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亲的爱疗 下章
第三章
 下楼的时候,我顺道问马帝是否感到饥饿。“饿死了!可是我想你还是先去睡觉好了,对了!福斯医生怎么说?”

 “他问你在做些什么事,身体是不是好一点了?然而他也做了一件超出急诊室医生份内的事,一件让我非常惊讶的事…他问我,可不可以找时间和他吃晚餐。”

 马帝笑说:“我一点都不惊讶。在医院的时候,他就不停地向我打听你的一切,像是单身或已婚,有没有常常出去约会一类的问题。他还说你看起来非常的火热。”“是吗?那你怎么回答?”“我当然也附和他的意见,说你的确很感。”

 “马帝!”“真的嘛!我的朋友也这么认为。不然你想想看,妈。泰得莱恩没事干么在我们家的泳池泡上一个暑假?”

 我承认,以一个33岁的女人而言,我的身材还是很,可是,我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燃烧起年轻人的,还变成他们在自时幻想的对象。

 棕色的头发(没有白发混在其中),大而蓝的眼睛及细致的皮肤,我知道自己确实可以算是一个(还算)漂亮的女人。

 而藉由优酪与运动的帮助,我也一直保持着很好的体态,对于男人喜欢盯着(及)我大而浑圆的房(36D),与修长的‮腿双‬一事,我是心知肚明的。

 可是我为自己感到骄傲的部位却是…平坦的小腹、结实的部,以及那小蛮。我的确认为自己很漂亮。

 但我却不是故意营造魅力来招蜂引蝶的,想到自己竟然成为男孩子口中的话题,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愿意在我家庭院的泳池里花费一整个暑假的时间了,接下来是星期一,我到马帝的学校办理一些事情。

 从他在球赛中受伤开始算起到现在,离学期末也不过剩下几个礼拜。校长说马帝不需要休学,而期末成绩则是以他最近得到的分数(一个“B”与一个“A-”)代替,对于校长的帮忙,我表示由衷的感谢。

 至于我自己教授的三堂课,我告诉学校,我必须请假无法上课。学校方面表示,只要填写假单就可以了,至于上课一事,他们说在我休假完毕或者学期结束之前,会另外找代课老师来解决。

 星期一和二,洗澡时,马帝愈来愈强的生理反应,使得我开始用手替他打手,然而,星期三。

 当我替他抹上帮他手,他的便在我手里抖动得十分厉害。问题来了,如果他的是因为我那替他上肥皂不得不刺巴的动作,那也就算了。

 若是我继续‮弄套‬他的让他达到高的话,不就显得我是故意的吗?这种情形让我十分为难,我决定还是到此为止就好了“亲爱的,该是时候站起身子啰。”“咦…妈?嗯…可以的话…算了。

 没事!”“马帝,你希望我‮弄套‬得久一点吗?”“事情看来正是如此,妈!很抱歉,可是我真的忍不住。我也想自己做,如果手能动的话。”

 我在手上挤了更多的,分别扶着茎的两端,开始替他手的皮肤又热又光滑,握在手中的感觉真的是好极了。

 我的一只手在老二上来回不停地滑动,另一只手则玩他的丸。“马帝,你的需要我很了解,所以不要觉得害羞。世界上哪个男人不手?对了,在你受伤前,你天天自吗?“他说:“没错!

 一天通常打两次,甚至更多。”在他说话的同时,整个身体变得红通通的。“我知道了,好,现在放轻松一点,我想时间差不多到了。”话才说完没多久,马帝就达到了高。有些在我的手臂上,有些则飞进了我泳衣中间那一道沟里。

 他看到了这种情形,身体从我的手中离,整个人差点跌坐到地上。我抓着他的身体,让他坐到马桶上。“亲爱的,你还好吧?”“对啊,还承受得住。妈,你知道吗?今天大概是有史以来,我的小弟弟最硬的一天。”

 洗澡时替马帝手成了一种惯例。我们只是做而已,从来没有对这件事换过意见。就这样,每天早上,每次洗澡的时候,我都会替他打手。做这件事的时候,我没有显出畏畏缩缩的样子,因为我们都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星期四,我们接到马帝的父亲…艾伦,打来的电话。他决定搭机飞到我们住的地方,利用周末的时间探视马帝,同时,我也接到福斯医生打来的电话,他替马帝预约星期六的门诊时间,好看看他的复原状况。

 此外,他也提出与我共进晚餐的要求。既然艾伦可以照顾马帝,我也没有理由拒绝福斯医生。于是,我答应了,我在机场见到了艾伦,而他就像从前一样友善。办完了通关手续,他弯下身来亲吻我,我也很快地把脸凑了上去。

 “洁西,你变得比从前更漂亮了,最近日子过得如何啊?”“还过得去,艾伦。我看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壮。”我必须承认,在18岁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彻彻底底地被他谦恭有礼的样子所吸引。

 他比我大十岁,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是他先打破沉默。我猜,在他的眼里,我的年轻及外貌,充满着一种“挑逗”的味道。我们就这样结了婚。

 然而,在我们还没有做好喂养孩子的准备时,我就怀孕了,当然,育有马帝是我们共有的最最美好的事,也是在我和艾伦一起渡过的十二年之中,唯一可算是成功的事。在我从大学毕业,开始我教书生涯的同时,艾伦还是过着放形骸的生活。

 虽然他致力于赚生命中的第一个一百万,却也花费许多时间在酒、女人及可卡因(毒品)上面,虽然我试着维持我们的婚姻关系,但是到了最后还是放弃了,典型艾伦的做法…逃到加利福尼亚。

 虽然他每个月会给我们一大笔钱,在暑假时,花几个礼拜的时间陪马帝(这无损他们父子的情谊,他们就像一对好兄弟),不过,这也是他的极限了,总而言之,他是一个既成功又人、却也相当肤浅的男子。

 在我载着他回家的路上,整个傍晚的时间,他毫不掩饰地对着我的腿及身体猛瞧,因此,当他晚上跑来敲我的房门时,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他打开我的房门的时候,我正坐着念书。“有和别人约会吗?洁西。”“有一个人应能算是我约会的对象,不过这不是重点,我们也没有讨论的必要。”

 他走过房间坐上了沿,说道:“他能让你快乐,足你所有的需求吗?”“艾伦,如果做这件事是你想要的话,我只能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和你”干“!你何必破坏离婚后这几年,我们辛苦建立的良好关系呢?”

 “好吧。只是你也不必怪罪一个只是想做看看的人。你觉得这样如何?不做任何身体上的接触,让我看看你成的身体就好了,你知道吗?你看起来还真他妈的漂亮感!我不会碰你一,我保证。”

 我笑了笑,接着把书丢向他,说道:“滚开这里,你这个变态!你真的是无药可救了!”艾伦的声音显示他的情绪已到达某种界线…介于生气和哭诉的边缘:“别这样嘛,洁西。

 这又不是第一次或是什么的。别忘了,你并不是他妈的‮女处‬。我每个月寄给你这么多钱,你多少也要给我一些回馈吧!“现在,我真的生气了,我咆啸道:“艾伦,你讲的是什么鸟话!

 你寄来的钱对你来说不过是九牛一,那些钱买的是你儿子住的房子、上的学校以及好的生活品质。我不是你的专用女,你的钱买不到我的身体!”

 艾伦摇了摇头,一脸大便,把门用力的甩上,离开了我的房间。他那张臭脸对我起不了任何作用,因为我以前已经看过太多次了,星期六,我叫醒马帝,替他换上一件泳

 不用说话,他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们只是草草结束洗澡的时间,然后让艾伦进浴室,帮他擦干身体。刚到傍晚的时候,福斯医生到家里来,替马帝做了检查。

 在说完马帝的复原情形良好之后,他催促我上车,以便一起吃晚餐。我们在一间小型义大利餐厅用餐,然后连了几个酒吧,找寻我们可以共舞的俱乐部。回到家,已经超过半夜一点了。  M.sSGgXs.Com
上章 母亲的爱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