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惹的祸 下章
第十一章
 迷糊糊中发现周边的人,都是紧紧抱住后,亲吻的、伸进手摸的,息声、呻声超过了音乐声。王萍被周边的呻所感染,又是被男人紧紧抱住,这时的她不自觉地产生了望。

 随着男人的大手用力握住她部的半球,将两个半球叉着上下移动,一声不响的王萍紧张起来了,只觉得部牵动着的摩擦,随后产生了连锁反应,水开始在快速分泌。

 随着时间慢慢道,耳什么时候被男人允都不知道。王萍对男人的动作感到害怕,她哆嗦着用手去阻止男人,反被男人有力的大手一把握住,并将她手放下后,推至自己已经起的下身,几次逃脱几次又被抓回。

 随着男人的嘴巴盖在自己急促息的嘴巴后,王萍像似着魔一样,竟然任他将舌头伸进嘴里,允着她的口水,被按在男人子外面的小手,非常听话着上下移动,感受着他坚硬的茎。

 男人见她不再反抗,于是松开她的手,从背后的子间隙,将手子里面,直接摸在那光滑的上,从两个半球的链接处,用中指慢慢下滑,手指随着下滑,感觉到洪灾在慢慢加重。

 接着就进了热乎乎的、黏糊糊的羊肠小道,此时的王萍脑中完全空白,唯一想的是,小手摸着的子里面的子,很想这发烫坚硬的进自己的

 随着他中指的入,王萍觉得道在收缩着,真的有些饥不择食了,将那半截手指也当成茎了,自发着将手指裹紧,当男人拔出手指后,觉得一阵空虚,男人一边吻住她,一边解开她的子。

 直到到腿弯处王萍才觉醒,下意识去蹲着拉子,未等她将子拉上时,男人又用力向下撕扯,一条又又硬发烫的茎。

 正在的出入口点击着,只觉得身体一软,松开拉着子的手改为搂住男人的后背,男人蹲着用手扶着茎,对准那水淋淋的入口,猛的刺了进去。

 的同时将子拉至女人的部下边,贴着王萍的耳边说:“宝贝,用手拉着自己的子,一会舞曲结束后,可以迅速拉上子,免得别人看见。”

 正在低声音呻的王萍,非常听话着将手放在两侧拉住子,那男人密切配合着她,她的双手刚刚松开自己后背去拉子时,男人的双手与此同时,一手搂住了她的细,一手搂在部的半球上,男人开始发力刺了。

 扭动着有力的部,那么有力,刺得是那样的深。江姓男人将时间也控制的非常好,就在舞曲不到一分钟时,他及时在今后领地的边境做好记号,所以舞曲结束尚未完全亮灯时,王萍正好将子的扣子系上,像似眼中了东西似的,被男人拉着扭着步履艰难着回到座位上。

 这时舞厅中响起了伦巴的音乐,男人一把拉着王萍的手,要想将她拉到舞池去,王萍赶紧蹲着回断说:“嗯,不去、不去、我不好走路。”

 男人向她坏笑了下,然后松开了她后说:“那宝贝,我们退场吧,哥哥我送你回去洗洗。”王萍脸涨得绯红“我不要你送,我就住在附近。”

 跟着男人走出舞厅后,感觉男人的差不多全部出了,让王萍感到非常难受,男人让她等他一会,不到五分钟一辆黑色丰田佳美停在王萍身边“宝贝。上车。”王萍迟疑了一会,拉开车门后钻进车子。“我就住前面,走过去也就五六分钟。”王萍上车后对男人说。

 男人看了下手表“十点都没到,还早了,我们一起去吃点夜宵吧。”“不要了,我身上难受死了,要么你送我回家吧。”王萍马上拒绝着。

 “你下后擦下不就好点了吗?我将车开得慢一些,你就在后座上好好整理一下。”说完男人将车开动起来了。

 “我,我怕我老公回来后,看不见我会急的。”王萍听话着将下,只见本来好看的被凝结在一撮一撮的,花径入口还是泥泞不堪,同时车内发出一阵味。

 而白色内完全换了颜色,特别是挡住道的地方,男人的东西基本上全部归在这里了,并且发出越发难闻的气味。

 “嗯,我真的不去了,改天吧,你看这个样子怎么擦啊?难受死了。”这话听得那位江大哥心花怒放,因为这时王萍说话的声音,和刚才舞厅完全不同了。

 完全是子和自己老公撒娇的腔调了,车子拐弯开进小区大门时,穿好衣服的王萍正在向车外观看,进门不到二十米,小女儿钱娟有气无力着走着“娟…”

 习惯性地喊叫,差些让钱娟听到,醒悟的王萍急忙关好车窗。“你认识那小姑娘?”其实姓江的男人早就看到钱娟了,虽说看不清脸,但是看那身段和走路的姿势,他认定是个非常漂亮惹人的小姑娘。

 “嗯,是我小女儿。”王萍盯着车外的钱娟。“有其母必有其女啊,你女儿多大啊?好漂亮啊。”

 看着走路的钱娟,男人衷心赞美着。“21岁了,我还有个大女儿23岁了。”王萍谈起自己两个女儿,做妈的自傲和对女儿长相的自信,让她自觉介绍着大女儿。

 因为间隔太短,王萍让男人停在超过自己那栋楼房的五十米处,双眼盯着家里的楼梯,男人停车后,下车走到后面拉门坐在她的身边,将她的肩膀紧紧搂住,一只大手伸进王萍的衣服,弄着她高高起的房,看见女儿上了楼梯后,王萍倒在男人的怀里,任凭男人对她身体的玩

 男人将她的脸拉起,凑在她的嘴上不停允着小嘴,王萍被他老练的动作再次引起了空旷太久的望,将手搂住男人的脖子,小嘴也不停着允对方,一只小手毫不客气地伸进男人的下部,拉开拉链后,在内边缘将那已在慢慢抬头的茎,紧紧握住后进行‮弄套‬。

 才拉上没有多久的子,又被男人撕扯着,她配合着抬起部,任凭子落在小腿处,男人的手指再次进,一直润的道,就这样两人在车后座,相互帮助着将对方送上高,那硬的茎发时,不断跳动的茎在不曾注意的王萍手中出。

 随着茎的东晃西到,没有目标着发,搞得车子和王萍脸上都是的,直到两人逐步稳定下来后,王萍从男人的怀中爬起,主动亲了一口男人“我回家了。

 反正我就住在这栋房子,白天都在家里,晚上老公开好出租车会回家的。”说完后拉开车门下车。

 然后逃一样着奔向楼梯口,回头看了下还在凝望她的男人,挥了下手后进门去了,男人看着她走进楼梯,一会时间看见二楼的灯光亮起,他知道那就是王萍的家,特意看了下楼号后,在车上的小本子记好门牌号后,准备开往回家的道路,开车时觉得今天特别过瘾,别看王萍四十多了。

 可是她身上的皮肤的娇可是不输两个女儿,只是在某方面或有见老,其实男人根本不是江,说姓江只是他害怕玩女人后,能够查到他的姓名和地址,容易被套住活被抓住,他自从踏上社会后,依靠着父亲的关系,寻花问柳游手好闲,被他骗偏财的女人,不计其数了。

 习惯于这样生活的他,也很难收心过平淡的夫生活刚才看见钱娟后,开车回家的路上,他已经在想如何玩到钱娟的问题,这么漂亮的少女不玩,对他来说肯定不会死心的,母亲四十多了。

 还是那样的娇,还是那样的风,那么她的两个女儿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的?他感觉到今晚到的王萍,肯定不会比她差的,毕竟没有放在一起,没法子做个准确比较,假如能够将她们剥光了放在一起。

 然后任凭自己在她们身上轮换着耕耘,那个日子可真是比什么都快活啊,老子一定要想法子,同时她们的。轻手轻脚走上楼梯,悄悄着开门后,不敢开灯就在暗处将鞋子掉。

 然后踮起光脚走进卫生间,内下后看着上面的污垢,将它凑上鼻子闻了下,感到脸上在生火发烫,将内泡在盆里不久,整个盆里都漂浮着棉絮般的东西,她暗想怎么会这么多的啊?

 以前一直不敢细看,近来和老公做后,一直在偷偷查看老公出的多少,从来没有见过有这么多的啊!这么一想,本来开门时心中的愧意一扫而光,基本可以确认老公在出私货了。

 那么今晚自己的行为充其量只是小小的报复,回想着刚才男人给她的短暂但刺的快乐,忍不住在想以后还要不要再给他?今晚自己到底怎么啦?怎么会这样不懂廉啊?仅是在舞厅跳了个舞,就在这种公共场合让他给占了身子。

 冲洗身体王萍花了至少半个小时,她心中觉得好奇,怎么这个男人的东西这么多啊!而且会这么稠密,按理说过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全部出了,可是刚才用手指扣弄这么久,才将男人的东西清理干净,而且过了这么久时间,抠出的东西还是那么稠密。

 觉得将全部的证据消除后,王萍这才光着身体走出卫生间,轻轻打开房门打开灯后,看见老公侧身打着呼噜睡得很,打开衣柜穿上内衣后,关灯躺在老公身边。

 回想着刚才荒唐的一幕,王萍为刚才之事感到脸红,对自己的大胆和荒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到底怎么啦?

 怎会这么不要脸呢?其实自己刚才可以拒绝的,边上有这么多舞客,如果自己硬要拒绝的话,他也不敢怎么样的,为啥不反对呢?现在回想起来。

 自己根本没有拒绝,完全是自愿被他占了自己便宜的,难道自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吗?王萍自认不是那种性格的,那么怎么来接受刚才的行为呢?唯一的解释是自己,已经的身体太需要男人了。  M.ssGgxS.Com
上章 卻望惹的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