为健壮的黑人瞅准空当摆了林氏姐妹冲了上来。一旁的宫云松挥了挥手,周芷琳猱身而上将三人住。

 打斗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杨雪兰甚至都没出手。大半黑人都被林氏姐妹放倒,余者尽皆退回高地下。最后在阿布叶涉下留了些现金权当做医药费。

 看着这伙黑人狼狈离去,众人皆对林萱茹和林月茹的身手赞口不绝。要知道若非二女有心留手,只怕这伙黑人更是不济。

 只是这么一闹,众人也都失去了游玩的兴致,当天便搭乘飞机返回了开普敦。

 回到W市已是一周后的事了。张寒原本还想多留几天,王珏似已有打算长期定居开普敦,今后见面的机会也就少了,却被choye一封突如其来的邮件打了的计划。

 张寒在W市T机场再次见到了choye。时隔一年,choye略微清瘦了些,气却不错。两人见面都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也不避讳旁人拥吻在了一起。让张寒意外的是,choye已可以使用一些简单的中文和张寒做交流。

 张寒带着choye来到碧涛阁。两人阔别已久,对于双方而言最直接的交流方式还是身体沟通,烈的媾让两人寻回了当初在W大七天美好的回忆。

 云收雨歇,两人依偎在一起,张寒问起choye来中国的缘由。两人一问一答,choye连说带比划,张寒总算大致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去年十月,choye独自返回了日本。没过多久,公司不知从何处找来两个相貌气质不逊于自己的年轻姐妹。两个女孩和choye一样受过穿环,私处印有纹身。ZoikhemLab对这对姐妹花异常看重,不仅请来专业的调教师加以培训,更是花费重金去国外取景拍摄AV。

 choye起初并不以为意,只是令她意外的是,这对名为立花雅子和立花晴子的姐妹居然是通过张寒介绍而来的中国女孩。公司的资源逐渐开始向立花姐妹倾斜。在不到一年内,两人接连拍了三部AV。在人涌动的街道如若无人地全出,即便choye自己也不太敢轻易尝试,对于新人而言这样的尺度算得上挑战极限了,且都还是无码出镜。

 好在市场反映良好,远远超出了预期,毕竟年轻新鲜的身体总是更容易博取宅男们的眼球。公司挣得盆满钵盈,更是加大了投入。新片发布会、影迷签售会各种宣传活动接连不断,誓要将立花姐妹捧红。

 而在此期间,choye被逐渐被边缘化。之前中国之行的短暂经历让choye印象深刻,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闲暇之余便报了家汉语培训班,权当打发时间。一直以来,choye都是薄码出镜,为的是不愿给家人和身边的朋友带来困扰。

 加入ZoikhemLab多年,已然被榨到了极限,随着年龄增大,choye对公司的价值已所剩无几。为应对逐渐萎缩的AV市场,不断推陈出新才是不二法则,被所属公司雪藏又或弃用的过气女优比比皆是。

 三个月前,choye向公司提出退隐,并获得允许。然而恢复了平静生活却令choye感到无所适从,多年放奴生活似已成为习惯。每到夜深人静之时,过去的种种在脑海中不断浮现。

 choye有些后悔一时冲动贸然做出离开ZoikhemLab的决定。

 仅过了一个月,便按耐不住去了几家AV公司试图重旧业,却屡屡碰壁,甚至一度起了去歌舞伎町从事风俗行业的念头。最后choye想到了张寒,只是没有联系方式,百般无奈之下只得求助于立花姐妹,于是便有了立花晴子口中所说的惊喜。经过再三考虑,choye才最终下定决心给张寒发了那封邮件。

 如今看来,即便没有立花姐妹,choye也迟早会被取代,只是张寒没料到会这么快。原本计划过上半年再向ZoikhemLab要人,如今这感尤物主动归附,倒的确是意外之喜。

 张寒带着choye驱车来到H区分局办理更换国籍的手续。外籍人士变更中国国籍并非什么难事,张寒找到王副局长,很快便办妥。choye更名为张悦寒,意为取悦张寒,自是存着逢讨好的念头。

 回去的路上,张寒忽然急,正待寻觅方便之所。张悦寒却笑着为男人松开皮带,俯身将头含在嘴里。虽然岛国A片里圣水调教的戏码没少看,也时常幻想着在杨月玲嘴里灌上一口黄汤,但也只是意而已,如今箭在弦上却是不得不发。张寒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马眼一松,大股臭的热在女人的小嘴里。张悦寒喉头不住动,奋力咽着。厚厚的樱紧紧包裹着头,竟未有一滴漏出。

 一泡持续了半分多钟,痛的膀胱终于得到了释放,张寒舒服地打了个颤,在张悦寒的小嘴里慢慢起。享受着女人娴熟的口舌服务,张寒心中极是惬意。如今也算有了自己的专属奴,虽及不上王珏的立花姐妹,但若论侍奉男人的手段和技巧,姐妹二人加在一起只怕也比不上张悦寒。

 两人来到当初为立花姐妹设计穿环的首饰定制店为张悦寒订制了一套紫金环饰,用做替换身上那套廉价的次品。款式和之前大致相仿,只是镂刻的名字换成了张寒自己,并加了蒂钉。

 将张悦寒暂时安置在碧涛阁,张寒回到家中已是深夜。简单洗漱后便摸进了杨雪兰的房间,警花早已等得不耐烦,忍不住抱怨了一番。

 当杨雪兰被丈夫捉,张寒走后警花提出了离婚,刘伟男竟死活不肯。

 杨雪兰心意已决,却又自知理亏,在多番涉无果后索明目张胆地搬进了张家。

 张启明和史文芳自然乐成其见,在杨月玲和萧怡婷隔壁腾出了一间房。杨雪兰不肯与杨、萧母女同,张寒只得定下规矩,一周内三天陪杨雪兰,四天陪杨月玲和萧怡婷。三个女人一台戏,争风吃醋在所难免,张寒也不劝解。所谓御女有术,保持适当的竞争关系,任其相互争宠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杨雪兰自搬进张家以后,便和张启明商议起对付严龙的事。之前带人砸了严龙在江南的场子,立刻换来对方的雷霆报复,黑簿会旗下所有夜店、酒吧无一幸免。双方又是一阵你来我往,却闹得两败俱伤。最后还是万九爷出面调解,才各自消停了些日子。

 所谓黑道争雄,杨雪兰这会儿也算看明白了些。严龙的势力遍及W市南北,若要硬碰硬则打击面太广,到了最后吃亏的还是黑簿会。既然武的不行就来文的,明的不成就来的。当初严龙借着警方打黑簿会收效甚佳,如今杨雪兰作为警局中坚岂有放过对方的道理,正所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杨雪兰将目标锁定在江南,毕竟严龙发迹于江北,根基深厚。之后半年间,由市局的雷局长亲自牵头,先后组织了两次大规模的全市扫黄行动。杨雪兰主动请缨,带队突击扫了江南大小娱乐场所,一举查封了严龙在W区和Q区的八家夜总会,却偏偏避开了黑簿会所在的H区。

 严龙虽然在区一级的分局里有着自己的关系网,但市局的行动却完全不在其掌控范围内。至此,严龙在江南的势力被连拔起。  M.ssGgxS.Com
上章 我的母女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