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惹的祸 下章
第十三章
 林萍涨红着脸,想要奋力推开他的大手,被他一把推倒在桌上,然后拉起她的裙子,将手伸进她的内外面,摸弄着她的部,林萍扭动着身子“李刚,你不能老是这样,我是你父亲的子,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父亲吗?”

 “哈哈,你想不到这个话出在你这嘴里啊,你做的对不起我父亲的事还少啊?你这就是欠么,我父亲年纪大了,草不动你这货了,那我做儿子的义不容辞来帮忙啦。省的你发后,让其他男人去了。”李刚笑着大声说着。

 同时用力将她的内撕扯下来。林萍愤怒着用脚踢他“是,我是货,我也是你父亲害的,谁让你父亲那吊不争气呢,否则我这就不要出去找人了,你放手,我就是再,也不会让你来。”

 李刚将她两腿用手臂住,然后用力掰开‮腿双‬,头部住她的部,对着她的道口就是一阵猛,林萍用手去推他的头部,不让他自己的下身。

 可是哪里能推开啊?反而随着他允自己的蒂、,自己越来越没有力气反抗了,生理上的反应没法骗人,她觉得水开始向他嘴里出了。

 “货的上嘴巴在说不要你儿子,可是下边的嘴巴却恨不得儿子的大掉快点进来,你上嘴巴再硬,可是你那可不会说谎,她可是在你儿子呢。”

 李刚抬头后,用手道,还用力拍打着她的股。“没有,你滚蛋,快点放手啊,我就是不想给你。哪怕天下男人死光了,也不会愿意给你的。”她一边反抗,一边骂道,这时李刚却来气了。

 “你他妈的可以给其他男人,就不能让我吗?我今天就是要你这,我是代替我父亲来你,的你不敢再找那些野男人。”李刚暴地用手指‮弄套‬,另一手对着她扭动的大腿打。吃痛的林萍不敢再扭动。

 可是被暴对待的身体,却不管男人怎样对待,还是被男人的玩引起了火,水不断在大班桌的桌面上。

 用力将林萍的部拖到了桌边,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将子解开了,长坚硬的茎对准她淋淋的道口,一下子刺了进去,只听到林萍一声:“啊。”就再也没再反抗,让他的子在她身体里

 李刚像一头公狗,频率非常快着在她那透的道里面,而且嘴上还不停着骂她:“,我知道你这,今天就好好替我父亲草死你着,看你还敢不敢再出去偷吃别人的吊了。”

 两只大手轮打她那软绵绵、孜孜的部。虽说不是自己心甘情愿,可是女人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一旦已经被男人的茎进入后,她就已经被征服了,也就不再躲避了,嘴里好发出很惹人的叫,就这样被他了十来分钟后,

 被他一把从桌上拉下,叫她上身趴在桌上,他从背后入后,两只大手替摸着电脑和装机,在背后的速度也越看越快,直到林萍控制不住后大叫起来。

 他却恶劣地出那坚硬似铁的茎,用打她的,儿子戳的你舒服吗?要不要儿子的大吊再进去,给妈妈的啊?”

 顺手又在白的肥上用力拍打了两下。见林萍憋着不开口,李刚用手着她那透的蒂和部,那紧的瘙迫使林萍开口“快些进来吧。”

 “说的大声一点,到底要不要儿子的大吊进妈妈的里啊?”李刚捉弄着望上头的林萍。“嗯,我、我、不、不好意思。”全身无力着,趴在桌上将部高高翘起,这样羞涩的动作都已经做了。

 但是林萍就是说不出,李刚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想戳了吧,如果想戳就点点头,否则儿子要回家吃晚饭了。”

 李刚见林萍憋了半天不肯说,也怕万一林萍恼怒了,自己也捞不到任何好处。林萍听到只要点头就能望后,就像啄米似的点头。大的茎再次有力的进。

 终于让林萍松了口气,不再压抑着开始呻起来,林萍的呻好像给李刚打了针兴奋剂,他更加卖力着

 接着李刚双手扶着林萍的细,慢慢向后退着,直到他坐在宽大的大班椅上,拍了下她的股说:“,你先动一会,让你儿子休息休息。”

 林萍很听话着抬动着自己‮弄套‬着,李刚的双手这时移到了她的部,将罩推至房上面后,用力摸弄着她的大子,还用手指用力掐着头,疼痛感更加刺着女人的望,她上下‮弄套‬的频率加快了,嘴里的呻越来越响。

 李刚觉得恢复的差不多时,他托着林萍的股,走到窗边后将她放下,一手拉开百叶窗,一手将她按在窗台上。

 看着底下马路上正值高峰期繁忙的人、车流,害羞的林萍看到这些后,承受着背后男人的,她觉得这感觉是说不出的刺和兴奋。女人对足自己的男,无论他是强迫自己的,还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她都会产生特殊的依恋情感。

 这时的林萍就是这样,她回头用惘的眼神看着,正在用力让她足的李刚,一只小手还向后搭在男人的股上帮他一把。

 李刚对林萍的变化非常满意,他现在的心里唯一想的就是征服,征服这个早就想要得到的女人,碍于父亲的面子才没有及时动手,否则他早就对她下手了。

 有多少次他想象着她的样,进行管手,今天总算偿得夙愿了“将头再扭过一点,让儿子亲你一口。”

 为了征服这个女人,李刚虽然不敢得太过,但是他还是想多打击下她的自尊。林萍听话着将头伸向他,张开小嘴让他亲了自己一口,从来没有遇上这样鲁的男人,以前的男人都对她像似金枝玉叶,都是顺着她跟着她的意志走,今天的情况正好相反。

 但是这样的感觉要比以前的好的多。所以当李刚后,坐在沙发上气时,林萍拿起茶几上的面巾纸,帮他擦着身上的汗水,当李刚指着尚未全部萎缩的茎,意思让她含着时,她只是稍微迟疑了下,趴在他的腿上用纸稍微擦了下,就低头凑在茎前,用舌头在他的头上轻轻了下。

 然后抬头娇媚着看着他:“真臭,呵呵。”李刚笑着拉住她的头发,用力将她按在下身,林萍张口就含住了茎,不断着弄着茎,待茎完全软掉后,她又细心着将茎全部清理干净。

 李刚临走时,林萍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放在办公桌上“李刚啊,我们今天是第一次又是最后一次,毕竟我们是这种关系,给人知道了会被笑话的,另外这钱你拿去花。

 但是希望你找点事情做做吧,不要整天游手好闲的,你儿子也要十八九岁了吧,以后你怎么为他成家立业啊。”

 “哎呦,又是一副妈妈面孔啦?我儿子不就是你孙子吗?有你这个超级富婆在,他会发愁成家立业吗?小妈,我知道你和老头子谈好离婚的事情了。

 但是你忘了你是李家的女人,这个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我不会让你离李家的。”李刚‮腿双‬搁在茶几上,坏笑着说。“我和你父亲的事,你管不着,至于我成为谁家的女人,也不是你管的了的。”林萍一本正经说。

 “别忘了刚才的事,刚才你又被姓李的打了个钢印,老头子不行么,做儿子的当仁不让,接过他的了,你林萍现在已是我的女人了。”他还是吊儿郎当着说。

 “去,去,去,刚才是你强迫我的,又不是我自愿的,我才不是你的女人呢,回去吧,我也要下班了。”林萍红着脸说。

 李刚慢慢悠悠走到办公桌前,将钱放在口袋后,又走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搂住后,嘴巴凑向她,林萍只是小推了一下,任他和自己吻了好久。

 直到她无法气后,才推开了他。今晚和钱国平做时,让她觉得不是滋味,不到一个多小时,竟然有两个男人和他做,她无法相信这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怎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自觉有些对不起钱国平,所以钱国平刚才说不好开口离婚时,林萍没有发作,当钱国平做完第二次回家时,她也不会意思阻拦。现在冷静下来后,林萍躺在上,将两个男人暗暗做了比较,她觉得就论做的功夫来说,钱国平还是略胜一筹。

 而且钱国平的茎也要比李刚的大一些,但是李刚却带给她不一样的感受,而且感觉更加刺和舒服。听到楼下的门铃,林萍心想怎么回事啊?按理说这个别墅除了阿姨外,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而且自己也很少留宿在此的,钱国平有钥匙的,无需按门铃开门,估计是他知道自己今晚一个人住在这里,心中不定心,才过来陪她的,可能从家里出门时忘带钥匙了,开门一看,林萍呆住了。

 “你、你、你怎么会,怎么会过来的啊?”李刚大大咧咧从她身边挤进门。“呵呵,我早就知道了,你买了这套别墅,还养了个开出租的面首。”进门后一股坐在沙发上,两腿搁在茶几上。  m.SsgGXs.cOM
上章 卻望惹的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