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爱保姆之母女花 下章
第十九章
 牛花见妹妹看得目瞪口呆,心中一动,竟然叼住了妹妹的,与她接吻起来,牛兰被姐姐的举动吓了一跳,但是却又挣脱不开,微微挣扎了几下后,想起身边的,她的抵抗迅速归零,息着抱住姐姐,两姐妹房摩擦着房,兴奋的接起吻来。

 我在一旁看得巨无比,拼命的着韦香兰的巨,双手在祖孙俩的股上摸来摸去,最后伸到她们的下,用手指把她们俩的哇哇叫,两条手臂都透了。

 牛花松开妹妹的,笑道:“小妹,以后咱们就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你喜欢吗?”牛兰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拉着姐姐的手说道:“大姐,我一定会乖乖听你们话的。”

 牛花高兴的亲了下妹妹的脸颊,拉着她跪在我的面前,笑道:“老公,我把妹妹交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对她好哦。”

 我闻言吐出她们母亲的头,看着一脸痴的牛兰笑道:“那是当然,我对你们的喜欢不分彼此,兰,我会好好宠爱你的,让你和你姐你娘一样,做个幸福快乐的女人。”

 牛兰欣喜的点点头,解开的我的带,与姐姐一起,你一口我一口的替我唆着巴,被四个女人如同众星拱月版围拢在中间的我,得简直要魂飞天外,如此美事,便是给我龙椅做换,我也是不愿的。

 我欣喜的对韦香兰笑道:“娘,你真是给我生了一对极品的好宝贝。”韦香兰闻言妩媚的笑道:“细伢子,难道我就不是极品的好宝贝吗?”

 我听了哈哈大笑,在岳母的脸上用力亲了一口笑道:“你当然也是,宝贝,我简直爱死你了。”

 韦香兰激动的抱着我的头,咬着我的使劲的与我吻了一番,显然是情动已极,我也激动的将手从她们的里拔出来,环抱着岳母的,将她抱上,另外三个女人追随着我们上了,把五人的衣服除去,赤相对。

 我舒服的着韦香兰的巨,把沾满了她女儿口水的巴缓缓的抵进她不堪的道里,五天没有这个老了,里面的温度和紧窄让我无比的怀念。

 韦香兰兴奋的按着我的手,着自己的大子,嘴里嗷嗷叫道:“啊…舒服,太舒服了,哦…儿子,娘又被了,终于又被儿子了,啊…再深一点,舒服啊,,儿子的巴真的我舒服死了,啊…好深,啊…好,儿子,娘要被你死了,娘要被你死了,娘愿意被你死,死娘吧,啊…死娘…”

 听到母亲的词烂语,花姐妹也兴奋的无加以复,仿佛此刻被的就是自己,呼吸越发的急促,情不自的看着我和她们母亲合的地方,动情的着自己硕大的

 娇看到小姨不停的泌,惊讶的说道:“小姨,你有水啊。”气点点头,和蔼的笑道:“娇娇,你想不想尝尝姨的水。”

 娇点点头,扑到姨的怀里,兰慈爱抱着她,将进了娇娇的嘴里,笑道:“慢点吃,姨的水很多,你想吃多少都没问题。”

 娇兴奋的点点头,一边吃,一边拨弄着姨的另一边头,弄得水四溢,花见状,忍不住责备道:“别浪费啊,看你调皮的,把上弄得到处都是。”

 兰笑道:“姐,不浪费的,我水太足了,就算娇娇不碰,我也忍不住,姐,要不你也尝一点。”

 花笑着摇摇头,说道:“算了,我没这个兴趣。”说完,她羡慕的看着妹妹比自己还要宏伟的巨,笑道“小妹,你姐夫一定爱死你这对子了,他呀,就喜欢大子。”

 我闻言笑道:“是啊,我当初就被你姐的这对住了,一边一边玩子,实在是太舒服了。”

 说着,我用力顶了下股,把韦香兰干得嗷嗷叫。看着母亲愉的态,花姐妹忍不住笑起来,四枚大子虽然她们的笑声剧烈的颤抖,抖得我心旷神怡。

 了韦香兰十来分钟,我把巴拔出来,将花按在上,用力的了起来,看到女儿一脸的饥渴,我便将她招过来,让母女俩面对对的叠在一起,母女俩也没有丝毫的不适应,相视笑了笑便吻在一起。

 我得意的分开娇的小股,出粉的小,寻思着回去以后就给她用药,把永远的保存下去。

 大的头带着母亲的水,挤进了女儿的中,娇快活的直哼哼,奈何嘴巴被母亲堵住了,想叫也叫不出来,便默默的享受被爱的愉。

 我娇十几下,便拔出来移到花的里再十几下,久旷饥渴的母女被我这么,弄得心里比猫爪还难受,每每到了快要高的时候,我却把巴移走了,如此这般,母女俩被我折腾了半天,苦苦哀求之后,我才火力全开,把一个送上高后,在全力起另外一个。

 兰睁大眼睛看着姐姐和外甥女被我的死去活来,激动的等待着下一刻的到来。韦香兰看到女儿隆起的肚子,便笑道:“兰,孩子几个月了?怎么比半年前还小了些?”

 牛兰笑着扶起母亲,解释道:“之前那个产了,这个是新怀的,已经三个月了。”

 听到这话,韦香兰不愈发的伤感,八年前女儿离开家的时候,是多么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可是现在,她越想伤感,忽地注意到女儿的头粉如此,忍不住问道:“兰,你的头颜色怎么这么?”

 牛兰又解释了一番,韦香兰一听居然有这么神奇的‮物药‬,忍不住跃跃试,见母亲如此兴奋,牛兰不得不苦笑道:“娘,这个药只对小女孩有作用,从发育开始就要涂抹,咱们家只有娇还行,你和姐姐都不行了。”

 我在一旁听得真切,见韦香兰神情有些落寞,便安抚道:“娘,我喜欢你的黑头和大晕,够味够成,再说了,咱家有娇娇和兰的就够了,你和花现在这样,我更刺。”

 听了我的话,韦香兰这才解开了心中的疙瘩,笑道:“谢谢儿子的劝解,呵呵,也对,要是以后儿子你嫌弃了,娘就给你做保姆,照顾你们的生活起居。”

 我笑道:“娘,说什么傻话呢,我接您进城是享福的,不是去受累的。”韦香兰开心的笑道:“能在你身边看着你们,我就已经在享福了,呵呵。”

 牛兰劝慰道:“娘,姐夫说得对,您进城是享福去的,以后家里有什么事,有我和姐姐照料着,你就每天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就行,不要再想那么多了,您吃了半辈子的苦,到老了也该享受享受了。”

 韦香兰爱怜的拉着女儿的手,笑道:“娘忙了半辈子,哪里能闲得住啊,让我什么都不干,我会憋死的。”

 我笑道:“谁说你什么都不干,你要被我干啊,哈哈。”韦香兰害羞的看了我一眼,这个老女人天生脸皮薄,动不动就容易害羞。

 见母亲羞涩的模样,牛兰调笑道:“娘,你害羞的样子好可爱哦,怪不得姐夫这么喜欢你,娘,女儿什么都不懂,以后在上还要娘多指导指导,哈哈。”

 “死丫头,就会看娘的笑话。”韦香兰羞涩的笑骂道。

 牛兰呵呵的笑了笑,抱紧母亲,深情的说道:“娘,能再见到你们真好,我这几年过得真的好怕,我好怕自己以后也会跟那个女人一样,被迫和自己的儿子做,呼,一切都跟噩梦一样,终于结束了。”

 韦香兰怜惜的抱着可怜的女儿,安慰道:“我可怜的孩子,别害怕,正像你所说的,一切都过去了,有你姐夫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牛兰感激的看着我,用力的点点头,轻声说道:“姐夫,我一定会乖的。”

 我温柔的看着她点点头,再次征服起下的女人来。当花母女被我弄得疲力竭之后,终于轮到了牛兰,她等得有点久,看了这么久的活宫,结果兴奋过度,我进去她就高了,惹得其他三女掩嘴偷笑,把她羞了个半死。

 我强忍着笑意柔声安慰着她,吻着她的嘴,抚摸她的子,很快,她便恢复了精神,羞涩的撅着股,让我了进去。

 顾忌到肚子的孩子,我的很慢,之前干那三个女人,我都是狂风暴雨般的冲击,此刻就显得诗情画意了许多,我一边着她的,一边用言语抚慰着她心头的伤口,动人的情话把四个女人都感染的一塌糊涂,尤其是境遇最惨的牛兰,她一边被我,一边开心的哭,从心底到身体都完全被我彻底征服了。

 到我快的时候,我把巴拔出来,进了韦香兰的老里,她羞涩的看着我,疯狂的扭动着股,花搂着母亲,摸着她的子笑道:“娘,我们要不要比一比,看谁先怀上我老公的孩子。”

 她话音刚落,娇就急忙喊道:“我也要比。”韦香兰慈爱的看着女儿和外孙女,笑道:“好,那咱们娘仨就比一比,看谁先怀孕。”

 说完,她看着我,妩媚的笑道“细伢子,娘给你生个儿子好不好。”

 我闻言冷冷的摇了摇头,顿时让几个女人惴惴不安起来,生怕无意中惹怒了我,哪想我立刻变了个脸色,满脸笑道:“我不要儿子,我要女儿,你们都给我生女儿,等咱们女儿长大了,我要她们跟娇娇一样,一边喊着爸爸,一边求我她们。”

 我的话让四个女人的脸颊瞬间变得羞红,我看了看她们,眼神中有些惘,但是却没有愤怒,便安下心来,果然,韦香兰首先表态道:“我没问题,只要儿子高兴,我什么都愿意做,如果我生的是女儿,我会从小教她怎么陪她爹上,等我老了,我就让她替我服侍我儿子。”

 韦香兰的话虽然说得跟绕口令似的,但是意思表达的很明确,有了打头阵的,牛花也羞涩的表了态,愿意生女儿给我娇自然也没有意见,最后目光都聚集到了牛兰的身上,她一脸手足无措的看着我,解释道:“我不是反对,我刚刚只是在想,我肚里的孩子还是不要打掉,如果是女儿的话,就可以培养起来,长大以后让姐夫玩了,也算是替她的亲生父亲还债。”

 多年之后,我享受着数十位亲生女儿的青春体时,不无比的怀念当初的决定,绝对是英明无比,借助神奇的‮物药‬,我和亲生女儿们生的孩子还是同样健康,在我一百岁生日的那天,近百名第七代玄孙女,光着身子在她们的母亲、祖母、曾祖母、曾曾祖母等的带领下,参加了我的体生日派对,作为场中唯一的男,我快活的弄着她们紧窄的,给予她们应得的成人礼,每一个被我破了身的后代,都可以获得王氏集团终生的供养,享受无比奢华的生活,这是我对她们的祖先,牛氏姐妹的承诺,每一个身体里淌着巨因子的后代,都会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后话暂且不提,此刻我尽情的享受着牛家女人的巨盛宴,在韦香兰的身体里后,我马不停蹄的又将花扑倒,她宠溺的分开腿,让我大,然后是娇、兰,最后又返回去韦香兰,这一晚我火力全开,把这四个女人了一遍一遍又一遍,在她们的满了,我所呈现的恐怖战斗力,让她们无比的期待我尽快把二妹救回来,希望能分担一下沉重的压力。

 一直到半夜,我们才想起来还没吃东西,我和娇还好,吃了不少兰的汁,最惨了就要数兰了,她的汁也不是凭空来的,也是靠大量的食物摄取,加上怀孕,兴奋过后简直饿的要死,只能先拿了一点锅巴垫垫肚子。

 韦香兰摇着肥在厨房里忙碌了半点,总算弄了点吃的,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围着桌子吃起了宵夜,如果不是我们都赤的身体,那倒算是充满了爱的和谐温馨。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的巴还在小姨子的里,这个女人被‮物药‬弄得特别耐,当其他女人的被我到红肿时,只有她还能勉强战,最后我也懒得清理了,在她的身体里后直接抱着她沉沉睡去。

 见牛兰面上的疲惫,我也不好意思吵醒她,悄悄的把巴拔出来,哪知里面太干,刚动了两下,便把她吵醒了,她迷糊糊的看着我,好半晌才清醒过来,笑着扑进我的怀里,亲了我一下,笑道:“姐夫,早安。”

 我摸着她鼓的大子,笑道:“早安,宝贝。”牛兰用头在我的口摩擦了两下,笑道:“姐夫,我子好,你要不是吃点早餐?”

 我笑道:“当然要吃,我都快饿死了。”牛兰咯咯的笑起来,温顺的躺在上,我兴奋的趴在她的口,咬住头用力的头在我的嘴里迅速变硬肿,醇美的涌而出,让我大快朵颐,痛快的畅饮一番。

 牛兰我的唆的舒服至极,‮腿双‬不停的蹭着的我的大腿,道里开始润起来,股一扭一扭的,自己在寻着乐。

 被女人的水一泡,我的巴迅速膨起来,壮的具撑的牛兰舒服的直哼哼,随着我们的动静越来越大,其他三个女人也被吵醒了,韦香兰宠溺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穿上衣服去了后院的菜地里摘菜,牛花则翻了身继续睡,唯独娇兴高采烈的扑进小姨的怀里,叼着另外一枚头,快活的起来。

 早饭是野菜稀饭粥,以前这饭里可没有,随着我的到来,伙食大变,顿顿有,让苦了一辈子的韦香兰喜得合不拢嘴。  m.sSGgXs.Com
上章 我爱保姆之母女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