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爱保姆之母女花 下章
第二十九章
 兰咯咯笑道:“知道啦,我的好姐夫,我还能害小希不成,我给她服用的是一种见效慢,但是后期效果很显著的‮物药‬,配置起来繁琐的要命,而且其中很多‮物药‬都少见而且昂贵,以前在山里的时候从来没有配成过。”

 我哦了一声说道:“怪不得前段时间你让我买了那么多奇怪的药材回来,这是什么药啊。”“这个方子名字已经失传了,我给它取名叫少女之心,只要长期服食,可以有延缓衰老的神奇功效。”

 “这么神奇?”我有些惊讶的说道。兰点点头,笑道:“是啊,书上是这么说的,不过实际效果谁也没见过。”

 说到这,她突然有些郁闷的说道“可惜啊,这药得从小吃才有效果,咱们家也就小希和娇娇有希望能青春常驻,唉。”

 我闻言连忙圈住她渐肥硕的肢,柔声说道:“傻丫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姐夫都喜欢。”

 兰红着脸幸福的点点头,靠在我怀里说道:“姐夫,这种药还有个作用就是可以使女人提前发育,最多再过一年,小希就能上你的了。”

 我听了有些担心的说道:“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兰摇了摇头笑道:“当然不会有啦,这是以前宫里的‮物药‬,专门给那些年幼入宫的嫔妃们吃的,要是有副作用那还得了。”

 我闻言点点头,说道:“你把药给我点,过两天我拿起研究所那边让他们化验一下。”兰点点头,撒娇的说道:“姐夫,以后有了小希,你可不许专宠她一个哦。”

 我哈哈大笑道:“怎么会,我的小醋坛子,哈哈。”俗话说酒足饭,尤其是在这种靡的环境中,想不犯也难,整个下午我都泡在之中尽情遨游,四个成感的女人加上一个纯洁美好的萝莉,真是让我乐不思蜀。

 当我离家去接娇娇放学时,客厅的沙发地毯上横陈着她们赤的身体,一个个都是双目失神,满身红晕,好半晌才各自回过神,搀扶着爬起来进了浴室清理身体。

 “妈,舒服吗?”浴室里,韦香兰坐在塑料凳子上,大女儿花正小心翼翼的帮母亲洗头,按摩头皮。

 韦香兰慈爱的点点头,笑道:“舒服,大妮,待会娘帮你洗。”花笑了笑说道:“不用啦,娘,洗好了你就出去歇歇,从昨晚忙到现在,你一定很累了。”

 香兰红着脸说道:“还好,娘不累。”一旁抱着肚子泡澡的兰闻言笑道:“娘,真不累?那你刚刚大呼小叫的向姐夫求饶干嘛,哈哈。”“我哪有。”香兰争辩道。

 “怎么没有,姐,你也看到的吧,娘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想逃回去,结果被姐夫撞开门拽出来,在地毯上弄的。”

 香兰红着脸解释道:“我只是当时有点没睡醒罢了。”“是吗?”“当然啦,你这个死妮子,看我等会咱们收拾你。”

 “哎呀,我好怕呦,哈哈哈哈。”听着外婆和小姨的嬉笑声,正拿着澡巾帮母亲擦拭身体的小希不心底有些黯然,她真的好想能尽快长大,治好自己的眼睛和母亲的痴傻病,能像正常的女人般服侍亲爱的爸爸,这就是她最大的梦想了。

 当我赶到光华小学的大门口时,学校还未放学,无聊的坐在驾驶座上本想支烟,但是想想香烟的危害,还是住了这个心思,等了约莫一刻钟,终于盼到了下课铃声,我坐直身子,紧紧的盯着校门口,生怕有丝毫遗漏,过了几分钟,从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倩影。

 还是穿着海军衫的校服,略显稚的童装掩盖不了娇娇那绝美的身材,她一边往校门外走,一边和身旁的两个女生说笑,显然是已经到了朋友,让我多少放心了不少,之前我一直很担心她会不会受到排挤,看来是我想得多了。

 远远的看见停靠在马路对面的suv,王娇兴奋的对同伴摆摆手说道:“彤彤,雨晴,我爸爸来接我了,我先走了啊。”

 说完,便急急忙忙的往马路对面奔来。一拉开车门,我便迫不及待的将她圈进怀里,古人说一不见如隔三秋,我现在的情绪就是如此,一个沉沉的深吻将小女生吻得七晕八素,软软的瘫倒在我的怀里,隔着衣服抚摸着少女丰房,实在是美得很。

 好半晌,我才松开气吁吁的少女,深情的说道:“娇娇,我爱你。”

 娇用力的点点头,抱紧我的轻声说道:“爸爸,我也爱你。”我们两人忘情的拥抱着,也不知抱了多久,待回过神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开始暗了。

 “娇娇,我想要你。”娇红着脸点点头,拉着我的手按在她的部上说道:“爸爸,我们还去昨天那个地方吧。”

 “嗯。”还是那个停车场,还是在后排的座椅,赤的少女依旧是那么的人,她的肌肤如同牛般白皙,她的身体如同绸缎般丝滑,她的热情如同火一般融化了我的心,我贪婪的抱着瓷娃娃般精致的她,用力的着她娇多汁的,用我全身心的爱将她送入一波又一波的高

 情过后是温情的爱抚与亲吻,少女的双和娇落入了我的五指山中,滑腻而充满弹,让我爱不释手。

 “爸爸,你好。”缓缓的恢复了精力的少女忍不住赞美道。我嘿嘿的笑了笑,说道:“乖女儿,你也好。”娇嗯了一声,奇怪的说道:“奇怪,我觉得做很舒服啊,为什么有的人说不舒服呢?”

 我闻言一愣,好奇的问道:“谁说不舒服?你姨娘吗?”娇摇了摇头笑道:“怎么会,我妈她们每次都快活死了,我说的是我的同学。”

 “不会啊,你同学才多大啊。”“十三,比我小一岁,就是今晚和我一起放学的那两个中的一个,稍微胖点的那个。”

 我好奇的接着问道:“她也和别人做过?”娇点点头。我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会知道,你才去两天啊。”娇咯咯笑道:“爸,这是她自己说的,全班都知道。”

 “呃,这很值得炫耀吗?”我有点茫然的问道,真没想到现在的小孩子居然这么开放。

 娇撇撇嘴说道:“可能她是这么觉得的吧,她还说等小学一毕业就去做那个人的二,那个人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就是年龄有点大,我听她讲,头发都白了。”

 我闻言有些无语,虽然很想说教一番,但是以我现在的立场,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娇贴心的笑道:“爸爸,你别担心,我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我会把咱们家的事往外说的,我又不缺心眼,嘻嘻。”我宠溺的吻了下她的额头,笑道:“乖女儿,时间不走了,咱们回家吧。”

 “嗯。”衡州市白云区的一栋联排别墅里,装修的豪华精致的宽大卧室中,一名头发花白却精神矍铄的老者正斜躺着享受着一名少女的口

 少女浑身赤蹲在地上,代表了清纯的马尾随着头颅的起伏一甩一甩的,纵然腮帮子已经酸楚难耐,她却不敢有丝毫抱怨,因为她服侍的这个老人根本不是她能惹得起的,要是惹得对方不快,轻则喝骂,重则鞭打,血淋淋的教训历历在目,让她根本不敢反抗。

 “好啦。”随着老人的一句话,少女如释重负的吐出丑陋的具,努力做出一副笑脸看着对方。老者捏着少女的下巴,满意的笑了笑,说道:“雨晴,你现在的口技真是越来越了,不错,不错。”

 雨晴低眉顺眼的说道:“都是爷爷您调教的好。”老者点点头,笑道:“来,到爷爷怀里来,让爷爷好好疼爱你,呵呵。”

 雨晴嗯了一声,支起酸麻的双脚,扑进对方的怀里,纵然心里不情不愿,但是为了给母亲治病,她不得不对这个老者百般献媚。

 雨晴姓孔,单亲家庭,虽然从小缺少父爱,但是无微不至的母爱让她依然有一个美好而值得回忆的童年,直到三年前母亲查出患上一种很奇怪的病,大量的医药费很快就让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陷入了窘境之中。

 半年前,在求遍了所有人也借不到一分钱之后,年幼的孔雨晴独自敲响了第一人民医院张猛院长的家门,在那天晚上,刚刚过完十三岁生日的她失去了最宝贵的童贞。

 身体被入的痛让孔雨晴再次想起了半年前的那一晚,她无神的仰躺在上,默默的承受着老者的,她的房被对方捏的生痛,痛得她想哭但是却又不敢哭,因为她知道,这个变态的老人不喜欢看到她哭,哭不换不来同情心,反而会遭到无情地毒打。

 一刻钟之后,张猛快活的在少女的,他喜欢玩少女,只因为一个原因,她们是货真价实的‮女处‬,身为医生的他明白自己的这个变态嗜好从何而来。

 年轻时候的他为了往上爬,不得不违心的娶了身为破鞋的卫生局局长的女儿,从那天开始就落下了病,当他好不容易熬到院长的位置后,第一件事就是赶紧跟厌恶了多年的子离婚。

 多年被压制的对‮女处‬的渴望也猛地爆发出来,但是他悲哀的发现,那些为了名利投怀送抱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女处‬,在变态望的发酵下,他将魔手伸向了未成年的少女。

 孔雨晴是张猛的第一个目标,也是他这辈子碰过的第一个‮女处‬,三年前他就见过她,那个时候,他还对根本没有发育的她有丝毫兴趣,只是有些怜惜她的勇气,那个时候的他在孔雨晴面前还是一幅慈眉善目的形象,而孔雨晴也非常感激他,把他当成爷爷一般的崇敬和爱戴。

 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张猛对少女的感情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在少女进入青春期之后,身体发生的蜕变更是加剧了这种情况,孔雨晴一直以为半年前自己的那次主动才是失贞的开始。

 其实早在一年多前,张猛便借着下药多次猥亵她,只是担心事发一直不敢做最后一步,直到孔雨晴半年前的主动,他才彻底的释放了,夺去了少女的童贞。

 “舒服吗?”有些疲惫的张猛抱着少女娇的身体上下其手问道。

 孔雨晴违心的点点头,小声说道:“舒服。”张猛有些得意的点点头,摸着少女浑圆满的房说道:“雨晴,你这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待会爷爷再给你打一针,保证你以后会有一对漂亮至极的大子,嘿嘿。”

 孔雨晴听了不觉有些恐惧,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谢谢爷爷。”张猛手上用力捏了一把,在少女的呼痛声中,的笑道:“别谢我,我这也是为了我自己啊,哈哈,雨晴,你实在是太美了,我一定把你打造成一个完美女人,一个只属于我自己的完美女人,哈哈。”

 孔雨晴所注的针剂是一种催剂,可以促进部海绵体的膨以及刺腺,因为少女尚幼,张猛也不敢用药过猛,每个礼拜注两次,另外还要持续不断的服用进口雌素,短短的半年时间,原本干瘦如同豆芽菜的少女现在已经有些微胖了,这就是‮物药‬带来的副作用。

 刨除这个副作用,‮物药‬带来的效果是极其明显的,坚部比一些成年女还要丰,粉头偶尔还会分泌出一些透明的体,大的部给她带来了很多的不适应。

 尤其是上体育课,一跑步双就会剧烈的甩动,从而成为男生嘲笑的目标,害得她不得不戴上罩,结果更是惹来众人侧目。

 如此这般,受人排挤的孔雨晴干脆自暴自弃的将自己有经历的事情公布于众,并且用鄙视的言语与攻击那些以往瞧不起她的人,结果这种泼辣的作风反倒是让那些人产生了畏惧,好奇进而出现了崇拜,这种结局倒是让人有种哭笑不得。

 当小半管的黄针剂注入部后,孔雨晴顿时感到部一阵火热,急涨涨的有点疼,张猛急忙握住她的双,用力的捏起来,手劲很大,平时绝对能让少女痛叫出来,但此刻却大大缓和了部的灼热感。

 一直捏到少女的双通红,头耸立之后又憋下去,张猛才停住手,说道:“咱们去洗个澡,今天我兴致好,待会再做一次。”

 孔雨晴强颜欢笑的点点头,在浴室里,她又帮老者口了一会,还没等她自己洗干净,便被急不可耐的老者在马桶盖上弄起来,待老者心满意足的离开后,她赤身子蜷缩在地上,泪水混合着洗澡水,也不知了多少。

 衡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眼科办公室里,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将脑ct的照片递给我说道:“王先生,您女儿眼疾的病因已经基本查清了,不是眼睛有问题,而是脑子里长了个东西,迫到视觉神经”

 “难道是肿瘤?”我焦急的问道。医生点点头说道:“是的,不过您不用担心,这个肿瘤是良的,只需要做一个小手术就可以切除,而且这种手术的成功率很高,术后要不了多久病人就能完全康复了,不过由于病人的视觉神经长期受到迫,术后很难恢复到正常人的视力,这点您需要知道。”

 “好的好的,谢谢医生,只要能重见光明,什么都好,对了医生,什么时候能做这个手术,我希望越快越好。”

 医生翻了翻手中的排表,说道:“那就给您安排在三天以后,一切顺利地话,最多半个月之后她就能重见光明了。”“好的,好的,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不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离开医生办公室,我快速的赶往小希所在的病房,知道她怕生人,我特地给她弄了个高级私人病房,负责陪护的是她的大姨牛花。  m.sSggXs.COM
上章 我爱保姆之母女花 下章