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惹的祸 下章
第一章
 1997年5月的某个下午,钱娟睡得正香时,被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不断的来电吵醒,前几次看都不看就掐了。

 但是对方好像纯属和她过不去似的,你刚掐断电话,不待你迷糊半分钟铃声又再次响起,知道自己在不接电话的话,看来对方会不断的再打来扰,迫于无奈下,只好抓起电话后说:“喂,哪位啊?我在睡觉呢?干嘛一遍遍着不断来烦我啊?”

 “嘻嘻,你这死还知道接电话啊?敢不接我电话,我就打得他没电,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接电话?”一听就知道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卫珏。

 “哎呀,你怎么啦?发什么神经啊?我掐断你打来,烦不烦啊?我可是上午九点多才睡的啊?哎呀求求你了,不要扰我啦,等我醒来就打给你吧。”钱娟困得不行,只好求对方放过自己了。

 “谁知道你睡到什么时候啊?你必须马上起,现在已经将近四点半了,我认识的小马让我帮他找一位小姐陪他一位客户,必须帮他照顾好他的那位客户,我想来想去只有你去最合适了。”卫珏一口拒绝了钱娟。

 “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个姐妹的啊?我才睡了不到几个小时,又被你叫醒了,嗯,好吧,我马上起,怎么个陪法啊?我可以赚到多少米啊?”听到可以赚到钱,钱娟马上就醒了。

 最近可是手头太紧了,前一阵去上海大肆采购了一次,花了上万元的积蓄,一直在想着抓紧补仓呢。

 “我不知道具体价格,但是应该不会少的,你知道小马的,他花钱从来不算的,但是有个问题说在前面,今晚你陪的是他的重要客户,一定要伺候好了。

 否则的话,你也知道小马的性格,得罪了他的客户,他的生意泡汤的话,你不是拿不到小费的问题了。

 他可是翻脸不认人的,到时我也难做人,快点起梳妆打扮吧,只要你服务到位了,不会少了你的小费的,六点前一定要到春天的故事,不能让客人等。”

 说完卫珏就挂了电话,本来还想问问细节问题的,可是卫珏已经挂了电话,也不想回拨了,毕竟手机费用很贵的,到时临场发挥吧,于是起穿好衣服后,去洗手间洗刷打扮了。

 经常熬夜后使得脸色憔悴,现在脸上化妆一番后,遮盖了脸上的苍白痕迹,看到镜子里那张熟悉的漂亮的脸蛋后,钱娟做了个淘气的鬼脸,准备回房去重新换套衣服,换一套适合今晚穿的衣服,既要突出自己感漂亮的一面,又不能让人一看就是做小姐的那种。

 刚想推门出卫生间,就和急匆匆奔向卫生间的姐姐碰在一起,姐姐只是尴尬一笑后,立即让过她后走进卫生间,看着姐姐夹紧着腿走路的样子,钱娟暗暗笑了一下,回头就向自己房间走去,还没等她关门,就见到光着下身的男人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紧接着上了销的声音。钱娟看到男人走路时,裆下那玩意东摇西摆的样子,不脸上发烫了,最近市区严打后,常去的那家茶楼生意清淡,好几天都没有开张了。

 不赚钱不说,每天还要贴上近三十元的打的费用,习惯于在男人身下呻的她,既心痛赚不到钱,还无法足身上不断增大的,每天晚上回家后,望的煎熬让她难以入睡,直到天亮后实在太困后,才慢慢入睡。

 现在居住的房子是刚搬入的新房,是一套一室半的新房子,钱娟住的是小房间,她姐钱虹住的是朝南的大房间,她们的父母住的是对门的那套二室一厅的房子。

 这两套房子是她们的老房子市政拆迁后,拿到补偿面积的同时,他父母贴了七八万元钱进去,才拿到了这两套房子,简单装修后,才搬进不到两个月。

 前几年她的父母双双下岗后,就一起学了驾驶员后,借了一笔巨债买了一辆出租车,从此为了还债,父母起早贪黑开起了出租车,母亲开白天,父亲接班后开晚班。

 父母自从开了出租后,在钱娟的印象里,好像从来没有一天同时在家的情况,她母亲晚上回家后,帮她们姐妹简单做些晚饭后,疲惫的她就回房休息了。

 她们姐妹俩没有父母监督后,学习成绩也随之下降,姐妹俩都是读到初中毕业就休学在家了。

 姐姐钱虹毕业后,找了一家个体的服装店做营业员,上班不到两个多月吧,当年十七岁的姐姐就被那个服装店的姓常的老板破了身,从此安心做起了他的二,父母至今还不知道呢,只知道姐姐还是在做营业员呢。

 钱娟初中毕业后,看到姐姐虽然什么都不做,但是吃香的喝辣的,受她姐姐影响,也想找个老板包她,可是命运不济吧,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后来和同学兼姐妹卫珏一起,来到市区边上的镇上的茶楼,做起了小姐的职业。

 钱娟的初次说出来好笑呢,知道妹妹要去镇上做,姐姐钱虹为了防止妹妹的‮女处‬卖了,特意求包她的常老板帮忙介绍一位老板,常老板先是开玩笑着说,由他自己来帮她妹妹开苞,为此让钱虹生气了一段日子没有理他,已经四十多岁的老板,对这个可以做他女儿的小老婆,可是宝贝的不得了。

 见她生气不理他后,马上去找了一位好友,他老友花了五千元,买了钱娟的第一次,心疼钱的老板在钱娟的初夜,事前吃了一粒蓝色药丸,整个一晚上不停着,在钱娟的身上驰骋,让钱娟后来整整卧三天后才能起来。

 出卖了初夜后,十七岁的钱娟就和姐妹开始了小姐生涯,几年下来,由于姐妹俩相互掩护,父母到今天还不曾感到她们任何不轨的苗头。

 与此同时钱娟在无数个男人的历练下,望也与时俱进,几乎每天都想要男人来她,一天不就不适应,就会忍不住水溢出。

 或许是天生的吧,姐姐钱虹也是不能离开男人的货,自从搬至新房后,姐姐钱虹经常带那半老头回家,白天在店里望一来,就会马上来到她家,相互撕裂着战斗一番,本来那常老板帮钱虹租了套房子的。

 但是离店里较远,所以自从迫不及待着来了第一次后,将租房也推掉了,自此就一直在家里做了,钱娟听她姐姐说,那个老板已经为她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新房,贪钱的姐姐将它出租了。

 随着姐姐一直带她情人过来,也让钱娟感到非常不便,经常听到姐姐房里传出的呻,让她也不动起来。

 还好几次在卫生间不期而遇,如是姐姐还好,好几次那个男人在卫生间冲洗时,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经常不销,导致钱娟上卫生间时看见尴尬的一幕。

 那男人见到钱娟后也不加以掩饰,赤的将那生殖器呈现在钱娟面前,害的她好几次红着脸逃出卫生间,有时还能听到背后他猥琐的笑声。

 一边想一边选着晚上的衣服,选了几套后都不是很满意,这时姐姐却走进了房间,笑着和她说:“怎么啦?娟娟今晚有约会啊?衣服扔了一。”

 “嗯,刚才卫珏打电话给我,让我晚上去陪她朋友的客户,还让我一定要让这个客户满意,所以我想找一套比较满意的衣服。”钱娟微笑着和她姐姐说,姐妹俩自从大家相互掩饰后,从来不会隐瞒对方任何事情的。

 “我们娟娟出去无论穿什么衣服,都会让男人着的,这样姐姐建议你穿这件短袖紧身的t恤吧,显得你多么的满啊,男人看见一定会着的,而且你皮肤白很适合这件淡蓝色t恤的,也不要穿子了。

 就穿这条同裙子吧,很协调的,将头发稍稍盘起,对很漂亮的,一定会死今晚的那个客户的。”姐姐为她出谋划策着。“姐姐你帮我看看对面爸妈的门是否开着,我要走了,快要来不及了。”钱娟一边穿着袜子一边对姐说。

 钱娟走出房间后,看见姐姐正在门口的猫眼观看,姐姐那个男人坐在客厅看着电视,于是就对着那男人媚笑着说:“大叔你慢慢看电视啊,我先出去了,你待会可悠着点啊。”

 那个男人还未接嘴,却传来姐姐的声音:“快走吧,大侄女。”“去你的,占我的便宜。”一边说着,一边掐了姐姐股一把。

 然后扭着她那细开门出去了,钱虹见妹妹出去后,就来到还扭头看着门口的男人身边,一把抓住男人的耳朵说:“死男人还看,人家都走了。”

 男人这才反应过来,一把将钱虹搂在怀中,一只大手抓住钱虹的部“虹虹,你们姐妹俩这个怎么会区别这么大呢?”

 “怎么啦?是不是看上我妹妹的大子啦,嫌我子小了,我告诉你,这个你就不要做梦了,只要你敢碰我妹妹,我就将你的LOU剪掉。”

 钱虹说着将男人的茎掐了一把。男人赶紧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随后将手伸进钱虹的睡衣里面,抓着她那一手说“你老公可没这胆量,只是觉得好奇罢了,老婆的一手摸着是最舒服的。”

 “口是心非吧,其实恨不得摸摸钱娟的大子呢,呵呵,就你这LOU,有了我还不够,还想着上钱娟,我告诉你吧,假使钱娟是我的话,早就将你一脚踢开了。”

 一边说一边将男人的器从子里抓了出来,开始‮弄套‬起男人的茎。四十多岁的男人,家中还有一位吃很重的老虎,外面这位又是天天绕着要他喂,近来他可是能力越来越差了。  M.SsgGxS.cOM
上章 卻望惹的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