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惹的祸 下章
第十四章
 “你怎么还不回去啊?到这里来干嘛?你快走吧,深更半夜的,这样不好,人家会说闲话的。”林萍恨不得他马上离开,同时也对今晚留宿在这里有些后悔了,也对自己看都不看、问也不问就开了门这样冒失的事情,感到不安。

 “哈哈,你这还怕人说闲话,我过来么你怕人家说闲话,那个开出租的过来,你就不怕说闲话啦。”李刚看都不看她一眼。“不是的,你走吧。”不知怎么回答的林萍,只能说着让他赶快离开的话。

 “我口渴了,帮我倒杯水喝。”李刚吩咐着她。林萍听话着帮他倒好一杯冷开水,放在茶几上后“喝完就走吧。”

 李刚一口喝完后,起身一把将她拉至怀里,一翻身将她在沙发上。在她嘴边说:“啊,你他妈真的是冷血动物啊,才几个小时已经将我俩的恩情忘记的干干净净了,是不是要我提醒下你这啊。”

 随后用嘴封住她的小嘴开始允。不顾她的阻止,一只大手已经伸进了林萍的下身,林萍身上穿的是睡裙。

 而且刚才和钱国平做完冲洗后,连内都没穿,所以李刚一下子摸到了绒绒的部,一边扣弄着,放开林萍的嘴巴后,笑着说:“呵呵,都不穿,是不是就在等儿子来你啊?

 不会是刚才还没舒服你这,又发了等不及儿子过来,就开始自摸啦。”“放,你放开我,不然我要喊叫啦。”林萍挣扎着说。

 李刚一把撕下她的睡裙,然后松开了她,看着林萍站起来后,一把将她推向门口“你叫啊,你去喊人抓我。”拧开锁后,将她推至门外。全身赤的林萍,根本想不到他会这样做,只好奋力推住门“让我进去。”

 可是无奈力气没有他大,眼看着大门被锁上,里面还传来他的骂声:“他妈的,给脸不要脸,我他妈的就等着你叫人来抓我呢。”然后听到他离开大门的脚步声。

 “李刚啊,求求你开门啊,你让我进去啊,给人看到后,我怎么做人啊?”林萍没有任何办法,只好开口求他放她进去。“你不是要叫么,我让你去叫喊啊,等你叫人后我自然会开门的。”门内传来李刚这幸灾乐祸的笑声。“不叫了,你快开门啊。”无奈之下,林萍只好这样说。

 李刚这才慢悠悠给她开门,刚进门就被他拥在怀中,林萍麻木着任他在自己的身上轻薄。

 然后李刚用手向下一把抓住她的‮腿双‬,一下子将她抱起后,走向楼梯,一边走一边问她:“我的小妈,你的卧室在哪一间啊?”

 林萍此时已被他搞得没有思想了,走上二楼后,她自己着指着那间主卧室,他一脚踢开房门,大步跨入后,将她丢在上,大质量很好的席梦思,将她来回弹了几下,硕大的部跟着甩动着。

 李刚眼睛看着她,两手神速地解身上的衣服,已经发火的茎,离那些束缚后,上下弹了几下后,紧紧贴着肚子,接着他一把拉过女人的双脚,调整位置后,奋力对准有些润的道,凶猛地刺了进去。

 林萍自从进入工贸公司后,两年之后就走上了领导岗位,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升至整个公司的总经理,一直给人是女强人的印象,她对好多事情的处理,都很冷静果断,为此也深受部下的称赞,就是这样的女强人,碰上李刚这样看起来暴、无赖的男人,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任他为所为。

 对时凶猛的像似饿狼的男人,女人嘴上或许不肯承认,但心里还是很欣赏的,也甘愿被这样的男人,在自己身上驰骋,享受着女人的幸福和快

 此时的林萍心里虽然矛盾,但是对李刚的凶猛,还是很欣赏和享受的,随着男人的不断努力,林萍也渐渐地撕开了伪装的冷漠,随着男人的频率,开始和声唱起了平时不会的歌谣。

 听到起的闹铃,汪总习惯性的马上醒来,看到钱虹的小手勾着自己,一条雪白的腿搁在自己的下身处。

 此时好像正在做着好梦,脸上还洋溢着微微的笑意,他怜惜着在她额头亲了一口,伸手在她的部轻轻着摸了一把。就是这么轻轻的一把,把怀中的美人搞醒了。

 钱虹醒来后,看见自己睡觉的样子,感到羞涩的她马上将腿移开,她的小手也想挪走时,被汪总一把拉住,她羞涩着向他微笑下。

 汪总被她的微笑,加上本身的晨,又勾起了望,于是翻身就趴在她的身上。“汪总,你要上班的,不要再这样了,否则上班会没有精神的。”小手勾着汪总的后背,钱虹温柔着说。

 “没事的,虹虹啊,看见你就像将你在身下啊,以后不知能否再和你见面啊?”汪总摸着钱虹的下身,盯着钱虹的脸轻声说。

 “啊,见面是可以的,但是再这样就不、不行了,娟娟要生气的,你可是娟娟的啊。”钱虹轻声回话。

 “我什么时候变成娟娟的了啊?我只是对她有好感,觉得和她聊天不累,其实虹虹啊,我喜欢的是你这样的女孩,真的是这样的,我觉得以后肯定会一直回忆,我们度过的我今生最开心、最幸福的一晚的。”

 汪总说完就亲着虹虹的脸。“汪总啊,你不能忘记娟娟的,否则我怎么向她待啊?真的不能忘记的,其实娟娟比我要漂亮,也比我好。”

 钱虹还是希望汪总不要辜负妹妹。汪总也不再说话,将自己起的茎慢慢推进钱虹的道,开始起来。

 没有多久钱虹的道开始分泌出水,道变得润滑后,汪总的频率开始加快了,在底下的钱虹也被引起了需求,她开始部去合汪总的

 半个小时后,满头大汗的汪总,随着茎不断地在道深处跳动,汪总的第三次在了钱虹的身体,带来的超常快,让他不停嗷叫着,男人茎在道里面的跳动,也预示着汪总离开的倒计时,钱虹紧紧搂着他的部,不停向上动去接,汪总的雨

 汪总抱着钱虹来到卫生间,这次是汪总非常细心地为她清洗,洗她娇滴水的皮肤时,汪总显得格外温柔,深怕自己弄痛了怀中的心肝宝贝,钱虹茫然着享受着这一切,脑中浑浑噩噩,不知所思着看着他的动作。

 当汪总向她告辞时,钱虹非常不舍着紧紧抱了下他。当汪总离开后,她拿着他留下的名片,盯着看了好久才将它放在自己包里,开始梳洗打扮,半个小时后离开酒店,直接打的去了时装店。

 ***像往常那样无需闹钟,到点后就会自然醒来的钱国平,惊奇的发现子竟然没有起,宿在的另一边,睡得还是很,心想或许昨晚她回来太晚了,也就不去吵醒她了,动作很轻地起穿衣,当他轻手轻脚走出房间时,偶尔回头看到子,睡梦中带有笑意。

 由于今天子没有起做早饭,钱国平洗刷好后,就出车去了,开车时也在思考,子的反常之处,昨晚子回来的这么晚,他觉得有点反常,他昨晚回家已是晚上十点了,子等他睡了。

 还没回家,这个方面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即使王萍再有事情,她至少会先通知他的,可是昨晚根本没有打过电话。当天钱国平一直在回想,子王萍昨晚的去处。

 为了搞清子的去向,他特意在中午买了些礼品,去了自己丈母娘家,还没等他开口,他丈母娘就问他,王萍和两个外孙女怎么样?可以确定王萍昨晚没有回娘家。

 自从开了出租车后,子和几个要好的姐妹也很少联系,因此他现在也没有她们的联系方式了。

 也就无法再查找子昨晚有没有过去了,他在心里再次回想了下,子的表现,应该说子一直中规中矩,从来没有任何不当的言语和行为的,于是他觉得或许是自己太过敏了。

 子这么多年没有和姐妹出去玩玩,现在不开车了,再和以前的姐妹联系一下,难得出去玩一次,也很正常的。倒是自己婚前婚后都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而且现在自己确实不像样子,不回家吃晚饭,甚至连电话都不打一个回家,自从和林萍再次好了后,对子确实冷落了很长时间了,现在连最基本的保障都无法给她了。

 钱国平好像如梦初醒,他认识到自己浑浑噩噩地,跟着林萍做了这么多,对不起子的事情,现在林萍还着他离婚。

 其实他根本不像和林萍结婚的,当年自己没有嫌弃她是二婚头,一心要她离婚后嫁给自己,她贪图荣华富贵断然拒绝。还算自己前世积下的德,补偿个更加漂亮贤惠的王萍做老婆,而且林萍为他生了钱虹后。

 为了不让老钱家断后,不顾怀孕的辛苦,生小孩时的痛苦,主动提出再生一个,虽说还是生了女儿。

 但是可见她是那样的善解人意啊。自从下岗后,和自己一起吃尽苦头,从来没有一句怨言,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像人啊。

 这样好的老婆,自己没有加以珍惜不说,还频频做些对不起她的事情,现在竟然就凭一个晚上晚一点回家,还去对她产生猜疑,真的不应该啊。  M.sSGgxS.Com
上章 卻望惹的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